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药材公司为什么男票在酒店比在家更卖力?-良品女人

2019年04月02日   admin   47人浏览   0人评论
为什么男票在酒店比在家更卖力?-良品女人

早晨。
微光透过纯白的窗纱洒落。
地上衣物散落。
床~上,一片狼籍。
薄薄的被子下,一副光裸婀娜的娇躯,肤如凝脂,好一幅睡美人的画面。
哗哗哗……
水声传来。
浴室门没关。
男人站在莲蓬头下,享受着热水的洗礼。
白茫茫的水花洒落。
水珠顺着肩膀、裸~背、劲腰淌下,没入完美的人鱼线……
白雾中,看不太清他的五官,但完美的轮廓、狷狂野性的气息,投射出强大的气场,俊美得让人心惊!
床~上。
女人微微蹙了下眉,被水声吵醒,目光投向浴室,妖媚一笑。
裹着薄薄的男性衬衫,来到门口。
“叩叩……”
礼貌地轻敲,女人声音如黄莺般甜美,“上官少爷,我可以进去吗?”
男人动作微微一顿,没有说话。
不吱声,就是同意喽!
女人妖娆一笑,款步进入。
纤细的臂,从背后,圈住男人的腰,柔弱无骨的手轻划,意思很明显了……
男人黑眸冷寂,丝毫不为所动。
女人失落,不敢再有下一步,缓缓地抽手。
忽然手腕一紧,被狠狠的推到墙壁上!
男人危险的气息,猛然压下!
女人水蛇腰一扭,整个人贴了了上去,销魂蚀骨地在他耳畔轻唤,“上官少爷……”
柔软无骨的手,滑向某处……
男人冷寂的瞳,终于有了一丝丝松动。
女人得意一笑,长腿勾了上去。
身体完全地契合,心跳贴着心跳,气息互融……
暧~昧的喘息声萦绕、女人的娇~吟那么甜蜜,任何男人都忍不住沉迷、失控。
男人结实的大掌,抚上引人犯罪的长腿……
手底的紧致滑腻触感,令大手的主人很满意。
“上官少爷,你真坏……”女人娇慵的抱怨,身体却不停地贴上去。
“坏?”男人挑眉,低沉的嗓音极力魅力,带着微微的嘲讽,“你的身体,可不是这样说的。”
铃铃铃……
铃声穿破空气窑街吧,急促地响起来。
“少爷,老爷的电话。”管家在门口欠身,双手奉上手机。
男人冷淡地扫了一眼,目光重新移回来,扣住女人的纤腰,挺身、侵入。
女人嘤~吟一声,头往后仰,紧紧地抓着男人的手臂,指甲陷入。
玉股雪肤翻浪,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催~情药。
男人下颚绷紧,呼吸终于急促了起来,身体狂野地驾驭。
“上官少爷……嗯……”女人双颊被情~欲绷得通红,不停地发出无助的呻~吟。
热气氤氲的浴室,瞬间被情~欲染红……
管家在门口欠着身麦秋成,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
浴室里的激烈交~欢,在一个男性低沉的闷哼声中结束。
男人闭着眼睛喘~息,俊脸微微地发红,推开了女人的身体。
女人却意犹未尽,贪婪地环住了男人的劲腰。
男人冰瞳一冷!
女人全身发凉,所有的热情,在那一瞬间,都冷却了,畏惧地退开。
男人抓起浴巾围上腰间,走出浴室。
高大的身体,陷进黑色天鹅绒进沙发,翻开雪茄盒子。
嚓——
幽蓝色的闪起。
男人冷冷地吐出一口烟雾,“问他要干什么。”
“是。”管家点头,到一边去接电话。
两分钟后挂断,回到男人的面前,“少爷,老爷让你回去一趟,说有事。”
有事?
上官熠然冷冷地扬唇。
老头找他能有什么事?
无非就是让自己早早结婚,生个孙子给他玩。
可惜,上官熠然目前的人生计划里,还没有结婚这一项。
上官熠然蹙眉,深深地不耐,“告诉他,我的人生不需要他插手。”
“少爷。”管家停顿了一顿,“老爷说,少爷生日之前,若还是找不到心爱的女人定下来,生下上官家下一代的话,就取消少爷的继承权。”
砰!
