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睑炎为什么女人越喊疼男人越喜欢冲刺?-红灯一区

2018年01月13日   admin   84人浏览   0人评论
为什么女人越喊疼男人越喜欢冲刺?-红灯一区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凉风萧瑟,气氛肃杀。
在古典庄严的方家演武堂,两派人马对峙而立。
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年轻女孩子站在大厅中间,昂着骄傲的脑袋,冷冷地瞥着面前的一群男女老幼,蛮横说道:“方炎呢?让方炎出来应战。”
“小儿正在梳洗着装,很快就出来了。”一个面相儒雅的中年男人出声答道,他眉头微皱,对面前这个女孩子气势逼人的态度很是不喜。
他是方氏太极的传人方意行,因为喜好诗画,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习武之人的江湖豪气,反而有点儿斯文儒雅的国学宗师味道。
叶温柔冷笑,说道:“梳洗着装?不会是害怕不敢出来了吧?”
“欺人太甚蜡笔团。”方意行表情难堪,可他没能遗传方家祖辈好武的天性,学究天人也没办法把这个女孩子给骂死,一口闷气堵在胸口让他难受之极。
“方炎哥哥很快就出来了,他一定会给你好看。”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用力的挥舞着拳头,恶声说道。
小家伙话音刚落,一群人哄笑出声。
“方炎什么时候能打过叶温柔了?叶方两家每年一比,从十年前第一次比赛开始,方炎几时赢过我们家温柔?”
“就是,第一次就被打的头破血流,十几天下不了床吧?温柔可是叶家百年难遇的习武天才。”
“第二次打折了左腿,第三次被打掉了两颗门牙,就说最近一次吧,被我们家温柔打的躺在地上装死,哎哟,那可笑的样子哟”
“长舌小儿。”方意行表情难堪,指着叶家那群嘲讽自己儿子的男人骂道:“长舌小儿。”
这一次他倒是想替儿子争辩几句,可是....可是奈何人家说的都是实情埃
叶温柔很干脆的摆了摆手,说道:“多说无益,让方炎出来比试。他不是长舌小儿,那就手底下见真章。”
方意行转身看向妻子,说道:“去把方炎给我叫出来,我们方家的男人宁可战死也不承受这般屈辱。”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一个年轻的小弟子满脸急色的跑了过来。
“什么不好了?有话好好说。”方意行最不喜欢家人和下人慌慌张张没有个沉稳气度。
“少爷跑了王虫虫没家。少爷跑了。”小弟子哭丧着脸说道。
“跑了?”方意行的脸猛地一抽。“怎么跑了?跑哪去了?”
“不知道。”小弟子说道。“少爷留了一封信。”
“快快打开。”
“不是留给老爷的,是留给叶小姐的。”
“...............”方意行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这儿子是亲生的吗?“胆小鼠辈。”叶温柔愣了一阵子后,冷笑出声。“把信给我。”
小弟子不敢忤逆这暴力女的话,赶紧把手里的书信递了了过去。
叶温柔打开信纸,发现里面只有一句打油诗似的留言:臭婆娘,好男不跟女斗,好狗不要挡路。我走了,再不见!!!
“方炎。”
叶温柔眼里杀气弥漫,双掌合什用力一搓,那张素雅的信纸便化作一股青烟。
“任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你挫骨扬灰。”
朱雀中学。花城最好的私立高级中学。
方炎站在学校门口,看着那些穿着白色衬衣格子短裙唧唧碴碴蹦蹦跳跳全身洋溢着青春气息从他身边走过的年轻女生,深深地呼吸一口芬芳的空气,满脸陶醉地对自己说道:“我坚定不移的认为穿白色半透明衬衣,里面的黑色Bra若隐若现的学生妹子才是最性感的女神。”
“年年挨揍不如偷偷跑路。”方炎俊俏的脸上露出一抹狰狞:“叶温柔,你这个死三八,母夜叉,只怕你永远都想不到我会跑到学校来做老师吧?想打我?没门。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就给人揍的可怜懦弱没尊严男人吗?”
问出这个原本不需要任何人回答的问题后,方炎莫名心酸。
至少每年都要给叶温柔那个野蛮女人揍一次的。就跟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要打小怪兽一样,这是规矩。
整了整白色衬衣的领口,从左边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幅黑框眼镜戴上,从右边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一面小镜子照了照自己的五官、发型、确定眼角没有不明物体,忍不住赞道:“一表人才。”
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小跑着过来,从方炎的身边穿了过去,又像个球一样快速的退了回来,疑惑的看向方炎,问道:“你是方炎老师?”
