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城二手房为什么男人总爱在事后问你:爽不爽?-南充生活君

2017年09月24日   admin   86人浏览   0人评论
为什么男人总爱在事后问你:爽不爽?-南充生活君

第001章 游戏才刚刚开始
?
夜色朦胧,窗外微风吹过先祖热裤,撩动了床边的窗帘。
床上,单薄的被子下躺着一对人儿。
透过月光,这一幕好似画中一般,宁静美好。
熟睡的夏若舒感觉到一阵冷风吹过,下意识的靠近旁边温暖的方向。
皱了皱眉,夏若舒睡眼朦胧,她感到头疼不已,想到之前再酒店陪着老公喝酒,现在又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的身边,顿时双颊绯红。
她不禁有些窃喜,三年了,她终于蜕变成了女人,成为了他真正的妻子。
夏若舒羞涩的笑着,心中有些激动,时间终究还是抹去了曾经的伤痛。
她做的一切,她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夏若舒一脸甜蜜的靠向身边的男人,幻想着以后他们在一起幸福的生活。
只是……夏若舒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她皱着眉头嗅了嗅,竟没有嗅到老公身上那熟悉的味道。
微眯的双眼瞬间瞪大,她有些慌张的看向把自己拥入怀中的人。这人是谁?怎么会出现在她的床上?
夏若舒本能的大叫一声,伸出手去想把这陌生人推开。
睡得正香的封宇桓感觉到有一个冰凉的物体靠近了自己的身躯,一双柔软的小手直接搭在了他的身上。
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封宇桓刚好感觉到富有弹力的身体在他怀中乱动。
一股淡淡的花草香味传到封宇桓的鼻子当中,加上旁边人儿的挣扎,他本能的有了反应。
封宇桓没想到自己药效过了竟然也会对这具身体如此眷恋,他睁开双眼,看着怀中的女人说道:“别动!”
封宇桓略带沙哑的声音表明了他此刻的状态。
可夏若舒拼了命的挣扎,她想要逃脱封宇桓的怀抱,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听话的一动不动?
下一秒,夏若舒感觉到嘴唇被什么覆盖,急促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
封宇桓的吻来的有些疯狂,让夏若舒醉酒的状态彻底清醒了过来。更加用力的想要推开面前的男人。
“唔……”夏若舒挣扎着,可这样的吻太过激烈,很快让就夏若舒喘不过气来。
她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小,头脑由清醒变得昏沉,加上初次的疼痛,让夏若舒已经无力反抗,疲劳过度的她直接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
梦中,夏若舒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双温暖的手覆盖,抚去了她一身的疲劳。她微眯起双眼,朦胧中好像看见了她的老公,原本身体的僵硬开始渐渐放松,卸下了所有的防备,任由身上的人儿继续他的动作。
封宇桓见身下的人儿不在反抗,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身体微微发烫,嘴角上那抹温暖的笑容更是刺激封宇桓的精神细胞。
本就有了反应的他立刻发起了强烈的攻势……
清晨的阳光洒进了酒店的窗前,封宇桓折腾了一晚侧妃不承欢,加上昨天被下药的后遗症,终于疲惫的睡去。
天色大亮,夏若舒嘤咛了一声醒了过来。
她感觉头脑昏昏沉沉,也睁不开双眼,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她知道自己是感冒了。
刚想起身去拿药吃,却感到一只手压在她的身上清宫遗恨。本以为昨晚喝多了,做了一个噩梦而已。
可现在夏若舒慌了神,原本昏沉的头脑也因为这一刻的慌张立刻清醒。她想推开身边的这个人,却忽然想起昨天夜里她越是挣扎,他越是……
眼前的一幕,让夏若舒无法接受,大脑一片空白。
结婚三年,丈夫都没有碰她一次,本想要等误会解开。
可现在……
夏若舒只觉得两眼发黑,她该怎么跟自己的老公交代?
这一瞬间,夏若舒的心支离破碎,她知道自己现在算是婚内出轨。
如果传出去,怕是在这座城市也没有立足之地了吧!毕竟她嫁的人不是什么普通人。
夏若舒回忆昨晚自己的配合,脸色瞬间变得通红,两行清泪夺眶而出。
她抿着唇,努力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身体却在不停的颤抖。
第一次,夏若舒对未来的生活如此迷茫。
咬着下唇,夏若舒忍着身上的疼痛从封宇桓的臂弯中撤了出来,放眼望去,她的身上遍布了吻痕。
就连脖子上都有印下了几个吻痕。
遍地破碎的衣物让夏若舒不知该如何是好,她不敢去吵,生怕吵醒她身后的那个“怪物”。
一抬头,门上挂着一套西装,夏若舒满含泪水的眼睛转了转。
这该死的男人竟然敢用强的,还撕碎她的衣服……
夏若舒愤恨的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把他的衣服穿在身上。她有些不大理解自己怎么会和他睡在一起?她老公呢?
