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辰为什么短发的女人不能招惹?-午文弄墨

2015年01月24日   admin   80人浏览   0人评论
为什么短发的女人不能招惹?-午文弄墨
S市特殊犯人处置中心。
一辆飙至150迈,挂着特勤总队标志的车辆,很漂亮的一个甩尾,就直接停在了门禁前。
“什么人?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是不是想进来坐个一年半载?赵雷画
一个身材高挑,一脸正气的美女直接就伸出车窗,拿出了一份红头文件对着门禁的安保人员急切的冷喝道。
“特勤总队办事!有重大严重事件,赶紧叫你们中心的上级给我叫出来!”
刚才气焰嚣张的门禁,此时一看到了特勤总队的标志,立即就慌张的向上汇报了情况。
很快,不到两分钟,中心主任和一众高层就急急忙忙的从办公楼里跑了下来。
当听完李姿简略的讲解情况后,主任等一众高层也是知道要出大事了。?
特事特办,主任也不是一个冥顽不化,只会照章办事的蠢人,一听到李姿的要求,就立马满头大汗的带着她来到了这所特殊监狱的最深处。
“李特勤,你如果你一定要把他带出去,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啊。”
“我们这个特殊的密室就连地面都铺了铁皮,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居然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活生生的撬开一块铁皮,然后直接拿这块铁皮把五米多厚的水泥墙给挖了四米多,要不是我们发现得早,现在他都不知道在哪里逍遥了!”
“不用你说,这犯人是我接手的,我当然知道他有什么本事!”
走到密室那三层铁门前,李姿听到了里面传出了一阵阵销魂的声响,于是好奇的她,立即就打开了铁窗口,想看这个传说中的人物现在到底在干什么。
“噢!玛丽莲露!”
“噢!王祖贤!”
“噢!苍老师!”
……
“咦?送饭了?等我打完再送过来,大概一个小时吧,记得给我加两个蛋补充一下营养!”
这个全身无处不透露着霸气与杀起的健硕男人,感觉到密室的窗口被打开,连头都不回,就直接像对下人一般的随意吩咐了起来。
“啪!”
李姿虽然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但是也至少知道这个男人的做着全世界最屌丝的事情。
“萧义,停止你那愚蠢的行为,我现在需要你替我们办一件事!”
“啪!”
不到10秒,密室的窗口再次打开,萧义看到牢房外的这个美女,正是之前交接自己的特勤,顿时就语气不善了起来。
“呵呵,帮忙?美女特勤居然要我帮忙?除了你现在空虚寂寞冷,急需帅哥这个忙之外,身为罪犯的我,实在想不到我能帮你什么?”
随着这声略显轻佻的声音响起,这个男人的脸庞,也再次出现在了李姿的眼中。
一张刚毅但又不失邪气的苍白脸庞,跟三年前李姿第一次交接他的时候,一模一样,唯一可能不同的是,三年前,他的皮肤黝黑,三年后,他的皮肤苍白!
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李姿冷冷的喝道。
“萧义,三年了,难道你不想出去?”
“废话!”
“那你跟我走吧!”
当三重密室门被打开,早已待命在旁的保卫们毫不犹豫就一拥而上,动作快速且粗鲁的就想给萧义铐上钛合金手铐。
“喂喂喂,你们不是让我帮忙吗?难道这是叫人帮忙的态度吗?”
萧义没有任何反抗,之所以开口讽刺,只不过对于这些人的过分紧张,感觉到不屑罢了。
在萧义的配合之下敦肃皇贵妃,李姿就和狱警们押解着萧义,朝着特勤总队,狂飙而去。
与此同时,特勤总队的会议室中,陈兵正在和一些不明真相的特勤队员讲解着萧义的来历。
“萧义,全球雇佣兵排行榜中排行第3,其带领的雇佣兵团龙义在全球上也是享誉恶名。”
“按照常理来说,这样的SSS级危险人物肯定是手段通天,别说是逮捕了,像我们区区的市特勤队,连见他的一面都可能是个奢望。”
“详细原因,身为队长的我,也是不甚了解,只知道国际刑警移交萧义的时候,跟我们说过他是在非洲执行任务时,莫名的就被国际刑警逮捕了。”
说完这一番简历,陈兵就将萧义的照片派发给了在会议室里的所有特权队员。
只见这一张打印在A4纸上的黑白照片,是一个身穿迷彩服的健硕男人,他轻佻的吊着一根红塔山,似乎对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感觉到不屑。
“队长,这个就是萧义吗?看起来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特勤队里,看起来比他能打的,那也太多太多了。”
“唉,你们不懂的……”
陈兵叹了一口气,就沉默了起来。
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将萧义放出来,到底是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嘭!”