“我是。”方炎点头。
“你真是方炎?”郑经满脸的不可思议。不是说让他来接一个新来的老师吗?怎么是这么个年轻地有些过份的家伙?他要是站在讲台上面讲课,让台下坐着的那些面相略显老成的学生多么尴尬?“你比老师还老哦。”这句话会不会成为朱雀中学最恶毒的语言攻击?“如假包换。”方炎微笑着说道。
“我是校长办公室主任,郑经。”郑经再次上上下下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番方炎,排除这是一桩恶作剧的可能性后,昂起沉重的脑袋,说道:“校长有请。”
副校长室。
方炎打量着这间明亮宽广却又装饰素雅的办公室,心里确定了两件事情:第一,朱雀中学很富裕,老师的福利待遇非常好。第二,主管人事编制的副校长是个女人。
副校长不在,那个带他进来的胖子帮他倒了杯茶水后就急急忙忙的离开了,留他一人独守空房。
方炎等待良久,热水冷却,茶香消散,那个要见他的副校长还不见踪迹。
他便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在办公室四处走动打量起来。
很快的,他的视线被墙角的一尊高脚花瓶所吸引。
流线型的优加利首尾呼应直插云宵,颜色绚丽的黄色扶郎以梯次状态懒散的点缀其间,看起来极具美感。
“登天梯?”方炎有种瞬间惊艳的感觉。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看到‘登天梯’这种高难度的插花手法。
他蹲下身体仔细欣赏,然后又轻轻摇头:“火候不够。”
想要转身离开,却又停下了脚步。
再三犹豫,终于还是忍不住拿起窗台上的剪刀‘咔嚓’‘咔嚓’的修剪起来。
大开大阖,手段狠辣,看起来就像是跟这盆花艺有仇似的。
哐!
陆朝歌推开办公室门,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蹲在墙角正挥舞着剪刀破坏自己最心爱的插花,地上残枝碎叶一片狼藉。
她有种热血上涌昏撅晕倒的感觉,脸色苍白,双眼圆睁,急声喝道:“你在干吗?”
方炎正入神工作,全身心的都投入到手里的活计,听到这声爆喝,应声答道:“没。龙套王
银白色的职业套装难以遮掩那丰腴起伏的娇躯曲线,惊险高耸的酥胸因为主人过于气愤而在激烈的颤抖。即使脸上戴着一幅看起来有些老气的厚实黑框眼镜也难以压住她的凌厉干练以及喷勃而出的成熟时尚。
作为朱雀中学的副校长,陆朝歌确实太年轻了些,也着实太美艳了些。
陆朝歌毕业于美国常青藤名校,毕业之后留在纽约最好的TownsendHarris高中执教,因为教学风格大胆多变在美国高中界极具名气。
据说是朱雀中学的校长三顾‘茅庐’,才把她从美国请回来担任学校副校长。
陆朝歌在读书时就迷上了插花,觉得这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这盆‘登天梯’是她失败了很多次后才灵感爆发创造出来的杰作,她对其倾注了无数的心血和感情。
现在,她最喜爱也最骄傲的艺术品被人为破坏,陆朝歌自然火山爆发,难以接受。
在吼出‘你在干吗’这句话后,她便疾步朝着方炎所在的方向冲过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他‘在干吗’他回答‘没’这个字眼的含意到底有多么的流氓色情。
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她的办公室?秘书处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快给我住手。”陆朝歌只觉得自己整个小宇宙都要燃烧起来,如果她能变身奥特曼的话,一定把这个无耻下流的歹徒送到外太空让他去和外星人谈恋爱,然后根据他和外星人的爱情故事写一个剧本《来自地球的混球》,在外星电视台播出,保准大火。
方炎住手了。
他转身看着那个漂亮的有些不像话的女人气势汹汹的向着自己扑过来,双手立即做出防御姿势,说道:“有话好好说西辽帝国,你不要冲动,就算冲动你也打不过我。”
陆朝歌真的不敢冲了。