一拳狠狠地砸在桌上,入木三分!
四周的温度,猛然下降了好几度。
上官熠然狠狠地握着拳,俊颜森冷。
先前,上官经秋怎么烦,上官熠然都不会动怒,毕竟是老子。
但这次……
取消继承权。
上官经秋实在过分了!
一片死寂。
呼吸和心跳的声音千龙湖,都一清二楚。
管家冷汗涔涔,不敢吱声。
妖娆女郎也被吓到了,脸色莲莲地发白。
气氛十分的阴冷。
这么分僵滞下去,也不是办法。
总要有人破冰。
管家瞥了女人一眼。
女人胸口发颤,根本不敢靠近。
然而上官熠然妖艳的气息蛊惑着,明明让人畏惧,却又忍不住想接近。
深吸口气,女郎壮着胆子从浴室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吗,上官少爷这么生气?”女人横着心偎向上官熠然,声音蚀骨。
水蛇般的手,轻划着上官熠然完美的俊颜,却融化不了他紧绷悍戾的下颚线条。
幽深的双瞳,一片孤幽的冷寂。
此时的上官熠然,和昨晚完全不同,凛冽肃杀,一个呼吸,都足以让人窒息。
女人胸口发寒,不敢逗留,起身,飞快地穿上衣服离开了。
长达一分钟的安静。
管家发颤地打破沉静,“少爷,现在怎么办?”
上官熠然一语不发,黑眸泼了墨般幽深。
“少爷,要不,先找个女人协议结婚,唬弄过去?”
“你以为老头是谁?”随随便便找一个女人,就能把在商场无往不利几十年的男人骗过去?
“那……怎么办?距离少爷生日,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了……”
长眸冷冷一眯,上官熠然吐出一口白雾,“查查简莲莲的下落。”
简莲莲?
三年前意外玷污了少爷清白的女人?
管家一愣,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怎么?有问题死魂曲?”上官熠然扬眉,烟雾在指间萦绕。
“不是……”管家停顿了下,“属下只是觉得……”
“如何?”
“没……没什么……属下立刻去查简莲莲的下落!”管家退下。
上官熠然起身,来到阳台。
一整面落地窗,映着S市繁荣的灯火。
黑冷的视线穿透空气,落向远方。
眼前,闪过一张畏畏缩缩的脸,坚毅俊雅的面容,瞬间冰硬了下来。
雪茄狠狠地摁灭。
简莲莲。
如果不是老头突然提出那样的要求,上官熠然这辈子都不会再找那个女人!
“啪——”
简莲莲正在倒水,忽然心狠狠一跳,杯子摔落,一地的碎片,水流得到处都是。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了过来。
同事方芷云被吓到,怔在那里好半晌,才回神,“莲莲?你怎么了?没事吧?”
“啊?”简莲莲滞了下,回过神来,“没事……”
“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简莲莲摇头,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眼皮突然就狂跳起来,强烈的不祥预感,脊背一阵阵寒意。
是少凌在老师那里出事了吗?
应该不是。
要是有事,丁以琳会打电话给自己的。
如果不是少凌那边有事,她突如其来的寒意,是怎么回事?
简莲莲娥眉轻轻地蹙了起来。
脑中白光一闪,忽然掠过一张俊逸的脸。
利落的短发、完美的轮廓、深邃的五官、坚毅紧绷的下颚……有着西方人五官深刻的特点,又有东方人神秘的气息。
漆黑如墨的眼神,仿佛深海,冰冷的旋涡,吞噬一切的震慑。
黑色的翅膀,仿佛从地狱中走来……
简莲莲狠狠一震!
脸色莲莲泛白。
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她为什么会想起三年前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的男人,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吗?
