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之窗为什么男人都喜欢离过婚的女人?-悦读情调

2017年02月09日   admin   138人浏览   0人评论
为什么男人都喜欢离过婚的女人?-悦读情调

“前朝第一美人兰废妃,圈禁的日子过得如何?”红纱幔帐,男人的样貌看不甚清。
“贱婢已被陛下赐号为‘荡’清蒸鸡的做法。”下首跪着的女人身着素装,乌发没有梳髻,行云流水般垂坠在身上。
过去一周,前朝大将军骁冷尧铁骑踏破长乐宫,黄袍加身,如今再见,已要三呼万岁,而深宫兰妃却已是阶下之囚。
“嗯,荡妃,很适合你啊,兰儿。”骁冷尧掀开幔帐,盯紧芷兰灰白的脸。
芷兰气息奄奄,满面病容,身形消瘦得厉害,哪里还有当年宛朝第一美人的形状。
“怎么,没了你的荣华富贵,竟伤心成这样?”骁冷尧胸口莫名闷疼,却刻意压制。
“陛下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芷兰闭上眼睛,眼睫投下一抹阴影。
“兰儿,当年朕和你也有段快活日子,你想跟朕求些什么?”骁冷尧绕到她身后,芷兰的后背羸弱单薄,乍一看竟和个孩子身形一样。
“我想见祖儿。”
“你做梦!”骁冷尧反手扣住芷兰的下巴,强迫她仰起头,凌厉的风喷吐在她面上:“祖儿是太子,将来要承朕大统,我怎会让他知道有你这样的娘亲!”
芷兰沉默半晌,终是点点头:“也对。”
“其实也不是见不了。”骁冷尧忽地松开她。
芷兰眼中闪过亮亮的惊喜。
“朕应了诺言,一个月后,给她场风光的封后典礼,兰儿你一直养在深宫中,琴艺总不至生疏,到时为朕与诺言弹奏一曲,朕倒能同意你远远看上祖儿一眼。”
“琴……”芷兰扫过缩在宽大袖子里的双手,咬牙应了下来,“谢主隆恩。”
“你谢朕?”骁冷尧胸中气闷,“当年朕全心全意待你你不谢朕,朕为你在天寒水牢中苦苦坚持你不谢朕,朕单枪匹马杀入一柳阁带你离开你不谢朕,朕为夺你险被乱箭穿心而亡你不谢朕,如今为这件小事,你却谢朕?”骁冷尧幽幽叹道:“兰儿带上月光上路,你到底谢的是我,还是朕?”
芷兰落下两行清泪,俯身跪倒:“是我贪图富贵,陛下天定之人,当然是多福多寿,鸿泽齐天。”
“你是在不平吗?”骁冷尧俯睨她颤抖的肩膀,薄唇缓缓揭开他这么多年都不愿提及的往事,“良禽择木而栖,只是朕没想到,生死之际,第一个弃朕而去的竟是你啊,朕最疼,最宠的兰儿。”骁冷尧看向窗外,冷月清寒,寒鸦哀戚。
“疼”字和“宠”字本是暖意盎然,现从骁冷尧嘴中出来,却满是讽意,芷兰只觉得入骨的冰凉。
骁冷尧对外朗声说道:“让萧航进来。”
一个蓝袍男人应声进屋,垂首不语。
芷兰脸上满是慌乱。
“兰儿,你怕什么呢?难道你不知道萧航的字举世无双,千金难求吗?”骁冷尧躬身看她,身后又进来两个亲兵,抬了个火盆鼎展金业,盆中炭火浓烈,萧航过去用夹子夹着一根黑色铁笔置于盆上,黑皴皴的笔尖隐隐透出红光。
骁冷尧满意地看芷兰面上再也挂不住冰霜,而是破碎成越来越浓烈的恐惧。
“芷兰,皇上让我在你背上写个“荡”字,一会儿我下手的时候你最好忍着些,这笔烫得很,你要是乱动我可不一定能拿得住崇华中医街。”火光映在萧航脸上,他兴奋得全身发抖。