不是因为她准备和这个男人‘有话好好说’,而是,那个混蛋手里挥舞着寒光闪烁的剪刀呢。
好汉不吃眼前亏,好女就怕流氓和gay。
陆朝歌退到办公室门口,大声喊道:“来人,保安,来人。”
咚咚咚——办公室主任郑经快速的跑了过来,把他那球一样的身体挡在陆朝歌的前面,指着方炎喊道:“你干什么?方炎,你在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不要伤害我们陆校长。”
冲着你来?看着他憋得紫红色的大脸以及厚实肥肉上的一层油光,方炎在心里拒绝:你想的美!眼睑炎
“我在帮忙修剪这些花花草草埃”方炎腼腆的笑着,指着那盆被她修剪过的登天梯,一幅做好事不留名的高尚模样,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陆朝歌都快要气哭了。
哪是花花草草吗?那是插花,是艺术品。
用得着你修剪吗?普通人能够修剪的了吗?不过,听两人的对话,好像郑经认识这个无赖。
方炎?不就是自己要见的哪个新来的老师?“方炎?”陆朝歌像是打量怪物一样的打量着方炎。这样的家伙来做老师,不会误人子弟吧?不行,这件事情得慎重考虑。
如果这个家伙没有真才实学的话,不管他是谁的关系介绍进来的,她都要把他挡在门外。做为朱雀中学的副校长,她要为学校负责,更要为那些学生负责。
“方炎,这是我们的陆校长。”郑经在中间做介绍人,看到方炎手里还举着剪刀,呵斥道:“还不把手里的刀子放下。你举着刀子想干什么?想吓唬谁啊?我告诉你,有我在,你就别想动我们陆校长一根....头发。”
“我又不是理发师,我动你们校长的头发干什么?”方炎解释着说道。“再说,我手里拿着的不是刀子,是剪刀。”
刀子和剪刀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果对方有心追究责任的话,后果也是极端不同的。
方炎说话的时候,还是听话的转身把剪刀放回窗台上面。
剪刀归位,危险解除。
陆朝歌快步走到花瓶面前,指着她的‘登天梯’问道:“谁让你碰它的?没有别人的许可,你怎么可以胡乱碰别人的东西?你有没有礼貌?还讲不讲素质了?”
“是艺术让我碰她们的。”方炎解释着说道。
“什么?”陆朝歌瞪大了她原本就很大的眼睛。艺术是谁啊?学校有这么一个人吗?她有什么权力让人动我的插花?“是艺术之心,是对美好事物的追求,让我情难自禁,让我忍无可忍的碰她们。”方炎一脸诚挚的看向陆朝歌:“是对作品的加工和完善,是你我喜好的心有灵犀”
天地良心,在看着他清秀认真的表情,在注视着这个男人深情坚定的眼神时,陆朝歌几乎有种被他说服的感觉。
“一定是这样。”她的心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声音。
可惜,陆朝歌终究是陆朝歌,她是美国高中界的教育女王,是朱雀中学的副校长,她见过的男人比方炎,见过的还多,怎么可能会被方炎这种用来哄骗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几乎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讨好方式给征服?“不需要。”陆朝歌手臂用力的挥舞下去,斩荆截铁的说道。“没有我的允许婚姻时差插曲,你凭什么动别人的东西?是谁给你的权利?”
“我已经解释过了埃”方炎一脸无辜的说道。
“艺术之心?情难自禁?”不提这个理由还好,提起来陆朝歌心里的火气就更大了。“我看起来一定很像个白痴吧?”
“没有没有。”方炎连忙否认。“你看起来一定是很好吃的样子。”
“......”
陆朝歌傻了。
这小子是在调戏自己吗?他在和自己调情?郑经也傻了。
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他怎么可以和校长这么说话?他难道他不知道,陆朝歌校长是学校有名的威严冷酷被称为‘冰山女神’的传说存在吗?郑经决定发挥起来他办公室副主任的职责,快速的滚到方炎的面前,指着方炎吼道:“方炎,你在说些什么?快给我们陆校长道歉。”
“道歉?为什么?”方炎觉得自己很冤枉。“难道你觉得陆校长不好吃?”