想到这,愤恨的心情变成了不甘和委屈,原本的误会还没解释清楚,现在还要穿着其他男人的衣服回去,不知道她的老公会怎么想。
穿好衣服,夏若舒蹑手蹑脚的在遍地狼藉的碎布中找到了自己的丝巾。
脖子的吻痕刚好可以被丝巾遮挡,夏若舒咬牙切齿的问候了床上男人的祖宗十八代。她此刻只想赶快逃离身后这个危险的“怪物”。避免自己再一次被他疯狂的占有。
门——
刚被关上,躺在床上的封宇桓立刻睁开了双眼。
掀开被子,坐起身,侧过脸,一气呵成,若有所思的盯着白色床单上那一抹幽红。
几分钟后,封宇桓站起身,侧过脸看着窗外,麦色的皮肤上八块腹肌非常明显。那犹如雕刻般的脸颊,有棱有角,英挺的鼻梁让他的侧脸看上去十分完美,深邃的眼眸中静无波澜。
他回过头,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播出了徐子谦的电话。
一秒过后,封宇桓喉结轻动,低声开口说道:“五分钟,拿套衣服,彻查昨天的陪床‘小姐’神墓续集。”
封宇桓站在窗前,盯着窗外那一抹熟悉的身影,眉毛微挑,这女人,竟敢偷走他的衣服。
他嘴角浮起一丝邪魅的微笑,大拇指划过嘴唇,想着昨天夜里她那诱人的身姿,开口说道:“女人,游戏才刚刚开始!”
第002章 想当小三儿?
窗外,夏若舒下意识的为了逃离现场,直接钻进了一辆出租车。
“美女,去哪儿?”
司机开口询问,让夏若舒精神恍惚的说道:“先开车,直走。”
她不知道现在自己该去什么地方,她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以后,第一反应就是要报警。
可她忽然发现,她没有把包带在身上。
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涌了出来,夏若舒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腿,把脸埋在腿中,她知道就算是有手机此刻她也无法报警。
如果警察重视此案,她的老公一定会拿出离婚协议书。
好不容易维持了三年的婚姻,夏若舒怎么舍得放弃?
可难道这次是事情就这么忍了?
夏若舒的心里正在挣扎,却听到司机师傅问路。
“美女,我们到分岔路了,现在去哪儿?”
夏若舒把埋在腿中间的脸露了出来,看了一眼外面熟悉的道路,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金尚小区。”
司机透过后车镜看了一眼夏若舒的情况,一抹冷笑浮现,他打算多绕几个弯路,狠狠的赚她一笔。从她身上的西装来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此时,夏若舒还有些精神恍惚,她倒是希望回家的这条路很长很长,怎么走都走不完。因为她不知道如何开口解释。
与此同时,酒店内的封宇桓已经穿好了衣服,听着徐子谦对昨天夜里那个“陪床小姐”的调查结果,眉毛微挑沧海英雄,嘴角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
有妇之夫?落荒而逃?封宇桓疑惑,真的是酒店的服务人员送错了房间?会不会是有人故意为之?
不管怎样,这个夏若舒成功的吸引了他的注意。
十分钟后——
一辆深蓝色的兰博基尼在马路上疾驰,突然,一个急转弯横在马路中央!
坐在出租车内的夏若舒身体往前一顷,撞在了前面的椅背上。
只听司机说道:“靠,这人有病吧!要不是我刹车快,不知道又要赔多少钱了!额,那个…美女,没撞疼你吧?”
夏若舒倒吸了一口凉气后,抬起头去,看见一辆深蓝色的跑车挡住了他们的路线。导致后面的车也都挤在一起,嘀嘀的按着喇叭。
“我没……”夏若舒的话还没说完,打开兰博基尼车门的人瞬间让夏若舒呆滞在原地。
她的双眼瞪大,神情显得有些慌张,呼吸急促的皱紧了眉头。
心里默默的念道:“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
夏若舒眼睁睁的看着昨天晚上强了她的男人一步一步的走向她的车前,她觉得这个男人一身华丽的外表下隐藏是一颗肮脏的心,所以那张英气逼人的脸颊在她看来无比的恶心。
车门被拉开,她下意识的朝着里面挪去。夏若舒只感觉到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随后她就出现在了这个陌生男人的怀抱里。
封宇桓横抱着夏若舒,一脸邪魅的笑容看着在他怀中挣扎了不停的女人。
强有力的臂膀抵挡住了来自夏若舒的几番攻击,看见怀中的人儿不在动弹,反而是用一双愤恨的眼睛看着他时,才开口说道:“看样子,昨晚,没累坏你!”