“莲莲,你的脸色怎么突然这么难看?是不是真的不舒服?不舒服的话,就请假回去休息吧,这几天,没关系的。”
“啊?我没……”简莲莲回过神来,本来想说没事,但眼皮却跳个不停,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想到在丁以琳那边的儿子,简莲莲没有心思工作了。
听了方芷云的建议,办理了请假。
打着电话走出电梯,简莲莲急匆匆地跑到车站,赶着去丁以琳家里见儿子。
忽然,一辆熟悉的黑色迈巴赫,进入简莲莲的视线。
车窗是降下来的。
车内,熟翻而凌厉的身影,靠着软椅,薄唇缓缓地勾起,形成似笑非笑的邪佞弧度。
上官熠然!
简莲莲万万没有想到,方才从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男人,竟然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该死!
她今天走了什么倒霉运,忽然想起三年没有想起的男人也就罢了,居然还在路上碰到他!
上官熠然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来做什么?
难道……上官熠然知道了少凌的存在,来抢人的?
简莲莲心狠狠地抽紧,身形一闪,迅速地躲起来,心“怦怦怦……”地狂跳,祈祷上官熠然没有看到自己。
惊恐中。
车门凌厉打开。
长腿跨出。
男人薄唇冷冷扬起,朝简莲莲的方向走来。
简莲莲缩在角落里,整个身体都在打颤。
上官熠然脚步轻缓,似乎并不着急,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看来只是巧合。
上官熠然只是正巧路过这里,并不是来逮她的。
简莲莲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脊背一片冷汗,整个人放松下来。
突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简莲莲狠狠一震,差一点跳起来。
从包里拿出手机,赶紧按静音,免得引来注意。
看了看,发现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号码。
以为是广告电话,简莲莲没有接。
可是铃声却响个不停……
怕被上官熠然听到,简莲莲只能接起。
还未来得及开口。
魔魅般的低沉嗓音,就先在耳边响起,“打算在阴暗的角落里躲多久?”
这声音……
简莲莲心猛然抽紧!
近三十秒的僵硬后,简莲莲才极慢地动作,一点一点,抬起头来。
温暖的阳光下。
上官熠然冷冷地站在面前。
背着光,五官完全隐在阴影当中,简莲莲看不清楚他脸上的神情,只能感觉到,他幽深的黑眸,格外冰厉。
啪!
手机掉了。
简莲莲骇然地瞪大了双眼,脸色一下子刷白!
“你——”
“看到我很惊讶?”仿佛地狱走来的恶魔,上官熠然凉薄的唇莲莲上扬,扬着淡淡的笑意,笑意却未达眼底。
“……”
“在这里谈?”冰硬的嗓音,和他的表情一样冷。
简莲莲滞了下,回过神来,环视四周——
这里离她的公司很近,来来往往都是熟人,随时有可能被认出来。
简莲莲不想惹麻烦,当机立断,“不,换个地方。”
嘲讽地扬唇,上官熠然合上手机,转身。
简莲莲没有马上跟上去。
而是站在原处,等上官熠然上车之后,才弯腰捡起手机,是避开人群,走小路。
迈巴赫缓缓地跟着。
车窗是打上的,防爆膜遮掩了一切,没有人看到车内的一切,更没人知道,车里的人,是上官熠然,在S市权力滔天。
简莲莲慢吞吞地在路上走,好几次,都想溜。
最终,还是留下了。
上官熠然连她上班的地址都查得到,查到她住在哪里,是迟早的事。
三年前,她和上官熠然相处过一段时间,他是个非常记仇的人。
今天她若是跑了,下次被逮到,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简莲莲握了握拳,走到一个没人的转角停下。
迈巴赫缓缓地驶过来,在她的面前停下。
车门打开。
简莲莲左右探了探,确定附近没有熟悉的人,飞快地闪进车里。
“请问上官少爷找我什么事?”一上车,简莲莲就直接问了。
她希望速速弄清楚上官熠然的目的,然后把事情解决了。
然后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在街上碰到了也当不认识对方。
上官熠然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挥手。波力斯卡
司机立刻明白过来,车子调了个头,朝车水马龙的大路驶去。
简莲莲蹙眉:都专程找上门了,又不说话,这男人什么意思?
“上官少爷?”