“当然不好吃”郑经及时的闭上了嘴巴。陆校长当然很好吃了,可是,就算她很好吃,我们也不能吃埃
我为什么要和你讨论这种问题?这种问题是能够在陆校长的面前讨论的吗?“你觉得不好吃,我觉得很好吃埃”方炎说道。“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人各有爱,咱们的审美品位不同。我觉得陆校长就挺好的,身高腿长,脸蛋漂亮,如果用世俗的评估标准,满分是一百分的话,我一定要给她打上一百零一分,她超越了我以前对美女的认识和定义。”
“我没说陆校长不好吃”郑经急声解释。
看到陆朝歌冷洌的眼神扫向自己,郑经满头大汗,赶紧把矛头转移,指着方炎喝道:“方炎,你什么态度?你是怎么和领导说话的?你还要不要在朱雀中学当老师了?没见过这么没素质的应聘者。你这样的人还想做老师?做梦。出去,给我滚出去。”
方炎耸耸肩膀,看着陆朝歌说道:“对不起,确实是我冒昧了。但是,如果你当真喜欢插花的话,你应该能够理解这样的心情。”
方炎又看向郑经,说道:“等到我长成你这样的好身材,我一定会把自己当成个球滚起来。”
“你....”郑经又想发飙。
“看来我面试失败了?”方炎耸耸肩膀,笑着说道,迈步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不许走。”陆朝歌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那盆被方炎修剪过的‘登天梯’,大声喝道。
“对,不许走。”郑经又一次滚到了方炎的前面,挡去了他出门的路。“破坏了东西就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我不是已经道歉过了?”方炎转身看向陆朝歌,眉头微皱。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要难以对付以及,肤浅。
按照电视电影里面的常用套路,女主角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发现了男主角的与众不同之处,然后拉着男主角的手一个劲儿的挽留,跺跺脚撒撒娇,还眼眸含情娇羞不已的说一声:讨厌,人家都已经说过对不起了,你就不能原谅人家嘛?你原谅人家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向上帝发誓刘佳妮微博,如果面前这个女人要是肯对他这么做的话,方炎摇了摇头,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学校的保安干什么?”郑经很是骄傲得意的说道。这小子竟然敢骂自己像个球,自己一定要把他折腾成个猴。
“这句台词已经过时了,现在用它即不能吓人也不能泡妞,你能不能换一句?”方炎看着郑经,很是善良的提出自己的建议。
“保安,保安”郑经大声喊道。文的不行,那就只能动粗了。
小子哎,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文武双全。
“这句还不错,虽然没什么文采”方炎评价道。
两名身穿绿色制服的保安快步跑了进来,问道:“郑主任,什么事情?”
“把他给我绑了。”郑经一脸气愤的吩咐着说道。
“是,郑主任。”两名保安答应一声,一左一右的朝着方言扑了过去。
嗖.........两人同时伸手,却变成了手拉手。他们要抓的方言站在不远处的地方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这是什么情况?那小子躲避的动作怎么那么快?眼睛都没眨,人已经不见了。
“出去。”陆朝歌突然间发声。
“对,绑出去。”郑经大手一挥,说道。
“我是说让你们出去。”陆朝歌瞪着郑经,手指头点了又点:“你,你,还有你。”
“............”
郑经的胖脸变红脸,红脸变紫脸,紫脸之后又变白脸。
然后,他陪着笑脸,说道:“是是,我们这就出去。我守在门口,陆校长有什么吩咐招呼一声就成了。这人来历不明,陆校长一定要注意安全”
不是我不明白,是女人变化快。
转身离开的时候,郑经觉得自己活的不明不白又屈辱悲壮。
“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哐...房间门被关上了,办公室又恢复了宁静。
“这是你剪的?”陆朝歌指着那瓶插花说道。
“我现在否认恐怕你也不相信了吧?”方炎咧开嘴巴笑了起来,唇角微扬,阳光烂漫。
陆朝歌没有注意到方炎的笑脸,她的视线仍然入神的放在那瓶插花上面,说道:“这是登天梯?”
“这是我心目中的登天梯。”方炎说道。他知道,这个女人应该已经发现了插花的变化。
还好,不是无药可救。
“你心中的登天梯?”
“插花就像是作画,好的画家不应该受到一些条条框框的限制。再说,因为材料的大同小异,也不可能有两瓶一模一样的作品。是不是这样?”
“是的。”陆朝歌点头。这家伙是想给自己讲课吗?“插花的第一层境界是‘形似’,只要形状和我们为它取的名字相呼应就可以了。第二层境界就是‘神似’,由内而外的散发出那种气质,这就难能可贵了。第三层境界是‘鬼斧’,我见过,但是我做不到。第四层境界是‘天工’,那就是传说了。”
“鬼斧?”陆朝歌大惊。她也是插花迷,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鬼斧的境界?“你见过?”
“见过。”方炎点头。“你的登天梯属于神似,我这么评价你不会有意见吧?”
虽然心有不甘,陆朝歌还是坦率的点头,说道:“我也是初学者....”
“你去过武当山吗?”方炎问道。
“没有。”陆朝歌摇头。
“你见过登天梯吗?电视上或者图片上面,武当山上面的一条山道。”
“见过。”陆朝歌点头。
“古朴通幽,烟雾缭绕,抬起头来一眼望不到尽头。”方炎走到陆朝歌的身边和她并排站立,指着那盆插花作品,说道:“这登天梯名字的由来,就是根据武当山的登天梯取的吧?”