“混蛋!放开我周华瑞,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缠着我不放?”夏若舒气不打一处来,昨天晚上的事情她本想掩饰好不被人发现,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回到家里,继续跟丈夫过着平时的生活。
可这个男人怎么会死不要脸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封宇桓挑眉,饶有兴致的看着怀中的女人。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嫌弃他缠着她不放的。
夏若舒见他不为所动,一狠心,用力的朝着他的手臂上咬去。
嘶——
封宇桓皱着眉,差点把怀中的女人丢在地上。
“子谦,这里交给你!”封宇桓冷着脸,丢下一句话后,抱着夏若舒朝着旁边的酒店走去。
夏若舒看到路旁有酒店的时候立刻就慌了神,原本争吵的勇气瞬间全无。
“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知道昨天的事情也有我的不对,我不该喝那么多的酒,我……我不要你负责还不行么?求你你放了我吧!”夏若舒说话的语气都有写颤抖,她真的害怕面前这个男人会带着她进入酒店,在做出昨天晚上那羞人的事情。
封宇桓冷着脸一言不发。
“你再不放我下来,我报警了!”夏若舒见软的没用,只能用硬的了。
“你想报警的话,随你!”封宇桓嘴角上露出邪魅的笑容,这辈子,就没有哪个女人能威胁到他。
敢威胁他的女人,封宇桓绝对不会放过,更何况这女人床上的青涩和动作,对他来说有很大的魔力。
已婚?封宇桓倒觉得挺有挑战性,而且这个已婚少妇还是个雏,这他就更感兴趣了。
夏若舒被封宇桓的话堵得无话可说。
没错,她不敢报警!一旦报警,她老公就会知道,那离婚的事情,就摆在眼前。
那个她从小爱到大的男人,她青梅竹马的男人,夏若舒舍不得!
“你想怎么样千年珠宝?”夏若舒吸了吸鼻子,抹干了脸上的泪水,不再挣扎。
封宇桓停住脚步,低头看着怀中终于恢复冷静的人儿说道:“你上了我的床,咬了我的人,你要对我负责。”
夏若舒瞪大了眼睛,咬着嘴唇看着这个不要脸的男人问道:“你说什么?对你负责?”
“难道你还想要我对你这个已婚妇女负责?”封宇桓眉毛上扬,嘴角的微笑对夏若舒来说更像是嘲讽的笑容。
深吸了一口气,夏若舒努力让自己不要动怒,免得被他牵着鼻子走,咬着牙问道:“你想我怎么对你负责?”
“三年,三年之内,我若是厌倦你,你就可以离开。或许明天,我就玩儿够了!当然,你可以不答应!”封宇桓说着,一脸你不答应我就强行霸占的样子让夏若舒怒火飙升。
夏若舒尽量让自己的脸色比较平静,讽刺的看着面前这个不要脸的男人说道:“那你的意思是,想当我的小三儿?”
第003章 别挑战我的极限
封宇桓皱眉,这该死的女人,什么话都敢说。他蹙起眉头,直接低头吻向了夏若舒。
夏若舒瞪大双眼,没想到面前这个男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无耻的跟她拥吻。
她伸出双手,用力的推着封宇桓的胸膛。
直到夏若舒觉得自己要在一个吻中窒息的时候,封宇桓才缓缓抬起头说道:“女人,别挑战我的极限。”
这一次夏若舒是真的不敢再说什么了,谁知道他会不会直接在大街上要了她?
夏若舒知道自己现在毫无反击之力,想要战胜敌人,需要知己知彼,她在不得不冷静下来的状态下开口问道:“你总该让我知道你的身份吧!”
“你会知道的!”封宇桓嘴角一挑,抱着夏若舒就朝着酒店中走去。
夏若舒强忍着眼泪,一想要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夏若舒的心里就羞愧难当。
酒店888号总统套房内——
夏若舒被封宇桓扔到床上,抱着夏若舒走了这么远的路,封宇桓的气息依旧平稳,就好像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封宇桓站在床前,饶有兴致的盯着夏若舒,挑着眉说道:“脱!”
“啊?”夏若舒惊讶的看着封宇桓,她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玻璃面具,但是让她没办法主动的去做啊!