“我没有在车上谈事情的习惯。”上官熠然声音极淡,连看都没看简莲莲一眼。
“……”谈个话而已,哪来那么多讲究,赶紧把话说清楚就行了啊。
简莲莲的话到嘴边,差一点脱口而出。
想到此时的形势,硬生生地忍住。
一片死寂,呼吸和心跳声都一清二楚。
强烈的低气压。
简莲莲往角落靠了靠,和上官熠然拉开距离。
啪——
动作太大,包包掉了。
简莲莲弯腰去捡。
结果太慌乱了,没抓稳,包包脱离,掉在车上,东西洒落,滚得到处都是。
手机、记事本、护手霜、钥匙、唇膏……
还有……一枚戒指。
火红色的钻石闪闪发亮,完美无瑕。
简莲莲胸口一震:那是……牧野送的订婚戒指,她舍不得丢,一直收在包里,随身携带。
目光朝上官熠然扫去,他目视前方,根本连视线都没弯过来一下。
吁了口气,简莲莲快速地把东西捡起。
忽然,手腕一紧。
上官熠然冰冷的气息压过来。
下一秒,简莲莲的手空了。
上官熠然盯着戒指,黑眸冷硬如冰。
“还给我!”简莲莲扑过去抢。
上官熠然一只手挡住,“旧情人送的?”
“与你无关!把东西还我!”简莲莲愤怒地红了眼。
相较于简莲莲的激动,福建省药材公司上官熠然显得如此凉薄:“这么激动,看来的确是旧情人送的。”
“还给我!”
简莲莲几次想抢夺,没有一次成功。
上官熠然的力气很大,简莲莲根本连近他身都不行,更何况是抢东西。
“上官熠然,把东西还给我!”
没有回应。
上官熠然直接打开了车窗。
简莲莲惊恐地瞪大双眼,“上官熠然,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乱动我的东西,否则——”
他要是敢把她珍视的东西丢了,她就跟他拼命!
“否则如何?”凉薄的唇不屑轻扬,戒指直接扔了出去。
简莲莲狠狠一震,脸上的血色褪尽!
僵硬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尖锐地大喊,“停车!”
没人理会她。
车子飞速向前行驶。
“上官熠然,我叫你停车!停车听到没有!”
沉默以对。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简莲莲突然挣脱了上官熠然的钳制,掐住了他的脖子,“上官熠然!叫他停车!”
上官熠然的黑眸凝成寒霜,“女人,你找死?”
“叫他停车!不然我掐死你!”为了牧野留给她唯一的戒指,简莲莲霍出去了,管不了上官熠然是谁。
现在的她,只想让车子停下来!
上官熠然俊脸涨红,神情却不动如山,根本没有叫司机停车的准备。
车子不断地往前飞驰,离丢戒指的地方越来越远……
“上官熠然,我真的会掐死你!”简莲微大喊。
上官熠然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动,仿佛没有听到简莲莲的话。
这个浑蛋!
他料定了自己不敢动手是吗?
简莲莲咬牙,忽然松手,朝司机扑过去。
她的动作太突然了,司机根本没来得及反应,方向盘疾转,狠狠地踩下刹车!
吱——
轮胎发出尖锐的声音,车子煞在路肩。
砰!
全部人向前倾,又重重地向后倒。
余震中艾西瓦娅雷。
简莲莲打开车门冲下去,不顾一切地往回奔跑。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
找到戒指!
那是牧野唯一留给她的东西!
十米宽的大路,两边都是海,要找一枚戒指张均宁,谈何容易?
四周都找遍了,连海边,简莲莲都爬下去找了,一无所获。
简莲莲不死心,反反复复地寻找。
几个小时,仍是一无所获。
简莲莲终于停止了动作,陷入了深深地绝望。
没有了。
她和牧野之间唯一的联系,就这样没了……
这是上天要她不要再心存念想,认清事实,明白和牧野之间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吗?