“是的。”
“你选的线型尤加利虽然首尾呼应,但是,坏就坏在这个首上面。什么是天?看不见摸不着的才是天。我把尤加利的那个首给剪掉,就是为了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天不应该有界线。”
“还有这黄色扶郞虽然布局懒散,轻松写意,可是,这和登天梯的主题不符合。什么地方不符合?繁。登天梯是一条直入云宵的小道,简洁,笔直,这些黄色扶郞虽然给它增加了美感,却也是它的累赘,这是女性插花师在进行艺术创作时的通病,她们觉得每一朵花都美,每一片叶子都不舍得抛弃。结果就成了这幅大团圆的模样。”
“登天梯不需要太多的点缀,也不需要太艳丽的色彩。它霸道直接,干脆而有灵性,我就只要三朵花就够了。花不是重点,这条尤加利才是。”
“我明白了。”陆朝歌轻轻叹息。“我也犯了那些女人常犯的毛玻”
“很正常。”方炎笑。“因为你也是女人嘛。”
陆朝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又想起自己问他在干吗他回答的那个‘没’字。
走回自己的大办公桌后面坐下来,仰起脸打量着站在她面前的方炎,说道:“你要来做老师?”
“是的。”方炎笑着点头。
“为什么?”陆朝歌问道纷纷落在晨色里txt。“你为什么要做老师?”
“我爷爷是老师。”方炎没有任何迟疑的回答道。在来面试之前,他就猜测到主考官可能会问这样一个有些烂俗的问题。所以,他在心里早就填好了一份完美答卷。“我爷爷的爷爷也是老师。我父亲是老师,就连我妈被我爸泡到手以前也是幼儿园老师,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不错,做老师很辛苦,有着吃不完的粉笔屑和批不完的家庭作业。”
“可是,做老师也很伟大。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谢羽亿微博,无数的学生会打来慰问电话,更有无数的人亲自赶到家里来探望他们的恩师,甚至还有人从美国加拿大特意飞回来,说实话,我很羡慕。我很羡慕他们。所以,很小的时候,我就立志要做一名光荣的人民老师。我要奉献出我的青春,我的才华,我的身体有一份光,就发一份热。”
方炎眼神灼灼地看着陆朝歌,说道:“陆校长,请给我一个为学生和你做牛做马的机会。”
“...........”陆朝歌呆坐在哪儿半响没有说话。
说真的,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应付面前这个怪胎。
她从来都没经历过这么露骨的应聘方式,也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从业者把自己将要从事的职业弘扬的这么高尚这么伟大。
听了他的话,让人感觉他要从事的不是老师,而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
你说他是假的话,他的表情是那么的认真。
你说他是真的吧,又忍不住怀疑自己的智商到底有几分。
“校长?”方炎等了一阵子,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忍不住出声提醒。
表演过火了?应该不会吧。早上对着镜子练习的时候,连他自己都被感动了。
“嗯”陆朝歌的大脑这才恢复了正常,视线放在方炎的脸上,说道:“我知道了。你.....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好老师。”
“谢谢陆校长的认可和鼓励,我一定勤勤垦垦,鞠躬尽瘁的做好教师这份工作。”
“老校长给我打过招呼,你是老校长请来的人,能力方面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不过,任何人想要进入朱雀中学做老师都会有三个月的考核期。如果三个月后,你没能通过学校的考核标准,那么,很抱歉。我会劝你辞职。”
“郑经。”陆朝歌朝着门口喊道。
郑经小跑着进来,陪着笑脸问道:“校长,你找我?”
“带方炎老师去办手续,然后送他去高一九班和学生认识一下。他将会代这个班的语文课。”
“是。校长。”郑经很是利索的答应着。
房门关上,陆朝歌离开座椅走到墙角,看着那盆越发形象生动的登天梯,轻轻叹息着说道:“美哭了。”
走出陆朝歌的办公室,方炎抬头看着校园碧蓝如洗的天空,忍不住出声感叹:“打打杀杀,不如看看校花。”
“你说什么?”郑经转身问道。
“我说,从背后看,你长的真像周润发。”
“你怎么骂人呢?”郑经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下子跳了起来。
“我夸你长的像周润发。这怎么是骂人呢?”
“我长什么样,难道我自己不知道吗?”郑经觉得这家伙在侮辱自己的智商。他总是喜欢把别人当弱智。
我是白痴吗?笑话,我只是看起来很好吃。
“................”方炎觉得这人还是挺实在的。
“郑主任,你可以对自己没有信心,但是你不能抹杀你在别人心目中的光辉伟大形象柴蔚。”方炎一脸认真的说道:“成熟男人的魅力,成功男人的魅力。这种魅力不是我这种仅仅是脸蛋长的好看的男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真的吗?”被方炎这么一说,郑经不由得挺了挺自己肥满的肚子。做为朱雀同学的办公室副主任,大多数时候,他也觉得自己挺有魅力的。新来的那些小文员们不经常喜欢和他开玩笑对他抛媚眼嘛?“就是这样。”方炎无比肯定的点头。“我的人生奋斗目标就是郑主任。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像郑主任这样成为成功男人的标杆典范。怕是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吧?”