“别浪费时间,不想早点回去?”封宇桓好心的提醒,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
抬起头,夏若舒抿着嘴唇跟封宇桓对视,眼眶逐渐变得通红,但封宇桓没有丝毫退让。
夏若舒不得不承认,封宇桓的长相真的很完美,无论从眼神还是笑容上来看,都是一个可以令万千少女追捧的偶像。
可为什么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就没有一副好的心肠呢?夏若舒忍着泪,脱下了套在自己身上的外套。羞人的把自己藏进了被子当中。
“去洗个澡!”封宇桓坐在床上,侧过头看着夏若舒,嘴角微微上扬,却冷言冷语的说道:“你身上还有什么地方我没有看过?”
夏若舒抿着唇,深深吸了一口气,忍着身上的疼痛,迅速的跳下床奔进了浴室。
迅速跑进浴室的夏若舒光着脚丫,立刻转过身来把浴室的门反锁,随后整个人靠在门上,深深的喘着粗气。
夏若舒知道自己逃是逃不过的,她一面想快点回家,一面希望接下来的事情再晚一点发生。
相互矛盾的心里让夏若舒打开喷头以后就呆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赤着脚丫,任由水喷洒在她的身上。
就在夏若舒犹豫不决的时候,她忽然听到门把手被按压的声音。
门没有预期中的挡住封宇桓的进入,他皱着眉看着靠在墙角的女人,带有一丝嘲讽的语气问道:“反锁?”
夏若舒看着被推开的门,锁孔里插着钥匙,才意识到这里不是自家的浴室。
“习……习惯。”夏若舒大气也不敢出,就这样贴在墙上。
水龙头被封宇桓随手关上,他低着头朝着夏若舒的嘴角上盖去。
这一吻,让封宇桓更加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夏若舒本能的想要抗拒,却发现自己竟然慢慢的沦陷在这霸道的一吻中,逐渐失去了想要反抗的力气。
封宇桓横抱起夏若舒,嘴上的力道却未停止,他把夏若舒轻轻放在床上……
忘情的一吻让夏若舒失去了理智,头脑中因为缺氧变得一片空白,身体自然而然的做出反应。
就在这时候补情人,门铃忽然响起,封宇桓皱着眉头停下了动作,收回了抱着夏若舒的手臂。
夏若舒深深的喘着气,想到刚刚自己忘情的状况,感觉到万分羞耻。
她怎么可能对这个陌生的男人有了反应?怎么可能没有抗拒这个“怪物”?
夏若舒把自己包在被子里面,泪水无声的滑落。
门旁——
封宇桓双眼怒视着打扰了他们好事的徐子谦,想要他一个解释。
“封总,事情都已经处理好了,刚刚夫人打电话过来说是婉儿受伤了,所以……”徐子谦知道房间内的情况,赶紧道出自己的来意,生怕封宇桓迁怒于他。
“衣服准备好了,送她回去。”封宇桓皱着眉头整理了一下行装,直径向门外走去。
徐子谦看着封宇桓的背影摇了摇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提着的衣服,是按照昨夜里撕碎那件特意在商店挑选的。
“夏小姐,我把准备好的衣服放在客厅了,你一会儿可以换上。尺码是封总随便说的,要是有不合适的地方,我立刻给你去换。”徐子谦知道他贸然闯进卧室对夏若舒可能不太尊重,所以才会把衣服放在卧室的门口,自己却是转身走到了门外等候。
听到徐子谦离开的脚步声,夏若舒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前,打开一条缝朝着外面看去,确定没有人之后才看向地面。
迅速的把服装袋拿了进来,夏若舒把衣服倒在床上,有些吃惊的盯着这套衣服。
不单单是和昨天的衣服一模一样,就连尺寸都改成和她身材一致的尺寸了。
昨天的那身衣服,对夏若舒来说有些偏大,因为那件衣服原本也不是丈夫要送给她的。
这个小小的细节,让夏若舒觉得,封宇桓是个阅人无数的花花公子,栽在他的手里,她真的是到了八辈子的霉了。
若不是担心封宇桓把这件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她又怎么会被迫同意封宇桓的提议。
不过这样也说明了,封宇桓的玩儿心很重,夏若舒觉得她应该很快就会玩腻,换另外一个女人。
她只希望,这件事情能快点过去,快点让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集。然后她好用余生来弥补那个她最爱的人。
穿好衣服,夏若舒走到门前,轻轻的打开了门。
“谢谢!”夏若舒虽然很讨厌封宇桓,但面前这个送衣服的人她却没什么讨厌的感觉。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衣服还合身吧?”徐子谦见夏若舒走出来,赶紧询问夏若舒的情况,是他调查了夏若舒所有的事情,所以在他知道夏若舒的过去时,怜悯之心就油然而生。
“恩!能给我介绍下你们封总的身份么肺积水严重吗?我想你应该清楚他的意图,我知道你和他不是同一种人,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个忙。”夏若舒一咬牙,打算冒险一试,至于能否成功,就看徐子谦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了。
第004章 婆婆维护的女人
“很荣幸能帮到夏女士,至于封总的身份,你回去查一下封氏集团就一清二楚了。”徐子谦彬彬有礼的带着夏若舒朝着停车场走去,示意自己很愿意帮忙。
夏若舒坐上了车,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把求助的话说给徐子谦听。
直到车子开到了夏若舒所在的小区楼下,夏若舒才拿着包对徐子谦说道:“谢谢你!”
