直流接触器型号为什么夫妻之间不能说谎?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答案!-每天教你瘦点儿

2016年04月15日   admin   113人浏览   0人评论
为什么夫妻之间不能说谎?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答案!-每天教你瘦点儿


第一章 监狱羞辱
充满铁锈和腐臭味的房间,叶瓷坐在地上发着楞。房间地上,坐着一群跟她一样装扮的女人——身穿橘红色马甲,短头发,面无表情的麻木罪犯。
算算时间,叶瓷已经坐牢三年了。
距离那一场事故,已经过去整整三年。在这暗无天日的监狱里,叶瓷常常会有一种恍若梦中的错觉。
“7583,有人探监了!”狱警过来开门。
叶瓷浑身一震,放在身侧的双手不由得攥紧,泛出不正常的青色。
又到18号!每个月的这一天又来了!
身后有人窃窃私语,尖细地声音一点一点钻进她耳朵,刺的耳膜疼。
“每个月这一天都要给人操,真不知道该羡慕还是同情。”
“那得看对方活好还是不好。要是活不好,就是种折磨了……”
背后传来一阵哄笑,叶瓷停顿了下没有回头,毅然决然地迈步出去武汉月子中心。
她们说的没错——她就是去给人操的!
准确来说,每个月的这一天她都要受刑一次。
身与心!
依旧是那个单独的探监室,站在门口,叶瓷都能感觉到寒意。
该来的迟早都会来,已经承受过这么多次了,也不怕再多这么一次!她握了握拳走进去,里面狭小的空间里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黑色西装,肩膀宽阔,脊背笔直。即使一个背影,仍能够感觉到杀伐果断的戾气,让人不敢直视。
门在她身后关上,听到落锁的声音,叶瓷突然就慌了土星5号。她转身要开门,想要逃离出去,逃离这里……
什么时候都可以,今天不行。
还未打开门,身后有高大声影逼近,将她堵在了门口。那种周身嗜血的冰冷气息让她忍不住哆嗦。
“你想跑?”话音未落,一只冰冷的手狠狠掐上她脖子,迫使她面对着他,“跑得了吗!”
是啊!她跑不了!从当初见到沈君默第一眼开始,就注定她跑不了。
这是宿命直流接触器型号!
叶瓷疼的说不出话,一张小脸瞥的通红,因为呼吸困难显得扭曲狰狞。
男人神情冷漠阴狠,一双阴鸷的眼睛散发着嗜血的暗芒,随时要上来把她撕碎,有着刻骨的恨意。
“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男人手越收越紧。“三年前的今天,你干了什么事。还有印象吗?”
看着男人血红的眼睛,那仇恨的眼神……
这三年的每个月,男人都会过来身体力行地提醒她做过什么。就算她想忘也忘不了……
这是他的惩罚,对她的惩罚……
还在挣扎地手脚慢慢放下,她不想挣扎了,不想再继续了。
她累了!如果就这么被他掐死,也是一种解脱!
看到她眼神渐渐涣散,身体越来越软。沈君默眼神微微变了变,松开她。俯身,狠狠咬上她脖子,“想死?没那么容易!”
“啊!”脖子上的刺痛让叶瓷瞬间清醒,也更加清楚男人在做什么。她似乎听到自己皮肉撕裂的声音……
然而,还不等她感受就被男人狠狠地按着头,翻转过身按在铁门上。
她恍然知道男人要做什么,哆嗦地咬着唇。不敢反抗,也不敢哭。
直到阵阵冷意和痛感袭来,她脑子嗡了声,余下的感知中只剩下——疼……
好疼……
第二章 你真贱,就算这样还是有感觉
叶瓷承受着皮肉一般的折磨……
男人毫不怜惜,发泄着沉沉地怒意。
今天的沈君默,比以往的他更狠。叶瓷咬破了唇满嘴都是血腥味,一声不吭地承受着他所有的怒意……
然而这还不是最难堪的……
她感觉到身后的男人贴着她的耳朵,沙哑的声音伴随着嘲弄,咬着她耳朵说了句什么。
她身体一紧,双手握着拳努力不去听那些污言秽语!
沈君默抓着她头发,逼迫她回头看他。
叶瓷闭着眼睛,紧紧地咬着牙齿,才不至于叫出声。
这张脸蛋曾经是榕城所有男人迷恋的对象,精致的像上帝的宠幸儿。就算坐了三年牢,依旧掩盖不住的惊艳。
他狠狠地掐着她脖子,看到上面被他咬过的地方又有鲜血快速淌下来,就是一阵快意,“回答我,舒服吗!”
叶瓷闭着眼睛,睫毛轻颤。浑身止不住地发冷,那种刻骨的寒意侵入骨头里。没有回答……
“呵,这么敏感啊,你不说老子也知道!”沈君默贴着她的脸,在她耳边近似呵气,魏哲鸣“叶瓷,你真贱,就算这样还有感觉!”
