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雕之乡为什么你读书赚不到钱-小白精读

2014年09月25日   admin   145人浏览   0人评论
为什么你读书赚不到钱-小白精读
这是个知识人不幸的时代。
十年前,我来到北京,踏进大学校门,成为一名读书人。教授们说刑侦大明,废除科举已过百年,知识人群体不再是社会的权威,而是处在世界的边缘。
六年前,因为一篇论文,我在历史学小圈子里一夜成名,正在自鸣得意时,眼前的世界让我觉得恍惚:互联网的冲击,信息的碎片化,思想家变得沉默,诗和远方淹没在群体的狂欢声中。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声绝望的呐喊:「为什么连大学里面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辰溪酸萝卜?」当时我就纳闷,难道大学里就该尽是些粗糙的无产阶级吗?有句俗语说得好:穷生奸计,富长良心啊。
那时,大V们在微博上率领百万水军上演撕逼大战,我在偏僻的角落里读着圣贤书,思考人类终极问题。办公楼里两位老师,为了五万块钱的项目争得面红耳赤巩乃斯林场,直到与会的一位老先生突发心脏病才草草收场。
我孤零零地站在校训碑前,看着启功先生的题字:「学为人师顾成栋,行为世范」,想起的却是《霸王别姬》里面程蝶衣的那句台词:「我揭发姹紫嫣红,我揭发断壁残垣。不对!是我们自个儿一步步,一步一步走到这个田地来的。」
读书人真得完了吗?路走到尽头了?


世界末日(2012)那年,我去了台湾,和朋友爬山、喝茶、禅修、逛小镇,听着蒋勋,看《一代宗师》着了迷。尹惠熙直到听见那句,「见天地,见自己,见众生」,突然恍悟,或许不是时代亏欠了我们,而是我们的摆错了姿势丑女三嫁,只顾着见天地,见自己,从来不曾见过众生。
其实,这个时代从未亏欠过读书人。
就在我本科就读的北师大课堂上,于丹老师用最生动浅显的语言,把国学知识传递给哪怕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听众;那一年,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已经连续六年版税过千万;袁腾飞老师上课的视频也已传遍了网络;那一年人大师兄泸州小蚂蚁,《读库》的张立宪在人大东门双榆树派出所拍得人生第一部电影,在金马奖连拿三项大奖。
也在那一年,和于丹在同一间教学楼里教过书的罗振宇老师,上线了《罗辑思维》第一期节目《末日启示:向死而生》。
回到山上的宿舍,收拾行装,飞机落地,我拿起电话,先打给导师:感谢师恩,和大学告别。然后如愿加入罗辑思维团队,策划一期又一期视频节目,为用户提供知识服务。
一转眼就是六年。这六年我见识了互联网思维风起云涌,经历了微信红利从有到无;见证了社群经济从概念到商业化,更感受到了知识付费大潮汹涌而来。
回首向来萧瑟处,聚光灯后面所有的辛酸,我们这些身边的人未必都能体会到,大概也只有罗老师自己知道。
读书本来就是苦差事,看完书,讲出来,有趣易懂且不丢失思想内核, 就更费神了。除了反复打磨策划案,还有一遍又一遍地录制,日复一日地早起录制60秒语音。
罗辑思维为普天之下的读书人、知识工作者趟出了一条血路。石雕之乡

世界变化太快,转身之间便是另一番景象。
如果这四年某君刚好出国,或是去东南亚小国寻找「逃离北上广」之路,他回来时,肯定不认识这个世界了。
刚认识罗胖那会,我所有积蓄加起来买不起一个iPad。罗老师看我背着书太沉,送了我一台,直到现在也没舍得换。四年之后,除了不爱养狗之外,也算过上了「美国梦式」生活吧。
六年前,我这种人,大家一般叫作读书人,六年后,我们都成了知识工作者。唯一没变的是,我还是喜欢大家叫我「李源同学」,因为我发现许多互联网大公司除了各自有花名、有英文名之外,还都爱叫对方:同学。
做时代的领跑者并不容易,机会也不会给所有人留出缝隙。领跑之人看到了前面的激流险滩,果断调转身形,无数追随者却掉进了深渊响铃草。

还记得社群知识经济刚刚兴起时,优酷平台群星璀璨。至今仍记得两年前到优酷谈新项目时,对接妹纸嗲嗲地回答:你们还是别再上新节目了,有800多家视频节目还在后面排队呢。
如今,这些节目可能还在,只是从未引起过关注。对于一档自媒体视频,每年几十万的成本,如果不能有百万以上的点击率,便是深陷泥沼。
有人垂死挣扎,有人一飞冲天。
有些朋友原来籍籍无名,几个月做出来个几十万粉丝的公号,到处分享经验;原来一起准备出国的五四青年,在国外转了一圈回国之后,变成了90后创业导师,讲起财务自由来了。
且不说,让我这种文傻看着就头晕的小程序开发,打开映客,看着满屏的锥子脸和雪花般飞舞的游艇、跑车,就场景便足够令人发懵。
微信公众号的命运和窗外北京雾霾的有几分相似:风乍起时,还看得清对面,但很快就又是一团笼罩。直播注定反内容,IP剧的泛滥注定会让编剧成为一个终将消失的职业,会不会知识产品是在逆潮流而动?

前不久,突然特别想回大学看看夜空的彼岸。想给导师打电话,我拿起电话又放下魏剑鸿,放下又拿起,大冬天的手机偏偏没电关机了。
跑到人大西门闲逛,发现原来那些店铺也都还在,路灯也还是那个昏黄的颜色飞雷神之术,想起当年和制片人杜老师在那撸串的场景,四年过去了,到底是时代变了,还是初心变了?不是说好的「见众生」吗?到头来连自己都看不见了。
雾霾迷城,所有人都在等风来。其实这阵风更像是慢牛的股市,在2016年的年底,静悄悄地来了。
两年之前复方伤痛胶囊,为知识付费不过是个美好的愿景,令所有知识工作者垂涎三尺,却只能望梅止渴。多少人误解了知识产品的本质,以为是在讲知识星速空痕,做科普。其实斗破之化魔,知识产品本质是认知体验的提升,知识产品必须提供认知高潮上的跌宕起伏。
体验是剑法,认知提升是气脉,气宗和剑宗只有双修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知识与场景结合,占据碎片化时间,是知识付费的关键一环。当这一环打通后,许多想不通的地方就都迎刃而解了。
随着付费音频的出现,知识服务有了应用场景。陪伴,而不是炫耀和说教,这是我们这代知识工作者面对用户最重要的使命。这也是我们这一代知识工作者的一个巨大红利。

喜马拉雅类的音频行业的崛起,终于把知识类节目最后那50万成本抹掉了,更重要的把应用场景从PC端彻底迁移到移动端,音频几乎可以填充用户绝大多数零散时间。语音的陪伴又胜过书籍的陪伴,不占空间的携带,体验也更美好。
走过元年的知识音频付费,2018年会进入淘汰赛阶段。
回想起当初的誓言,我决定,将知识工作进行到底,用讲故事的方式读书给每一位用户听两只小山羊,希望能够成为你们旅行路上的时间伴侣。
不敢奢求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但愿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这是「小白精读」的第一篇文章,欢迎扫描关注,会有惊喜哦
标签:
苏拉文雅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