“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你赶快回去吧!时间不早了!”徐子谦看着夏若舒进了楼道,心里始终放心不下,就停好车子跟在夏若舒的后面走了进去。
夏若舒咬着嘴唇,站在自家门前,不知道回去以后该怎么解释,她拿这钥匙的手还在颤抖,却发现房门忽然被推开。
哗——
一个陌生的女人端着一盆水直接撞在了夏若舒的身上。
夏若舒皱着眉头,有些生气,还没等夏若舒开口说话,只听这个陌生的女人娇滴滴的开口说道:“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门外有人,那个……淋了你一身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快回家去换身衣服吧!”
“这是我家!你是什么人?”夏若舒咬着嘴唇,直接推开了这个陌生的女人,走进了房间。
夏若舒的心里十分清楚,这个女人明明就是故意的!哪有人在楼道里面倒水的?家里的洗手间干什么用的?
“你……你推我?”陌生女人一脸委屈的坐在地上,揉着眼睛娇嗔道:“呜呜,我都已经跟你道歉了,你竟然还推我,我肚子疼,疼死我了!”
夏若舒刚想走上前去把这个人扶起来,想着怎么说都是家里的客人,可刚走到跟前,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婆婆的声音。
“夏若舒,你这个贱女人!老公伺候不好,三年了肚子都没个动静。现在回来还敢欺负我未来的孙子!”刁燕说着一把推开夏若舒,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扶起坐在地上的女人继续说道:“婷婷,你没事吧?肚子怎么样?快起来,进去休息一下。”
“阿姨,我钟婷来你们家,可是您三番五次求我,我才来的!如果你们家容不下我,我现在就走。”钟婷抽泣了两声,不悦的对刁燕说道,但是眼睛却恶狠狠的看向了夏若舒。
刁燕见事情不好,赶紧拉住钟婷的手安慰道:“她不懂事,我帮你教训她,你快坐下,你这肚子里可怀着我们杜家的孩子,到外面谁能照顾好你啊?”
刁燕刚把钟婷安顿到沙发上,转过头来就看着夏若舒冷冷的说道:“还不道歉?”
“妈,您说她肚子里面怀的是杜家的孩子?那是……”夏若舒现在心里很乱,原本昨晚的事情她就没想到要怎么办才好,回到家婆婆竟然带回来一个怀着杜家孩子的女人。
是谁的?
“别叫我妈,你跟子川结婚三年,你的肚子争气过么?钟婷是子川的秘书,上次子川喝多在外面过夜那次,就是跟她。”刁燕简单的解释了一下,然后回过头去温柔的拍了拍钟婷的手背。
又转身对夏若舒吩咐道:“钟婷怀孕了,是子川的孩子,从今天开始,你就好好帮助婷婷安胎。”
夏若舒呆滞在原地,眼神有些慌乱,她不可置信的望着刁燕,她的婆婆现在是要她伺候一个小三?
夏若舒咬着嘴唇,她想争执,想找到杜子川质问他为何宁可出去跟其他的女人怀孕生子,也不愿意回家来看看那个深深爱着他这么多年的女人?
可是……
昨晚的事情让夏若舒没有了底气,她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
“妈!你说让我做什么?伺候一个小三?我不是保姆,我是三年来没有给子川生下孩子,但您怎么知道这是我的问题?又怎么知道,她肚子里的就一定是子川的孩子?”夏若就算没有底气,她也不可能委屈自己去伺候一个小三。
“一个能随便和别人老公上床的女人,不知道跟多少人在一起过,妈,我相信您不糊涂吧?”夏若舒心里难过,但看着钟婷仗着自己怀孕,就出现胡闹,她怎么知道这一切是不是钟婷为了上位讹诈的呢?