芷兰怕得缩成一团,手撑着地向后挪动,直至后背紧贴着冰凉的墙。萧航哪里是来奉旨行事,他根本就是来寻仇的,来寻当年之仇。
八年前,萧航意图不轨,芷兰一把剪刀绝了萧家的后。只是当时,芷兰仍是骁冷尧心窝里的人,萧家也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火光噼啪,芷兰下意识扯住骁冷尧大氅下摆。
骁冷尧甩开她,抬腿离去,侍卫在他身后把门关上。
房中传来芷兰绝望的哭声,可这和骁冷尧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些都是她应得的报应。
骁冷尧折过院中一枝寒梅,一股幽幽的冷香传入口鼻,他讥笑着弃于雪地之中懒帝轻狂,以脚蹍踩成片片花泥。
房中传出“砰”的巨响。
隔了一会儿,萧航捂着腿开门出来,抖着大叫:“死,死人,死人了……”
“皇上,荡废妃本就血亏气虚,这次大劫,恐怕……”太医还是前朝的太医,看芷兰凌乱发丝混着血粘在脸上,可怖又可怜,哀其不幸,生出怜悯之意,“不如,就让人去了吧。”
“救活。”骁冷尧冷声丢下两个字,背手离开。
萧航跟在他后面,不停地说:“姐夫,这个女人怕是疯的,她自己去撞那柱子,和我可没有一点关系啊……”最后,还抚胸吁气,“哎呀呀,可真是吓死我了。”
一个月后,萧诺言的封后典如期举行,萧氏满门为立国功臣,风光无限。
芷兰之后,萧诺言在已是将军府上下默认的将军夫人,如今这封后典更是再为萧氏添把荣光。
封后典所有用度都要过萧诺言的眼,稍不满意就回炉重置,等到摆上台面的,无一不是顶尖的东西。
芷兰在两个亲兵的护送下,抱琴走进后场,一个太监拿着单子问她:“来做什么的?”
“弹琴。”芷兰重伤初愈,气息不稳。
太监打量她一会,说道:“琴给你备好了,你手上这把放在外面。”
芷兰点头把手里的琴交给身后亲兵。
外场钟鼓齐鸣,封后典礼正式开始。
芷兰被看热闹的人挤到前面,看远处身着大红后服的萧诺言将手放在骁冷尧手中,心中麻麻地刺。
“你可知哪个是太子?”芷兰见骁冷尧与萧诺言右侧站着三四个年龄相仿的男孩,竟分辨不出谁是祖儿。
“你是哪里来的丫头?还敢觊觎太子?”身边两个唱戏的伶官酸她。
芷兰苦笑,退出人群。
晚宴时分,轮到芷兰出场的时候,她已经饿了一天,脚步虚浮宝应教育网,还被身后的太监推搡。
湖心中央已摆好一柄琴,桌上香炉袅袅焚着青烟。
芷兰跪坐在琴旁,行礼之时偷偷看到坐在萧诺言身旁的紫袍少年,眉宇轩昂,极像他父亲,而那翘挺鼻梁倒和她有些相似,心里不由得欢喜几分。
芷兰笑着抚过琴弦,指尖却传来剧痛,抬起手看到指尖裂开数个小口,再看挂着细小血珠的琴弦,知是又被人算计了。
“当年在将军府时……”萧后缓缓开口,“皇上最喜欢听兰儿抚琴唱歌,如今只奏一曲怎能尽兴,兰儿,再唱一首吧。”
骁冷尧没说话。
芷兰不敢不从,忍着疼抚琴轻唱,她的声音有如淙淙细流,又如深谷夜莺,不仅台下众臣听得如痴如醉,更是让当朝太子带头叫好。
“祖儿,这里不是将军府,你也不看看自己身份!”萧后喝止骁祖易捷通官网。
“母后,这好就是好,有什么不能夸的?”骁祖从台上下来,穿桥奔向湖心中,笑着跟芷兰说道:“你唱得好,我要赏你,你想要什么?”