叶瓷猛然睁开眼睛,看向眼前那张放大的俊脸。
这张她爱了无数年的脸,为他做过无数疯狂事情的人。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折寿二十年换她不遇见他……
被她用这种眼神看着,沈君默心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乱。他粗鲁地将她头再次按向铁门……
不知道被身体与言语羞辱了多久,叶瓷只记得这次的折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长……
最后,沈君默咬着她的脖子,“叶瓷,三年前怎么死的不是你呢?”
是啊!三年前为什么死的不是她呢?
完事之后,沈君默恢复那副衣冠楚楚高高在上的模样。如果不是室内的气息李力游,根本不会有人察觉到刚刚在这里做过什么。
反而是叶瓷,脖子上鲜血直流,下面疼的她站不住。还有身上其他位置,全是青紫,惨不忍睹!
“吃了!”
沈君默拿过来两个白色药丸,语气寒冷如冰。
叶瓷知道那是什么——避孕药!
每次沈君默做那事都不屑于戴套,但是会给她准备避孕药。
她挣扎着慢慢走过来,脚上沉重的铁链似乎有千斤重,让她身体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晕倒血社火。
走到他面前,戴着手铐的手伸手接过来,眼睛眨都不眨仰头直接咽了。
药丸太大,卡在她喉咙疼的她眼睛泛红。她生生地咽了下去,抬起头说了第一句话,“我可以回去了吗?”
男人冷漠地看着她,看着她眼角泛红,看着她脖子鲜血直流。看着她再也不是当初高高在上的叶家小姐。嗤笑一声,嘴里蹦出一个字,“滚!”
走到门口狐狸与孩子,听到男人在后面说,“叶瓷,你在我身下那么贱的样子要是被你那个妈知道了,不知道作何感想。”
脚步一滞,她顿住了。
“她的好女儿,叶家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即使在这种时候,依旧对我爱的要死。应该会气死过去吧!”
叶瓷狠狠地咬着唇,尝到了嘴里苦涩的血腥气,她艰难地回头,“你怎么折磨我都好,求你不要去打扰我妈。”她抬头,双眼通红哀求地看着他,“求你了!”
“呵,求我?你有什么资格!”他踱步来到她面前,捏住她的下巴,慢慢收紧。捏碎一般的力道,咬牙切齿的恨意,“所有人都可以求我!唯独你叶瓷没有资格!”
第三章 裤子脱掉
那天过后,叶瓷有连续三个月没有再见到沈君默。
这让她不可置信。每个月18号的“酷刑”,这三年来从来没有断过的折磨,突然间就断了。
叶瓷没有半点高兴,反而有一种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恐惧!好像有什么事情在发生,而她却不知道。
甚至他常常会想到当初沈君默走之前说的那些话,晚上做梦也会梦到她妈。
梦中,她妈指着她骂不要脸,怎么生了她这么一个不知廉耻,丧心病狂的女儿。她还梦到她妈妈死了,是被她气死的!
她哭着解释,说她没有,可是没有人相信。
醒来之后,脸上全都是眼泪。她叹了口气。
这三年来,沈君默用他的个人背景和权利将她关在这里不让任何亲人探视。却唯独每个月要承受他的折辱。
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她被判了无期,要在这监狱待一辈子,连带着她的感情都被判了无期,只有暗无天日的绝望。
突然,有狱警开门进来。她心里一抖,那人已经走到她面前,面无表情,“7583,有人探监!”
“卧槽,这么晚了有病吧,扰人清梦!”有其他犯人被吵醒骂骂咧咧不耐烦的声音。
叶瓷站起来,心里前所未有的慌。
今天不是18号,现在估计已经凌晨两三点了!沈君默过了三个月,突然这个时候来找她,不能不让她多想。
脑海中闪现过很多画面,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紧张,连肚子都开始有些坠痛感。
还是那个单独的探监室。
她进去的时候,沈君默依旧背对着他,穿着黑色西装,站在窗边。脚下丢了好几个烟头,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浓烈的烟味呛的叶瓷忍不住咳嗽出声……
正是这个声音打断了沈君默的思绪,他掐灭了咽转过身来。
看到那张阴沉冷酷的脸,叶瓷心里一惊,忍不住倒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几个月没见到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太晚了探监室的灯光不明。沈君默的暴戾残忍的气息更重了些,还夹杂着一些说不出来的血腥气!
看到她倒退,沈君默停下脚步,拧了拧眉,狭长的俊眼不耐地望着她,声音很沉,“过来!”
叶瓷看着他,在他发怒之前才慢慢挪步过去。
才挪了两步就被沈君默不耐烦地拽了过去,压在桌子上,声音越发冷厉,“这么长时间没来操你,我发现你胆子肥了!”
后背撞到桌子,一阵尖锐的刺痛。叶瓷心想肯定又被撞青了,手腕被他快被捏碎,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什么都没说。
“转过身去,裤子脱掉!”