夏若舒的话让刁燕皱了皱眉头,她有些疑惑的盯着钟婷,虽然她很想要一个孩子,但也要确保是他们杜家的种啊!
“阿姨,您别忘了,那一夜,我的初红子川是看的清清楚楚,我本想拿钱走人。孩子我也是想打掉的,要不是您三番五次的阻拦,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儿禅城二手房?她现在这么冤枉我,还不如去医院打了算了。”钟婷红着眼睛哭了出来,委屈的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刁燕赶紧拦住,生怕钟婷真的去医院把孩子打掉。
她一边安抚着钟婷,让她坐在沙发上。一边对夏若舒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出去买菜。一会儿煲个鸡汤,再炒几个孕妇开胃的小菜,要是饿着我孙子了,你就从这个家滚出去!这孩子是不是子川的,生下来就知道了!”
夏若舒红了眼眶,这真是她的好婆婆啊!她能理解一个老人想要孩子的心里,但她不相信杜子川会跟其他女人上床。就算他们之间有再多矛盾,她也相信杜子川的为人。
这件事情她一定要好好问问杜子川,为什么他要这么对自己!为什么要让这么一个女人来侮辱自己!
看着婆婆和那女人得意的嘴脸,夏若舒咬着牙,强撑着气得发抖的身子,感觉自己浑身发冷,头昏昏沉沉。想着自己身上已经湿淋淋的衣服,打算先换一件衣服,在吃上感冒药。
走进房间,夏若舒发现自己的衣柜里面放的都不是自己平时的衣服。她惊愕的回过头,问道:“我的衣服呢?”
“你的衣服都扔到客房了!这间房我做主,腾出来给钟婷养胎,你从今天开始就挪到客房去住。我的小孙子可是要住最好的地方!有子川在,晚上也能照顾一下钟婷。”说完,刁燕拿出了五百块钱,扔在了夏若舒的脚下。
“这是今天的买菜钱,多买点有营养的菜回来,别让我发现你私藏。”
第005章 孩子不是他的
刁燕转过身去给钟婷倒了一杯水,一脸笑容的递给了钟婷说道:“你就安心的住在这儿!保证把你伺候的很周到,以后有什么事情就吩咐她去做!你也想证明你孩子的身份吧?”
钟婷拿着水杯,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很善解人意的抬起了头。
假装很心疼的对夏若舒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恨我怨我,说我是小三,想把我赶走,但这件事情也不是我能左右的。”
钟婷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红着眼睛说道:“现在孩子也有了,我打掉孩子的话,阿姨和子川都会心疼。我这也是为了你们杜家的种,我生了孩子,证明孩子的身份以后,保证拿着你们补偿的钱离开。这种丢人的事情,我也不想啊!”
说着,钟婷委屈的大哭起来,一副被逼的模样。
夏若舒咬着嘴唇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五百块钱,浑身颤抖的想着,这件事情一定要让杜子川回来主持公道。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去换身衣服!”
“不就是淋了一身水么?娇气什么?出去吹吹风就干了!赶紧回来,别饿着我孙子。”刁燕直接把夏若舒推出了门外,门砰地一声被狠狠关上了。
房间内,夏若舒听到刁燕在不断的安抚钟婷,她的哭声也逐渐小了下来。
夏若舒靠着门,蹲在地上,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了一个陌生人!
她深爱着的丈夫,会让别的女人怀了他的孩子吗?
那个她一直尊敬的婆婆,想让她伺候老公的小三……
这一切,夏若舒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那些电视剧当中的桥段,怎么会真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泪水滑落,身上的衣服也不断的滴着水,楼道里也湿了一片,可夏若舒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
她想要一个解释,想让杜子川给她一个拥抱。告诉她,一切都会过去,告诉她,这儿是他们的家!
“怎么自己先回来了?”
杜子川的声音从夏若舒的上方传来,夏若舒抹着眼泪抬起头,看着杜子川刚想诉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却发现杜子川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她。
“你挡到我的路了!”杜子川皱着眉头,不悦的问道:“怎么把门前弄得这么湿?”
“杜子川,钟婷是谁?那晚你没回家,是不是跟她在外面?”夏若舒本就发烧头昏,现在她的身体更是摇摇欲坠,她强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并开口质问,她想知道,刁燕说的话是不是都是真的。
夏若舒盯着杜子川,她急需一个解释,凭什么钟婷能趾高气昂的出现在家中跟婆婆一起让她难堪?
“钟婷?”杜子川皱着眉,直接回应道:“是又怎么样?”