芷兰万没想到还能有机会与儿子近在咫尺,激动万分,不知从哪里开口。
“祖儿!你赶紧回来!”萧后凤眉紧拧。
“祖儿,你太子身份,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是自降尊贵。”骁冷尧也开口说道,“你还不知她,她是前朝荡废妃。”
骁冷尧不提这个,在座的没几个人想到芷兰身份,只当是将军府里的一个抚琴丫头,这一说,老臣们都哗然。只是这荡废妃与前后两位皇帝的事一直是宫闱秘辛,也没人敢在这样的场合多做议论。
但这些事,骁祖这个八九岁的小孩哪里知道。
“我知道舅舅跟父皇要了几个前朝的废妃,现在祖儿也喜欢这个废妃,想跟父亲要了去,天天唱歌给我听。”
“你……”骁冷尧气得站起来。
“果然是祸国妖妃啊!”一个老臣颤抖着起身,“千年宛朝已被这妖孽毁败殆尽,皇上难道还想赔上自己的江山吗?”
另一老臣匍匐在地,边哭边说:“太子尚且年幼,就被这妖妃摄了心魄,陛下如不能当机立断,腰斩妖妃,天下不服啊!”
“你们在说什么?我只是喜欢听她唱歌,她有什么错?为什么要杀她?”骁祖手足无措地说。
“闭嘴!”骁冷尧低吼,指着芷兰说道,“把她押入天寒水牢。”
芷兰泡在刺骨冰水里,指上被琴弦割伤的口子因为没有处理,红肿翻起,再加上以前的伤,更是可怖。
不过想到数年前,骁冷尧也同她呆在一个地方,芷兰在冰寒中反倒生出一股暖意。
十年前,她因相貌名动宛朝,美誉大宛朝,被大将军骁冷尧娶回府中,李元玲荣宠无度,恩爱有加。隔年便诞下长子骁祖。
也正是因为芷兰绝世容貌,萧航数次垂涎而不得,密报宛朝明帝。明帝为得美人,无端降罪,骁冷尧誓死不从,风光无限大将军转眼成了阶下囚。
那时的骁冷尧为了她,真的是能连命都不要,可她又怎么会让他丢了性命。
哲敢族来犯,骁冷尧临危受命,戴罪抗敌,首战却一败涂地。
明帝要斩,萧氏全门力保,总算又争了一次机会,后来骁冷尧大败哲敢族,再至黄袍加身,此为后话。
可又有多少外人知道,骁冷尧能活不是因为萧家,而是因为有人为他受了刑。
古往今来,人们谈之色变的“层林尽染”。
层林尽染,取百张棉白布层叠置于受刑者脚下,受刑者自残放血,百布均被血水浸透方算刑毕。前朝开宗皇帝下诏,为救至亲至爱者,受此刑而不死,赦。只是受完刑而不死之人,宛朝一千多年间,也就寥寥数人而已。
芷兰仰头沐浴在水牢上方射下的微光下,那年的骁冷尧还有朝堂众臣为他说话,如今的她能被讨论的恐怕只剩死法。
不过,如果真能死去,也是再好不过的事。
“天寒水牢滋味如何?”骁冷尧站在牢顶,遮住微光。
“冷。”芷兰答他。
“朕知你主动上了那昏君的榻,比这更冷百倍。”
“陛下何必再提旧事。你要恨,杀了我就是。”
“你想死?”骁冷尧呵然,“我偏不让你死,行刑。”
水牢顶上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水位快速上升。芷兰还没反应过来,已被水没过头顶,她出于本能挣扎,手脚却被沉重铁链束缚。
就在芷兰以为自己快被淹死的时候,水位慢慢下降,新鲜的空气猛地灌回肺叶,她捂着胸口不停咳嗽呕吐。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水位再次上升,芷兰又被溺在冰冷的水潭中。
骁冷尧冷淡地听着芷兰痛苦的声音,没有预想中的爽快,反而像被一双手牢牢抓住心脏,喘不上气。
“皇上,晕过去了。”身后太监轻声跟骁冷尧说道。
“弄醒暗血部队。”
“是……”太监又犹豫地问,“要继续吗?”
骁冷尧思索一会儿说道:“继续。”
是夜,骁冷尧坐在暖殿中,心烦意乱,奏章上的字一个都看不进去。
乳母苏氏进来,端了碗姜丝汤在他案上,黄澄澄的汤汁,碗底沉着细细的姜丝。
“雪夜寒气重,我刚在厨房熬了给皇上。”苏氏看着脚尖说话南宫公主。
骁冷尧粗粝的指腹刮过碗沿:“你来替她说话?