“其实嘛.....你也不错。”郑经对方炎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好感。“不过,这里是学校,做为学校里的老师,平时说话做事还是要注意一下影响和形象。你想想,你今天去的是谁的办公室?那是陆校长的办公室。你没经过她的允许就剪了她的插花------”
“哎哟我的娘亲呀,你知道陆校长有多爱她那些花花草草吗?平时都不允许阿姨进办公室帮她打扫,都是她亲自去侍候那些小宝贝。你倒好,一进去就咔嚓咔嚓......陆校长没把你给咔嚓了那算是你运气好。对了,陆校长怎么就没把你给咔嚓了?”
“可能是因为.....陆校长觉得我剪的比较好吧。”方炎谦虚的说道。
“不可能。”郑经很干脆的否定了方炎的结论。“陆校长的眼光那是出了名的.....刁光影星播客,一般人能够入她的法眼?我看啊,是因为你才来不懂规矩,陆校长做为领导也得体恤新职员不是?不过,有一不可以有二,你以后不能再犯二了。”
“一定不会。”方炎赶紧保证。“那个.....郑主任,我说,我怎么觉得你对我.......有那么一点点的敌意啊?我刚来,不懂规矩,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惹你生气?”
郑经冷冷地瞥了方炎一眼,说道:“你知道陆校长是什么人吗?”
“朱雀中学的副校长埃”
“还有呢?”
“不知道。”
“不知道,那就不用知道了。”郑经的语气有了几分凌厉,冷笑着说道:“不过,以后要尊重陆校长,说话不要嘻皮笑脸的,更不要想着癞蛤蟆能够吃着天鹅肉。不然的话,嘿嘿......”
“你暗恋她?”方炎小声问道。
郑经大惊,四处扫瞄了一圈,发现没有人听到他们的对话这才放下心来,生气的说道:“方炎,你别胡乱说话。我怎么会喜欢陆校长?”
“那是有别人喜欢她?”
“这些事情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你记住我的话,离陆校长远远的,别和其它的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样.....否则的话,只能吃不完兜着走。”
“郑主任。”方炎拉着郑经的胖手,说道:“你觉得我配得上陆校长吗?”
“当然配不上了。”郑经斩钉截铁的说道。配得上陆校长的,只能是那一位传奇人物龚维芳。
他是九天飞龙,你嘛,充其量也不过是池子里的一条小泥鳅。
“那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索菲丽德?”方炎笑着说道。“我这人没有什么明显的缺点,但是优点很多。其中之一就是有自知之明。我就是想拍拍陆校长的马屁,想让她以后多照顾照顾,至于其它的,我想都没想过,也完全不敢想。一个穷老师想去泡学校的副校长,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说的也是。”郑经点头。“走吧,带你去办手续,然后带你去九班看看你的学生。九班啊,那可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地方。好好努力吧,不然过不了试用期,你还是要被扫地出门。朱雀中学可不是阿猫阿狗都能进来当老师的。”
“那是。猫啊狗啊之类的怎么能当老师呢?让他们抓抓耗子守守大门就行了。”方炎附和着说道。
郑经走了几步,转身盯着方炎,说道:“我怎么感觉你又在骂我?”
“郑主任,冤枉啊..........你是我的明灯,是我的偶像,我怎么可能骂你呢?”
朱雀中学的校服很漂亮。
女生是白色的衬衣,红黑相间的格子条纹短裙。少数女生穿着漂亮的绑腿袜,更多的女生直接露出一大截光洁漂亮的小腿出来。
男生的是白色衬衣,系着黑色的便捷拉链领带,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裤子,着白色的运动鞋,看起来即时尚又休闲。如果是秋冬季的话,外面还会配着一条深蓝色西装小外套。
方炎站在讲台上面看着台下的学生,学生们也同样眼神古怪的看着站在讲台上的方炎。
“又来新生了?看起来这家伙的年纪有些大。”有声音小声嘀咕。
“不过长得蛮帅的。”
“哇,他在笑。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是我喜欢的菜。”
郑经清了清嗓子,压住了台下的窃窃私语,出声说道:“各位同学,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站在我身边的是新来的方炎老师。方炎老师以后就负责你们九班的语文课。”
轰......全班哗然!