夏若舒只感觉自己瞬间无法呼吸,整个人僵在原地,怎么可能?
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夏若舒不相信杜子川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不可能,你不会的!”夏若舒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神情之中带着些许的不自然,语气颤抖,她伸出两只手,想要攀附在杜子川的肩膀上。
杜子川的身体微微后向后撤出一步,刚好躲开夏若舒的手。
“子川,你是骗我的对不对?就算我们之间有误会,有矛盾,你也不可能让其他的女人怀上你的孩子。你不是这样的人!”夏若舒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她觉得这一切都只是杜子川跟她开的一个玩笑。
“好了,别闹了,钟婷的孩子不是我的。家里来客人了,你怎么能穿的这么邋遢?还不赶紧去换件衣服,买点菜照顾一下客人。我去跟钟婷谈谈。”杜子川从没见到夏若舒如此狼狈,往日温柔懂事的她就算他做的再怎么过分,也都很善解人意的待在一旁。
所以,这是杜子川结婚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说话如此温柔。
夏若舒听到钟婷的孩子不是杜子川的,心里的大石头顿时放下了。整个人也变的轻松起来。
加上婚后第一次听到杜子川如此温柔的声音,让她受伤的心灵好了许多。
杜子川打开门,走进房间里扫了一眼,有些不太开心的说道:“妈,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过来了?若舒,你赶紧去换件衣服,出去买菜!做饭的阿姨我马上通知她结束假期。”
“不用了,夏若舒待着也是待着,做几顿饭能怎么样?回头你赶紧把那个保姆辞了,这家里可不能有生人,万一伤到钟婷可怎么办?”刁燕赶紧阻拦杜子川,生怕他给保姆打电话。
钟婷怀了孩子的这件事情,虽然刁燕的非常欣喜,但也不能被外人知道。
万一这消息不小心传出去了,对他们杜家没什么好处。
尤其在外人面前,杜子川和夏若舒两个人的感情好得不得了,也因此杜子川才被人认为重情重义,拿下了好几个大单。
如果事情传出去,对杜子川的影响就太不好了,刁燕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赶紧把杜子川拉到一旁小声的交代了这件事情。
夏若舒知道杜子川虽然平时对他冷冰冰的!但这种事情,他一定不会让她受委屈的。加上杜子川对钟婷那种嫌弃的眼神,她换好衣服就想赶紧出去买菜。
夏若舒相信,等她回来,杜子川一定能把这一切处理好的。
刚要从客房走出来,夏若舒就看见刁燕推开了客房的门走了进来,堵住了夏若舒的去路。
“妈!我这就去买菜!事情子川会跟您说清楚的。”夏若舒最老人一向敬重,而且这毕竟是她的婆婆,有些事情还是她亲生儿子来说比较好些。
“夏若舒,你别仗着我儿子在,你就能对我指手画脚!钟婷既然坏了子川的骨肉,子川就不可能对这件事情无动于衷!你要是还想跟子川过日子,就老老实实的伺候好我的小孙子,不然……”刁燕的声音很小,但语气异常狠辣,眼神也非常冷漠。
“妈,这件事情我……”夏若舒还没等说完,就见刁燕的手抬起,朝着她的脸挥了过来。
第006章 就那么迫不及待?
夏若舒不敢相信,以前虽然刁燕经常为难她,但是从来都没有动过手,这一次竟然为了那个不知哪儿来的女人动了手。
“妈,您这是要做什么?”夏若舒虽然浑身无力,但还是抬起手挡了一下刁燕挥过来的巴掌。
夏若舒还没碰到刁燕的手,就见刁燕自己撞在门上,装作被推倒的样子,坐在了地上。
角度掌握的刚刚好,杜子川测过脸,就见到刁燕坐在地上,她的脸上还充满了惊恐的表情。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看着夏若舒。
杜子川皱着眉,赶紧走上前来,俯下身去扶起了刁燕,看着夏若舒愤怒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意见冲我来,你对我妈动手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我只是……”夏若舒想要解释,她没想过刁燕会忽然自己摔倒在地,还用这种神情看着自己。
这分明就是刁燕故意的,可夏若舒一时之间却不知道怎么解释。
说自己的婆婆坏话?说她故意诬陷自己?这样的话说出来,恐怕杜子川也不会信吧?
“子川,我平时是怎样的人,我相信你应该了解……”夏若舒眼眶又微微发红,钟婷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刁燕又出现让杜子川误会。
如果钟婷真的是小三,那这个时候,夏若舒动手打了刁燕,恐怕杜子川会直接投入小三的怀抱吧!