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李姿直接就带着被紧铐着的萧义走了进来。
瞬间,会议室的所有特勤人员都将目光聚集在了这个一脸邪笑的男人身上夏侯琪誉。
“萧义,你还记不记得我?”
陈兵在这个时候,不想得罪萧义,于是也挥了下手,让部下给萧义般了一张椅子、
“呵呵,那能忘记啊,你是陈兵,你女儿叫陈桐,今年应该上大一了吧,啧啧啧,18岁啊,这不就是含苞待放,正待开发的年龄嘛!”
萧义邪笑的坐在椅子上,就欣赏起陈兵那扭曲的脸部肌肉。
“别想威胁我,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如果你帮了我们这次,我可以将你的无期徒刑改为二十年,你觉得如何?”
“老陈啊,我觉得还是我那密室舒服,你还是把我送回去吧!”
“十年!最多减到十年!”
“老陈啊,啧啧啧,你这张椅子真不舒服啊,还没我在密室里的那张固定铁床坐的舒服紫辰。”
“五年!最多最多减到五年!”
“什么?你还要留我吃午饭?不了不了,我还是觉得密室里的饭好吃,今天我可是让保卫给我加两个鸡蛋的呢。”
“日!只要这次你成功了,我们就放你自由!这样你还满不满意!!”
陈兵如果不是有求于萧义,肯定一枪就将他给毙了!
“呵呵,这才是让人办事的态度嘛,说吧,找本大爷有何贵干啊易读小说网?”
萧义一边邪笑,一边光明正大的将刚挖出来的鼻翔抹到了特勤队的椅子上。
“十二个悍匪,现在绑架了金鼎集团的总裁杨依云,还要了赎金100亿美金,限定时间现在还有20分钟不到,如果到时候还没交赎金的话,他们就要炸掉金鼎大厦!”
时间紧急,陈兵将这次所需要的提供的信息,一口气就完完整整的告知了萧义。
“哇塞,牛逼啊,我以前带领我的团队,拼死拼活都没存下几个亿,这些不知道那跑出来的土冒竟然张嘴就是100亿美金?你们怎么不去买些天地银行出版的美金送给这些土冒呢?”
萧义说着说着就走到了陈兵的桌前,毫不客气的拿起了那包大熊猫,点了一根,就悠哉悠哉的抽了起来。
此时,整个会议室里,所有特勤队的人员,都因为萧义的这一句冷笑话而阴沉着脸。
陈兵现在当然是最火了,因为他一个月也好不容易才偷攥到700块钱,买包特供大熊猫装下面子,没想到就这样给萧义这个混蛋给抽了一根。
时间紧急,陈兵也放下了愤怒,直接对着在一旁美滋滋抽着大熊猫的萧义问道。
“要完成这次营救的话,你需要什么?”
“需要什么?三年了!整整三年啊黄红云!我那狂暴的洪荒之力,我已经压制不住了!妹纸!我急需妹纸啊!”
特勤总队会议室中。
正当萧义为自己的这一番发言感觉到无比只好满意时,他突然感觉到他的裤裆生风了。
毫不犹豫的,萧义就是狠狠夹腿,将这个让自己裤裆生风的罪魁祸首狠狠的卡住。
“啊!你这混蛋!赶紧放开我!”
“哟哟哟,李姿啊,这可是你先攻击我的呢雷州雷剧,而且,我也没抓住你啊,怎么叫我放开你呢。”
“混蛋!赶紧松开你的腿!”
“松开我的腿干嘛?”
“松开你的腿,放开我的腿!”
“哎呀呀,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没想到我们两人的腿已经纠缠在一起了,我错了,我错了,我应该在私底下在这么做的,我下次一定注意!”
萧义松开了卡住李姿小腿的腿,就邪笑着朝着李姿那愤怒的脸庞吐出了一阵二手烟,直把李姿呛得咳嗽了起来。
这个时候百家筝鸣,特勤总队的所有男性特勤员看到萧义犯罪份子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调戏自己特勤总队的特勤之花,都恨不得立刻抽出配枪来,将这个恶徒一枪爆头。
不过在拔枪之前,他们的总队长陈兵立刻就用眼神严厉的示意他们不能这样做。
上命不可违,如被打蔫的茄子一样,男性特勤员也就唯有“咕”的一声,吞下了这股恶气。
“好了,别闹了,萧义,我再说一次,你需要什么?”