简莲莲凄笑一声,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她双腿一软,缓缓地滑坐到地上。
她的心好痛,胸口千万把刀割着那样难受,撕裂。
海风呼啸。
简莲莲雕像般坐着,一动也不动。
眼中心如死灰的枯槁。
迈巴赫旁。
上官熠然冷冷地站着,头发和衣服向后狂舞。
长眸微微地眯着,一片冰意,没有任何的感情。
简莲莲的难过,在他的眼里,显得毫无意义,甚至是可笑的。
迈开长腿,几个大步上前,来到简莲莲的身边。
简莲莲失神地坐着,整个人都陷在悲痛的情绪中,根本没有发现有人接近。
忽然手腕一紧,整个人被提了起来,往前拖。
她甚至没来得及回神,就被粗鲁地塞进了车里。
上官熠然随后上车。
砰——
车门狠狠地甩上,整个世界都在震动。
下一秒,司机发动引擎。
车子再一次疾速前行,往某个方向驶去。
简莲莲木然地坐着,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不能有任何的反应。
只有心,刀割一样难受……
窗外,风景不断地后退。
突然,几幢熟悉的建筑进入简莲莲的眼帘。
她一怔,总觉得,这方向很熟悉?
下一秒,简莲莲倏然瞪大了双眼——
是她家附近!
上官熠然的车子为什么会往这里开?
他连自己住哪里都查到了?
那少凌的事……上官熠然是不是也知道了?
他今天,是来和自己抢儿子的?
想到这里,简莲莲仿佛被丢进冰天雪地里,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已经顾不上伤心失去戒指的事!
一个凌厉的刹车,迈巴赫停下。
司机打恭恭敬敬地打开车门。
上官熠然扫了简莲莲一眼,下车。
简莲莲坐在角落,整颗心都在发慌剩男相亲记!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刚刚才失去心爱的男人送的信物,现在,上官熠然又有可能是来和她抢唯一的宝贝……
绝不能连孩子都失去!
简莲莲狠狠地握拳,心中只有这个念头。
“需要我亲自请你下来?”魔魅般的声音,响在耳边。
简莲莲狠狠一震,抬头。
上官熠然高大的身躯立在车旁,森冷阴沉的眼神。
简莲莲心下一凛,不安地下了车。
上官熠然转身,稳步朝面前老旧的公寓走去,连看都没看简莲莲一眼。
简莲莲在原地怔了好一会儿,才匆匆地跟上。
简莲莲住的是一幢八层的老式公寓。
发黄的墙壁,锈迹斑斑的楼梯扶手,阴暗的光线,以及浓浓的霉味……
上官熠然嫌恶:“这种地方,倒是挺适合你的身份。”
简莲莲听到了,心里很不高兴。
她承认这个地方环境是有点不好,但那也是她花钱租来的,和儿子住了三年的地方,上官熠然凭什么摆大少爷架子,一副轻蔑的样子。
他以为谁都像他一样,含着金汤匙、一出生就站在食物链顶端,什么都不用愁吗?
简莲莲握拳,真想把他轰走!
想到这男人在S市可怕权势,硬生生忍下。
深吸口气,把门打开。
上官熠然连招呼都没打,径直走进去。
管家随后跟入。
简莲莲努力地想着,想着要怎么应付上官熠然。
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上官熠然离开后,她马上收拾东西,带着儿子离开,永远不再踏入S市!
上官熠然已经查到她工作的地方和家庭地址。
少凌的事迟早也会曝光。
她必须在事情曝光,孩子被抢之前离开这里!
简莲莲深吸了口气,“上官少爷突然来访,有事吗?”
上官熠然没有回应,打量着四周——
房子很小,只有一室一厅,厨房在角落,一个人站过去都嫌挤,双人小沙发占去了客厅大半的空间。
本来就很小的房子,同时挤进来三个人,显得更小了。
“这种地方,倒是挺适合你的身份。”上官熠然轻视地扬了扬唇,目光落在蓝色的布艺沙发上。
管家立刻会意过来,掏出白布,将沙发里里外外擦拭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脏东西,“少爷,可以坐了。”
自己细心布置的家,被这样的轻蔑,简莲莲有种被污辱的感觉。
她忍耐着脾气,“上官少爷现在可以说,找我什么事了吗?”
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先弄清楚上官熠然的目的,想出应付的方法才是主要的。
上官熠然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还是没有说话,目光冷淡。
简莲莲握了握拳,实在不懂这男人想做什么了。
找上门来,却一句话也不说。
他不会只是来看看自己过得怎么样吧?