“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能不了解?当初玥玥的死,你怎么解释?怎么?今天还想害死我妈?”杜子川的眼睛也因为愤怒变得有些发红,他深吸了几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子川,玥玥的事情真的是个意外,我怎么可能……”夏若舒的心好痛,为什么这么久,杜子川还是不相信她?
他们三人从小到大,从未分开过初代风影,难道杜子川还不了解她的为人么?玥玥的死,真的跟她没有半点关系,她的心也很痛啊!
本以为时间过了,杜子川不再那么伤心,就能慢慢发现事情的真相。
可没想到,三年过去了,杜子川还因为这件事情耿耿于怀,甚至还说她会害死刁燕……
这让她的心里怎么能不伤心呢?她想解释,可是杜子川不听。他咬着牙,愤怒的说道:“出去!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钟婷见状赶紧用小碎步走了过来,直接拉着夏若舒的手朝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子川,你别生气啊!若舒,你赶紧出去买菜,一会儿回来做饭!先躲躲,我帮你安抚一下。韩艺博
说着,钟婷还给了夏若舒一个你放心的眼神天生韩信,随后顺手就关上了门。
这让被关在门外夏若舒苦笑着留下了眼泪,这个家的主人是谁?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说,摸了摸系在脖子上的围巾,她摇晃着身子下了楼。
走在小区里,夏若舒只觉得自己两眼发黑,想要抬起的脚也非常沉重,连续走了几步就连喘气都费力了。
夏若舒想要拿出自己包里的手机,可还没等手抬起来,直接就摔倒在地。
一直因为担心没有走远的徐子谦只见夏若舒从楼道里出来,就摇摇欲坠的晃着,然后直接一头栽倒在地。
他赶紧冲了出去,扶住夏若舒,才发现她浑身烫的不行。
徐子谦皱眉,赶紧把夏若舒抱到了车上,用力的踩下了油门……
半个小时后——
夏若舒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视线有些模糊不清,她感觉到自己浑身酸痛,头晕眼花。
她想起之前从家里出来买菜,然后就意识全无,但现在她好像在床上躺着啊!
缓了几分钟,夏若舒才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
一扇落地窗映入眼帘。
窗外,绿意盎然,地面上更是一片紫色的花海,薰衣草的花香就连躺在床上的她也能清晰的闻到。
地中海式的房间内,再无一人。
这是哪儿?
夏若舒失去了最初欣赏美景的心思,勉强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刚走到卧室的门前,就听到有人开门的动静。
夏若舒刚想要感谢,结果映入眼帘的人竟然是……
那个“怪物”!
“怎么是你?”夏若舒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身子弱就别乱动。”封宇桓皱着眉,不就是折腾了一晚么?至于这样?还发烧昏倒……
如果不是私人医生真的查出了夏若舒的感冒很严重,他还以为夏若舒是装的,想来博取同情呢!
“谢谢你,我没事了,我要回家。”夏若舒想要回家,她不能再继续待在这里,家里的事情还没处理完。
更何况,让她面对一个强了她的陌生人,她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
“你想再昏倒一次?”封子川一步一步逼向夏若舒,凌厉的目光让夏若舒有些惧意,情不自禁的往后退去,直到她的腿撞在了床上。
“躺下!”封子川看着夏若舒可怜巴巴的样子,喉结上下动了动,如果不是医生说现在她不适合做那种事情,他肯定迫不及待的把她压在身下。
这个女人,一举一动都能勾起他内心原始的欲望。
尤其是夏若舒害怕时的眼神,和那吞咽口水的动作。
“这……现在是白天……”夏若舒看了一眼窗外,落地窗能清楚的看到窗外,虽然外面明显是私家花园,但夏若舒也担心会有人从外面发现屋子当中的情况。
封宇桓嘴角上扬,又往前走了一步,直接逼的夏若舒坐在了床上。
“躺下!”封宇桓挑着眉,没有去纠正夏若舒的误会。
“能不能……拉上窗帘游易网?”夏若舒把自己的身体埋进了被子里,她知道她跑不掉。只希望封宇桓能温柔一点,不要再过分的折腾她了。
半天,都没有声音传来,夏若舒拉了一下被子,把自己的脑袋探了出来。
“封总,你……”夏若舒有些不理解封宇桓的意思了,难道他不是想……
“你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就那么迫不及待?”封宇桓盯着夏若舒的眼睛,总觉得她的声音那么的诱人,那闪动的眼神也好似在邀请他一般,他一个跨步直接走到床前,俯下身去,一只手支在床上,脸慢慢的靠近夏若舒。↓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标签:
苏拉文雅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