萧义猛的吸了一口特供大熊猫,就严肃的对着陈兵说道。
“首先,让直升飞机将我送到那座大厦,然后给我准备一条足够长的绳子,最后嘛,当然是给我准备好鲍鱼熊掌大龙虾,再开一瓶特供茅台,对了对了,当然少不了来两个前凸后翘的……好了好了,你们不是说时间紧急吗?赶紧行动去吧。”
“对了,暂时没烟抽,老陈,你的大熊猫我就拿走了,说真的,你这大熊猫比起红塔山,那真是差远的……”
感觉到无数想杀死自己的犀利目光,萧义也是识趣的闭上了滔滔不绝的嘴。
特勤总队不愧是特勤总队,萧义随口提出的要求,没想到他们立即就办到了。
当萧义搭乘这艘特调过来的直升机飞到金鼎大厦时,仅仅只花了10分钟。
嗯?
这栋大厦还不错,不过这个金鼎集团怎么我好像有点印象呢,对了,那个总裁好像叫杨依云,这个名字我也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呃,我得好好想想……
就在萧义在想着金鼎集团的女总裁时,陈兵一看到直升飞机已经到达了金鼎大厦的上空,就立刻在指挥部里对着话筒大声的吼了起来。
“行动!”
戴着耳麦,正在回忆的萧义差点就被陈兵这一声大吼给吓尿了,对着对面的大厦竖了根中指,萧义也收起的玩世不恭的表情,开始行动了。
踩着悬挂在直升飞机上的绳梯,萧义在离地5米处就直接跳到了金鼎大厦的天台,然后他抱着那一捆结实的绳子,就将其绑在了天台的水塔上。
抱着一大捆绳子,走在金鼎大厦天台边缘的萧义,摸了摸自己的寸头,就自认为帅气的直接将绳子抛了下去。
88层高的金鼎大厦,上下接近300米,萧义一点都没对这高度产生畏惧,直接就探头看这绳子有没顺利的延伸开。
当看到这个完全延伸的绳子还没到达这金鼎大厦中间时,萧义就冷笑了起来。
“陈兵啊陈兵,你还真以为老子会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逃跑吗?你真是小看我萧义了。”
将刚换上的特勤上装取下,萧义就直接将它缠在了绳子上,深吸了一口气,就从天台跳了下去。
“哈哈哈!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给我希望!”
此时,在对面的一栋大厦顶层,看到萧义从天台跳下,陈兵就立即挥手下达了命令。
顿时,数把远程狙击枪就架在了顶层的各个隐蔽角落。
“陈队!你这是干什么?”
看到陈兵和狙击步枪分明就是为萧义准备的,李姿震惊了。
“李姿,你太年轻了,一旦萧义这样的人存心想跟国家作对,你根本就想象不到那会有多可怕!”
听到陈兵的话,李姿也不是不懂事的小姑娘,直接就沉默了。
看着垂直在金鼎大厦风骚奔跑的萧义,李姿也是心中苦涩。
萧义,对不起了,明明你是为了我们去执行这个任务,没想到反而让你送命了,希望你能原谅我们吧,毕竟,你真是太恐怖了……
金鼎大厦,68楼,一间装潢得豪华又不失古典大气的办公室里。
四个悍匪,正谨慎的端着AK47,紧握着手中的卫星电话躲在了这间办公室的狙击盲点,。
而另外的八个悍匪,则是分成了两队行走在各个楼层。
在这间办公室中的黑皮老板椅上,坐着一个被胶布贴上了嘴巴的女子。
仅仅只看她的修长诱人的身材,还有那明亮的大眼睛与纤巧鼻梁,就可以断定这一定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
这个美人,在被挟持的情况下,依然是镇定自若,没有挣扎,没有可怜兮兮,只是静静的沉思在自己的内心世界。
父母现在虽然不在S市,但是也应该收到了我被挟持的消息了,父亲的心脏病才刚刚好转,希望这个坏消息不会让父亲心脏病复发吧。
从这些悍匪的雷厉风行和一丝不苟来看,这一定是常年行走在地下世界的“老手”。
要请动这些的“老手”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袭击一家全国数得上号的大企业,这代价一定是个天文数字。
银川集团?
万盛国际?
亦或者是一直是死对头的亿达环球?
“嘭!!”
猛然间,窗外的玻璃爆碎了。
一个魁梧的身躯,从高达几百米的长空外便冲了进来。
这一瞬间,立即让杨依云都感觉到这片世界亮了。
“砰!”
瞬间那埋伏在办公室各处盲点的四个魁梧大汉便反应了过来,手中ak47喷射炽烈的火舌,子弹尖锐的音爆声宛若鬼哭狼嚎,全部倾泻向了那个男人。
“嗖!”“嗖!”“嗖!”“嗖!”