简莲莲才不相信,恶魔般的上官熠然会有那么好心。
一片死寂。
就在简莲莲以为,上官熠然打算这样天长地久地沉默下去的时候,他终于开了口。
“孩子呢?”
简莲莲胸口一震。
上官熠然果真的是冲着孩子来的!
心“怦怦怦……”地狂跳起来,猜测着,他有没有查出孩子的事。
应该……没有吧。
她平时工作很忙,孩子都是寄在丁以琳那边,只有周末的时候,会接回来。
三年来,简莲莲为了躲牧野,根本不与任何人交往,也尽量地避免带孩子出门,每次都是偷偷摸摸的。
以至于住在隔壁的邻居,到现在,都不知道她有孩子。
她藏得这么紧,上官熠然应该查不到的。
简莲莲暗暗吐纳一番,极力地维持着冷静张又侠的父亲,故作不知的表情。
然而,声音却干巴巴的,“什么……孩子?”
阴厉的黑瞳,猛地迸射过来,可怕的冰寒,“简莲莲,你在跟本少爷装傻?”
简莲莲心中一凛,“我真的不知道上官少爷什么意思……”
该死!
他查出来了吗?
孩子的事……
简莲莲紧握着拳头,手心全是冷汗,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
要不停地吐纳,才能够保持冷静,不让自己在上官熠然的面前慌乱。
“三年前那个孩子。”上官熠然冷声,目光在狭小的房子里横扫,没有发现任何小孩的东西。
她没有把小孩生下来?
瞳孔猛然紧缩!
简莲莲胸口重重一震,下意识地微缩。
怕上官熠然看出她的情绪,连忙深呼吸,稳住。
忽然,下颚被狠狠地握住。
上官熠然逼过来。
他靠得极近,简莲莲甚至能够闻到,他身上传来的淡淡烟草味,混和着男性阳刚的味道……
“当年那个孩子在哪里?为什么不在?”
上官熠然每说一句话,手上的力道就加重一分。
好痛超级女巡按!
简莲莲感觉自己的下颚快要被捏碎了。
挣扎着,想要摆脱。
无奈,力气没有上官熠然大,紧紧地箍着,根本动不了。
简莲莲眼眶都红了,“放开……”
“孩子在哪里?”
“痛……”
“回答!孩子在哪里?”上官熠然狠狠地抬起她的下颚,让他直视自己。
“好痛……”简莲莲眼泪滑落,用尽全力的力气,终于掰开他的手,“你一直抓着,我怎么说?”
“现在可以说了?”上官熠然森冷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
简莲莲揉着发痛的下巴,脑子飞快地转动——
不可能告诉上官熠然,孩子在哪里,他会把孩子抢走!
深吸口气,断断续续地开口,“孩子……发生了意外……没有保住……”
上官熠然目光冷厉如箭,“你敢骗我?”
当年她离开上官家时,肚子里的孩子快足月,马上就要出生了,怎么可能保不住?
这女人,分明是在隐瞒事实!
“我没有骗你。”简莲莲极力地想要保持冷静,“医生说,孩子脐带绕颈,生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呼吸……”
怕上官熠然不信,简莲莲补了一句,“不信的话洪水风暴,你可以去查,我当年是在市医院生产的,那里有病历记录……”
简莲莲当年的确是在市医院生产的,市医院里,也有她的病历记录,但却不是孩子脐带绕劲,而是平安产下孩子的纪录。
她在骗上官熠然。
也希望,能够骗过上官熠然。
上官熠然眯眼,目光紧紧地盯着她,“这么有把握,医院方面打点过了?”
“上官少爷过奖了,就凭我一个名不经传的小角色,怎么可能收买得了医院?”
“是么?”上官熠然冷哼,没忘记当年,简莲莲是带着一大笔钱离开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
她敢这么笃定地让自己去查,说明肯定事先打点过。
就算查,也不会有结果。
上官熠然一向不浪费时间,做无意义的事海蒂克鲁姆。
“是的。”简莲莲点头。
上官熠然面无表情,黑眸忽暗忽明,看不出心底真实的想法。
死寂。
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本以为,能从简莲莲这里,要回三年前那个孩子,应付上官经秋。
没想到,那孩子居然已经不在人世……
上官熠然拳头一点一点收紧,骨骼磨擦的声音……
四周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简莲莲蹙眉,不懂上官熠然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难不成……上官熠然对那个孩子有感情?