“不敢……”苏氏慌忙跪下。
当年骁冷尧从天寒水牢放出后,芷兰端他嘴边哺他喝下的正是这碗姜丝汤。
那时唇是暖的,手是暖的,汤水是暖的,连泪水都是暖的。
骁冷尧起身往天寒水牢走去。
苏氏在后面叩头:“皇恩浩荡,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骁冷尧走进天寒水牢时候,里面早已空无一人,垂荡的铁镣是无声的讽刺。
牢头看到骁冷尧进来,尽数跪下:“皇上恕罪,荡废妃被太子带走了……”
东宫一片兵荒马乱。
骁冷尧进去时,萧后正在训斥骁祖型尚网,芷兰跪在一旁。
“只是一个女人,皇后何必兴师动众?”骁祖挺直腰杆,跟个大人一样,“远的不说,就说舅舅府中,光歌舞姬妾就有上百人甄继先,我宫中添个人,难道就是大事吗?”
“你是太子,是将来要做皇帝的人!”若不是将来要依仗这个孩童,萧诺言何必这样费心指导,毕竟不是自己的亲骨肉。
“前朝明帝后宫佳丽三千,我难道要做个和尚皇帝?”骁祖不满地顶嘴。
“混账东西!学谁不好?学那个昏君?”骁冷尧站在门口,眼神阴鸷。
房中众人纷纷跪下。
骁冷尧踱步进去:“祖儿,你擅闯水牢,私自带走人犯,可知是什么罪?”
骁祖叩头:“儿臣知罪东吴传攻略,父皇,儿臣本来只想去看看她,她实在可怜,全身是伤,还要受那水刑。儿臣到的时候……”骁祖看看一旁萧后,抿唇说道,“那些牢头欲行不轨,儿臣实在看不下去,才把人带回来的……”
骁冷尧僵住,身后太监匆忙跪下叩头。
“皇上,想是那几个牢头色欲熏心,奴才也不知情,不然定不会让他们做出这种事情。”
“杀。”骁冷尧话音刚落,门外的亲兵进来把太监拖了出去。
萧后冷汗淋漓,双臂抖得没了章法。
“太子擅闯水牢,禁足思过三个月。”
“荡废妃行为不端,挑唆太子,杖一百。”骁冷尧看向芷兰,她的脸孔更是苍白,脸颊上还飘着病态的红晕。
杖一百,怕是要把这个女人打死了吧。
骁冷尧心里生起倦意,死了就死了吧,何必放在眼前,两相生厌。
亲兵过来一左一右架起芷兰的胳膊,她半立着身子,中衣里空空荡荡,已经瘦得不成人形。
“皇后萧氏……”骁冷尧又开口说道李梅火攻。
话未说完,只听“噗通”一声,萧皇后居然晕在地上。
东宫里登时大乱施幼珍。
太医定神把按一会,又复查一遍,才跪在骁冷尧脚边报喜。
芷兰如被一道雷震在眼前,猛地颤了一下,接着又低着头,如个飘荡的幽魂。
满屋跪拜道喜。
骁冷尧抿着唇角,迈步而前韩寿偷香,走过一脸欣喜的萧后,来到芷兰面前。
芷兰已被放跪在地上,她无声地看着眼前明晃晃的绣金龙纹,眼前被水雾遮盖。
当年被放在心窝子里有多甜,如今就有多痛,萧氏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小丫鬟,她贵为皇后,皇后自然是要绵延子嗣的。
“兰儿,为什么你不贺。”骁冷尧的声音带着蛊惑的意味。
芷兰俯撑在地,砖面上的凉气透过单薄的中衣,她几度逼迫自己开口,终归是没发出声音。
“朕问你,为什么不贺?”骁冷尧的声音拔高一度。
芷兰眼前一片模糊,这个她用命去救的男人,她可以远远看他幸福,却怎么可能祝他和别的女人锦瑟和鸣,多子多孙?