“他是老师?有没有搞错?”
“我还以为是学生呢,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做我们的老师?学校不会放弃我们九班吧?”
“哇,太好了,我的愿望实现了。我昨天晚上还在祈祷一定要给我们一个年轻帅气的语文老师”
“安静。安静。”郑经一巴掌拍在讲桌上面。原本为学生介绍新老师是教导主任的活计,但是因为他和方炎聊得比较‘投机’,所以就亲自把他给送过来了。没想到这些学生根本就不给他面子,当众质疑起新老师来了,让他觉得自己下不了台。“我告诉你们,别看方炎老师人很年轻,但是,他却是一位很有实力的老师。到底有什么能力,在以后的相处过程中,你们会慢慢了解的。”
“学校没有放弃你们。学校不仅没有放弃你们,还非常的重视你们,所以我们才特别邀请方炎老师来担任你们的语文老师。我希望同学们以后要勤奋努力,在方炎老师的带领下,取得更加优异的好成绩。水木大学在向你们招手,大好的前程在向你们说hello。”
担心学生再问出什么古怪的问题,郑经决定赶紧撤离。
他转身看了一眼方炎,说道:“方炎老师,这里就交给你了。你和同学们熟悉熟悉,好好沟通。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接受并且喜欢上你的。”
“好的。谢谢郑主任。”方炎感激的说道。
送郑经出门,等到方炎再次走进教室,然后一双眼睛对上了班里几十双审视的眼神。
方炎想唱歌。
我们的学校是花园,花园的花朵真鲜艳大姐姐你呀快快来,小妹妹你也莫躲开手拉着手儿唱起那歌儿,我们的生活多愉快娃哈哈娃哈哈我们的生活多愉快不得不说,以方炎犀利的眼神,已经发现班里有几个非常漂亮的女生。这让他对自己以后的职业生涯更加充满了激情和期待。
“真的是老师啊?看起来不像。”
“完蛋了,学校果然放弃我们了。我得赶紧打电话让我爸给我转班。不,转校。”
“喂,方炎,你是观世音请来的猴子吗?你是来逗我们玩的吧?”
嘲讽质疑声不绝于耳,没有人相信方炎会是一位合格的老师。
“你们不能欺负我。”方炎心里觉得无限的委屈。他看着台下的学生们,说道:“我才刚刚被欺负过。”
你们不能欺负我,我才刚刚被欺负过。
这算是什么狗屁的理由?教室安静了一刹那,然后学生们就闹腾的更加起劲儿了。
“老师,你这么萌你妈知道吗?”
“原来刚刚被人欺负过,是谁在为民除害啊?”
“哇哈哈,他果然是观世音请来逗我们开心的猴子。方老师,你会翻跟头吗?给我们翻个跟头吧。”
方炎不气不怒,站在讲台上笑呵呵地看着台下的学生们吵闹喧哗对他挖苦打击。
渐渐的,学生们发现情况不对劲儿了。
宁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这家伙笑的这么猥琐,一幅胸有成竹的模样,肯定是有大杀器没有使出来,有些聪明的家伙知趣的闭嘴了磐石天气预报。
一个两个三个,沉默的人越来越多,教室也越来越安静。
“你凭什么做我的老师?”一个突兀的声音自后排响起。
学生们转身看过去,见到站起来的是那个戴着幅深度眼镜整天捧着线装本《二十四史》研究的猛男后,眼里都有了兴奋的色彩。
有好戏看了!
黄浩然是个聪明人,但是他却并没有跟着其它的学生一样保持沉默。
有些话别人不说,他来说。有些事情别人不做,他来做。
黄浩然的父亲是《华夏都市报》的记者,母亲是大学教授,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家也属于书香门弟。
黄浩然的语文水平非常好,文字功底优秀,因为中考时的语文成绩是全班第一,刚刚进入朱雀高中就被任命为九班的临时语文课代表o记重案实录。
他的理想是将来成为一名揭露时弊的记者,所以,他现在像是海绵一样的汲取知识和营养。
可是,学校就给他们派来这样一位语文老师?“这位同学,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方炎看着黄浩然,出声问道。
“我说,你凭什么做我的老师?”黄浩然直视方炎的眼神,毫不避让。
方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他只问方炎凭什么做‘我’的老师而不是做‘我们’的老师,足见他是一个相当骄傲的家伙。
在他眼里,其它的学生是不配和他相提并论的。
方炎倒是对他产生了一些好奇,他想知道这个‘让人不省心’的九班到底都有些什么样的怪胎。
“我很好奇,做你的老师需要什么标准?”方炎问道。
黄浩然把手里的《二十四史》合上,朗声说道:“我的老师要博古通今,广闻强记,正史熟于心,野史鉴其形。社会经历丰富,思想念头通达。这样的人才配做我的老师。”
黄浩然的眼睛很是不善的盯着方炎,讥讽地说道:“你会什么?”