如同咒语的八个字,在叶瓷心上狠狠被剜了一刀。
心里叹息一声,噩梦又要开始了啊!
还没等叶瓷动,沈君默急躁地将她翻过身子,粗鲁地扯掉裤子,直接撞了进来。
是的!很急躁!比那个人的忌日还要急躁!
她被狠狠地按着头,半个身子趴在桌子上,以一种特别丑陋特别下贱的狗趴姿势承受着沈君默的一切……
他忽然凑到她脖子边,狠狠地咬上那块被他咬过无数次的伤疤直到见血才放开,声音低沉如同鬼魅,“知道吗?李茹君死了!”
那一刻,身上的羞辱疼痛都比不上沈君默的那句话给她带来的震惊和痛苦。
李茹君死了!
她妈妈死了!
第四章 我有罪
她猛地回头,以为出现了幻听,“你说什么!”
“没听到吗”沈君默停下,带着恶劣的笑意重复,“我说,李茹君死了。看到你和我在一起的那些视频之后,吞安眠药自杀了!”
叶瓷瞪大了眼睛,漂亮的眼睛几乎只看到眼黑。大脑嗡的一声,似乎什么东西突然间就断了……
沈君默那张恶劣讽刺的笑脸,扎的她眼睛生疼。
“沈君默!”她咬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带着刻骨的恨意,眼睛红的要滴血,身体一直在颤抖,“你为什么要这样?有什么都冲着我来,为什么要去伤害我妈。我妈是无辜的!”
看到她这个样子,沈君默心里划过一丝烦躁。下一刻末世刁民,凶狠地捏着她下巴,冷笑,“为什么?你还有脸问为什么?她无辜,难道悠悠就不无辜了吗?”
叶瓷一震,只能重复以前重复过无数次的话,“我没有。我没有害她。”
沈君默像魔障了一般,那些往事又被扯开一个巨大的口子,鲜血淋漓,“你心狠手辣设计害死悠悠,你妈冷漠无情站在旁边看着她被烧死却不施救。你们两都是杀人凶手,都应该下地狱!”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叶瓷茫然地看着他,脸上全是眼泪。嘴里反复喃喃着那句话,那句连她自己都没办法说服的话觊觎的读音。
“我没有想害她。我跟悠悠是那么好的朋友,我怎么会想害她呢?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
这些话她以前说过无数遍,但是沈君默不相信。
当年所有人都说叶家二小姐痴爱沈君默爱到发疯的地步,居然连沈君默的妹妹沈悠悠的醋都吃。这个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的女人,给沈悠悠的车里做了手脚,让她的刹车失灵,最后撞上了停靠在路边的货车,爆炸烧死了。
而叶瓷和她妈妈李茹君也在现场,当时三个人约好一起去美容院。沈悠悠出车祸之后,她们就在旁边看着没有施救。眼睁睁地看着她挣扎中烧死……
最后警察取证调查出来的所有线索都指向了叶瓷,是叶瓷故意策划的这一起事故,因为她嫉妒沈悠悠,嫉妒她可以天天粘着沈君默。而她追求了沈君默那么多年,他连一个眼神都吝啬施舍白虎历节。
“都这么久了你还不承认自己的罪过?”沈君默笑,笑的诡异,“你们都该死!都该死!你知道李茹君看到那些视频是什么样子吗?跟疯了一样……”
“还有她死的时候的样子,你知道她的样子吗?眼睛瞪的这么大,死不瞑目。你想看照片吗?我拍下来了,来给你看看!”沈君默拿起手机,拉着她起来,要给她看手机。
叶瓷像疯了一般突然奋力挣扎,她整个人已经颤抖的不行。脸色白的像纸片,眼神无光,拼命摇头,声音也是抖的,“不要!放开我!求求你。我不要看,求求你。我错了,沈君默,我错了!”
“我有罪,我有罪。我错了,我不该爱上你,不该杀悠悠。我错了。你杀了我吧!求求你,让我死吧!”
不知道是哪句话触碰到了沈君默的死穴,他看着她疯癫不成人样,将她再次按在桌子上,眼神冷酷,“杀了你?未免太便宜你了!我说过,我要让你在这地狱生不如死。”
他说完,用把她往死里整的力气,狠狠地让她感受着他的暴怒。
叶瓷趴在桌子上,眼泪已经掉不下来了末世竞技场。肚子狠狠地绞痛她都没什么感觉王信文,脑海中只有一个信息——她妈妈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断仇谷,叶瓷感觉肚子越来越疼,看着探监室的窗户的视线都变得不太清晰,眼皮越来越沉,在她晕过去的时候,他似乎听到男人错愕的惊呼声……
呵呵?她大概真的快要死了!居然会看到沈君默流露出心疼的眼神。
沈君默看到叶瓷晕过去的没有一点血气的脸,以及她身下不住往外淌的血,眼睛一愣,大脑猛地一片空白……
标签:
苏拉文雅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