“好,你不忿。”骁冷尧继续说道,“荡废妃杖一百,福建之窗太医院随侍,若打死了,随侍太医同罪。刑后罚入皇后宫中为奴筱田建市。”
她要倔,那就让她天天看着,看那孩子出生,看萧氏承了本该她的一切,让她悔,让她恨,就是不让她死。
芷兰养了大半年,刚能下地就被亲兵拖进桃夭宫。
桃夭宫是皇后行宫,她住在东南处若华殿,芷兰以奴婢身份进去,住西北角最破落的屋子,伺候下等宫女。
下等宫女干的都是粗活,回屋脱了一身臭汗的衣服就扔给芷兰,芷兰除了干自己的活还要帮她们洗衣服,伺候她们沐浴洗脚,一天下来连睡觉时间都没有。
这日晚上,芷兰蹲在地上浣洗衣物,看到东南处灯火通明,知道是骁冷尧来了。
许是月光皎明,芷兰忘了贱婢不得靠近若华殿这一禁令,她偷偷从屋檐下暗处往那亮光跑去。
若华殿繁花正盛,雕梁画栋,金碧辉煌。骁冷尧与萧诺言并排坐着,戏台上几个水嫩嫩的伶官在咿咿呀呀地唱。
芷兰想起自己曾也学过一段时间的戏,唱到一半就被圈进怀中。
“站着就让人心痒,再耍些身段是想让我立时办了你?”低沉撩人的情话还盘在脑中,眼前已是物是人非。
变的也只能是她,骁冷尧还是一如既往地英挺俊朗,他是她心里的英雄,杀伐果决却也情意绵绵。
萧诺言约摸是累了,起身告退,站起时,歪了歪身子,软软靠进骁冷尧怀中。
骁冷尧扶她进了若华殿。
芷兰全身被抽空一样,她低头看自己破败不堪的模样,自嘲地笑。
藏在心里那些珍贵,为什么还要故意让现实砸条缝呢。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骁冷尧会是别人的,可如今看来,这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芷兰垂头丧气回自己屋子,在半道上被几个亲兵拦住。
芷兰吓得跪在地上,全身发抖。
亲兵扣起芷兰下颚,笑了起来:“我当是哪里来的小丫头,原来是兰妃娘娘。”
能认出她是兰妃的应该就是前朝改编来的亲兵。
“听闻兰妃娘娘舞技了得,今个儿是中秋,娘娘给我们跳一曲助助兴如何?”
原来今天是中秋,在这宫里耗磨得日子都不记得了。
“娘娘如果不跳,我们只能把娘娘送去皇后面前,贱婢不得靠近若华殿的规矩娘娘也是懂的。”
在亲兵们的哄笑声中,芷兰流着泪点头。
亲兵把芷兰带到一处庭阁,那边已经摆了不少酒水佳肴。
亲兵逼着芷兰喝了不少酒,让她去庭阁前的假山上跳舞。
酒劲一阵阵往芷兰头顶涌去,她面色酡红,脚步虚浮,偏偏这样跳出的舞如白衣素水,仙人翩鸿。
芷兰在月下舞起,美酒让她忘却今时今日,仿佛又回到将军府那段缠绵缱绻的日子苏通卡,无丝竹之音,她便高声吟唱,在白亮月下,旋转含腰,口鼻中满是桂花的香甜。
亭阁中亲兵们的嚣叫喧闹渐渐远去,芷兰在朦胧中仿佛看到骁冷尧越走越近,他没穿那讨厌的明黄袍子,只是一身黑色常服,他还是她的将军,他不是皇帝。
芷兰踮脚飞进他的怀中,浓郁的麝香气味,让她像猫一样在他胸口磨蹭。
“我有些渴。”她撒娇。
“如何?”
芷兰没想到幻觉还会有回应,抬头睁大水汽朦胧的眸子,以手抚过刀削斧凿般的下颚角。这酒真是好东西,梦都能做那么真。
樱粉色的唇不管不顾地压覆在他的唇上。
“将军给兰儿渡点水就是。”
真是梦中才能这样肆意妄为啊。
“兰儿,你真不枉朕赐你的号啊。”骁冷尧扯开芷兰巴在自己身上的小手,把她狠狠丢在地上。
未完待续
骁冷尧会对芷兰做些什么?他会替她杀了这些羞辱她的士兵吗?
找书请点击 菜单栏——最近阅读——往期推荐
标签:
苏拉文雅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