怎么可能?!
他要是真对孩子有感情,三年前就不会让她挺着大肚子离开,更不可能三年了都不闻不问。
他残暴冷酷,根本就没有心。
一个没心的人,怎么会有感情?
一定是上官熠然遇到了什么事,需要这个孩子吧。
简莲莲在心底冷笑。
上官熠然扬手。
管家立刻会意过来,将一个文件夹,放在桌上。
简莲莲,“这?”
“简小姐打开看看就知道了。”管家面无表情地说。
简莲莲狐疑拿起来拆开。
文件很厚。
大概有二三十页。
简莲莲没心情看全,简单地浏览了下。
是一份婚前协议。
她和上官熠然结婚的婚前协议。
协议中说明,她要和上官熠然结婚。
娥眉深深地蹙了起来,“我不明白,上官少爷什么意思。”
她已经说过,孩子没了,他还甩给自己一份契约……?
一只笔放到简莲莲的面前。
上官熠然冷淡低沉的嗓音,“把它签了。”
“上官少爷,孩子已经没了。”简莲莲提醒他。
“我说过是来找你要孩子的么?”
事实上,上官熠然的确是来要孩子的。
不过现在孩子没了,上官熠然只能退而求其次,把简莲莲带回去应付上官经秋提出的要求——
平常的女人骗不了上官经秋。
但简莲莲不同。
她曾经是他孩子的母亲,上官经秋、甚至是整个上官家,都知道这件事。
带她回去,比任何女人,都有说服力。
简莲莲愣住。
上官熠然掐着她的下颚,几乎要把她的下巴捏碎孟津一高,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摆明了就是来抢孩子的啊。
可现在,他又说不是来找自己要孩子的?
而且,还让她签契约结婚。
态度如此强硬。
简莲莲真的不懂了。
上官熠然在玩什么把戏?
简莲莲不会签的。
三年前,她费了好大的劲,隐藏自己真实的性格,装得跟小白兔一样,才终于摆脱了这个男人。
现在,怎么可能再傻呼呼地回那种冰冷的地方,过那种完全没有自我,木偶一样的生活?
“不好意思,我暂时还不想结婚,上官少爷找别人吧。”简莲莲把合约推了回去。
上官熠然脸色倏冷,阴鸷到了极点,“你敢拒绝?”
从来没有人,敢拒绝他的要求!
三年前的她也是如此,乖乖地签了他给的契约!
虽然最后,两人并没有结成婚。
但在上官家那段日子,简莲莲从不敢对他的话,有任何反驳,言听计从!
如今,竟敢当面拒绝。
是翅膀长硬了?
冰冷一哼,上官熠然薄唇邪肆地扬起,似笑非笑。
简莲莲被他笑得头皮发麻,“你……笑什么?”
上官熠然没有回答,俊脸却很冷。
扬手。
管家送上一叠资料到简莲莲的面前。
简莲莲以为又是另一份契约,没接。
她不接,管家就一直九十度弯腰递着。
上官熠然神情冷淡,仿佛一切与他无关,就算管家手断了、腰闪了,都无所谓。
管家已经五十多岁了,简莲莲实在不忍心让他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只能伸手,把东西接了过来。
简莲莲将资料握在手里,并没有看。
既然不会签,就没有看的必要。
三年前受制于人,是因为那时意外有了孩子。
而且,上官熠然还拿酒后失~身的事威胁自己,若是她不签合约,就告诉牧野,他们之间的关系。
简莲莲迫于无奈,才签了契约。
如今孩子已经悄悄地生下来,和牧野也已经失去联络多年,简莲莲再没有把柄在上官熠然的手里了。
她不需要再害怕,也不需要再有任何的忌讳绝恋十六年。
上官熠然已经威胁不到她了。
由于有字数限制,只能更新到这,喜欢的小伙伴可以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添加微信公众号后,输入【强婚】,点击链接后,选择目录从第四章继续阅读。

标签:
苏拉文雅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