挑衅!
赤裸裸的挑衅!
不少学生的眼里有火苗在闪烁,更多人的嘴角在抽动。
好玩,真是太好玩了。
他们心里很好奇,想要看看这个娃娃老师怎么应对黄浩然的挑战。
如果他今天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如果他不能压下黄浩然这种超级学霸的嚣张气焰,那么,以后他就很难再在这个班级里面立足。
连学生都搞不定的老师,谁还会把他放在眼里心存敬畏?方炎轻轻叹息,眼神扫视全场后,无限感慨的说道:“事到如今,我也没办法再隐瞒下去了。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很低调的男人。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枪打出头鸟。我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
“但是,既然你们执意想要一个答案,而且师生之间应该有着坦诚交流的和谐环境,所以我决定向你们坦白”
屏声静气,所有人都在期待着。
方炎挺直脊梁,身体笔直的站在讲台上,眼神深邃,剑眉飞扬,一字一顿的说道:“博古通今,广闻强记,正史熟于心,野史鉴其形。社会经历丰富,思想念头通达。我就是你们想要的这种老师。”
“...........”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这是什么答案?这是答案吗?这太不要脸了吧?他怎么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扑哧——有人忍不住笑出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个小胖子的脸色憋得通红,连连摆手道歉。
这笑声仿佛一个暗号高相佑一,其它人愣了几秒后,也全都跟着笑了起来。
“方老师,你不要这么搞好不好?我发现我都有些喜欢上你了。”
“方老师,你别教语文了,来教我们讲笑话吧?”
“真真是太不要脸了”
黄浩然的表情难堪之极。无才无能偏又狂妄自大,这样的老师,他彻底的失望了。
啪啪....方炎用板擦敲击着桌面,大声喊道:“安静。安静。大家严肃点,正在上课呢”
于是,大家笑的更加欢快了。
这哥们太逗了!
方炎也咧嘴笑了起来,说道:“你们都不相信?”
“不信。”众学生异口同声的答道。
“怎么样才能让你们相信?”
“我问你三个问题,只要你能答对了,就算你过关。”黄浩然出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故意刁难你。如果你觉得不公平的话,也可以问我三个问题。”
“考试的范围是不是仅限在高中语文知识?”
黄浩然冷笑,说道:“你只会高中语文知识?”
“我是怕我出题的时候内容超出高中语文知识,你说我作弊。”方炎说道。
“那就开始吧。”黄浩然冷哼一声:“钟鼓除了作为乐器,古时候也指时间,鼓指的是什么时间?”
“黑夜。”方炎豪不犹豫的答道。
方炎能够答对这道题,黄浩然也并不觉得意外。这是常识题,如果涉猎广一些的话,这样的问题对很多人来说都没有难度。
“我们常说的鸿雁传书源自历史上哪一个故事?”
方炎看向学生们,问道:“你们知道答案吗?”
“不知道。知道也不说”
“老师,别人回答的不算,要算就算你输了”
“作弊,这是作弊”
方炎笑,说道:“我问你们知不知道答案,只是想在你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说出答案。这样才能显出我比你们强,有资格有资本成为你们的老师。”
方炎看向黄浩然,说道:“这句话出自《苏武牧羊》的故事。《汉书》五十四卷,数月,昭帝即位。数年,匈奴与汉和亲。汉求武等,匈奴诡言武死。后汉使复至匈奴,常惠请其守者与俱,得夜见汉使,具自陈道。教使者谓单于,言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言武等在某泽中。单于听后,只有让苏武回国。后来,人们就用鸿雁比喻书信和传递书信的人。”
黄浩然的表情动容,能够说出《鸿雁传书》的典故出处不是太大的难题,但是,能够把《汉书》里面的原话一字不动的背下来这就非常的不容易了。
黄浩然自认自己也读过不少古书,有些典故能够说出他的发生背#景和大概故事,但是他没办法向方炎这样强行把原文背诵。
“这个答案对不对?谁知道?”
“真的假的?这也太厉害了吧?”
“谁有《汉书》,快查查,没《汉书》你就用手机埃没听说内事不决问百度外事不决问谷歌房事不决问天涯这句话吗?”
“答案是正确的。”黄浩然声音沉重的说道。“还有最后一道题。”

标签:
苏拉文雅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