四道雪亮的刀芒闪过。
刚才那激烈的火舌瞬间消失,所有一切都平静了下去。
杨依云睁开双眼,只见阴暗的环境中,那三个大汉的额头上,此时都插着一柄森白的刀刃。
泊泊鲜血流淌着,这四个悍匪那眼神,完全就诠释了什么叫做死不瞑目。
在杨依云震惊的神色中,那个穿着特勤服的男子走到一个大汉面前,捡起了地上的卫星电话,按了几个号之后便拨通。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不枉我花费一千万替你找这个炮灰佣兵团!”
卫星电话那边,传来齐雕宝那沙哑却兴奋的嗓音。
“行了,他娘的,都足足五年了,这才想起老子,对了,听说特勤总队边上新开了一家地狱怪兽宾馆,房号666,明天我去找你,记得开好房间!”萧义骂道。
“得嘞!”
卫星电话一被挂断,萧义笑眯眯的来到了杨依云身前。
“撕拉!”
将杨依云嘴上的胶带撕开,萧义抹了一把嘴,就从头到下的色眯眯的欣赏起这个娇滴滴的美人。
确实美,淡蓝色的职业套裙,完美的勾勒出了s形的傲人曲线,完美的瓜子脸,精致的五官,满头披肩垂落的长,带着沁人心扉的芳香。
最重要的,是那一双桃花眼,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眶,正所谓秋波流转,眸似春水,眼眶下两条红润的卧蚕,更是为她增添了一份温柔的气质。
将裤兜里的耳塞掏了出来,萧义拿起一把ak47便开始开火。
“快来人啊,妈妈咪呀,死人了山外山菜馆,老陈,快派人来!”
胡乱嘶吼了一阵子,萧义直接将耳机丢在脚底狠狠踩碎。
“妈的,怎么回事?”
对面大厦上,陈兵耳朵刺痛,赶忙将耳麦给掏了出来,就冲着对讲机嘶吼了几声。
“所有人,全都上,全部上!”
在金鼎集团下,一队又一队荷枪实弹的特勤队员一收到陈兵的命令后,也是迅速的开始冲进了大厦。
大厦,68层,萧义捏着杨依云挺翘的小鼻子说道。
“美女,叫什么名字啊,被本帅哥拯救了,是不是要以身相许啊!”
“你到底是谁?”杨依云冰冷的看着萧义身影的轮廓。
“我?”
萧义风骚一笑,就指着自己的鼻子嚣张的大言不惭道。
“我叫谢!霆!锋,记住我哦!”
正当杨依云被谢霆锋三个字震得一愣一愣时。
萧义就直接鬼迷心窍的俯下了身子,在杨依云那粉嫩的红唇上,轻轻来了个蜻蜓点水。
“啊,爽爽爽,这滋味,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美妙啊!”
一吻定情以后,在杨依云不敢置信的表情中,萧义跨着大步,直接冲出了办公室,留下的仅仅只有那魁梧的离去背影。
“我的初吻……!”
“嘭!”
“轰隆!”
ak47喷射火舌,子弹尖锐的呼啸声,炸弹的剧烈轰鸣声,这一天,金鼎集团上演了一出堪称穿越火线的经典暴击游戏。
而猥琐的萧义,也穿着死去雇佣兵的作战服,跟陈兵与李姿擦肩而过,消失在了人群中。
“人呢?人跑哪去了?你们是吃干饭的是不是?”站在杨依云的办公室内,陈兵对着手下的人狂喷了起来,那吐沫星子啊,真是可谓是满天飞扬。
“陈队,根据人质的口述,四名暴徒是被萧义击毙的,而剩下的8名暴徒,被我方杀死,为了杀这8名暴徒,我们也有不小的伤亡!”李姿汇报道。
“行了,死了78个人才击毙了暴徒,你们也真是吃干饭的!”
陈兵强行平复下自己暴躁的心情,猛然间,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匆匆的就冲出了金鼎集团。
一路以一百多迈的度狂奔,等到陈兵回到家里,看着坐在沙发上看韩剧的女儿,松了一口气。
“爸爸,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这里有你的信!”
“该来的,还是来了吗?”
拿着那个信封,陈兵拆开,只见里面有一个录音笔与一张卡片。
将音量调小放在耳边,录音笔中,赫然传来今天陈兵与萧义的对话,而那个卡片,有两张,黑色金属卡片上,有一个惨白色的骷髅头真仙奇缘,骷髅头的嘴中,咬着一颗黄金色的龙牙。
这,便是龙义佣兵团的死亡通知单!
陈兵知道,他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去逮捕萧义了……
而此时脱掉了特勤总队制服的萧义来到了一条河边桥上,摸了摸兜里的卫星电话,正一反常态的唉声叹气了起来。
“打?”
“不打?”
“到底打不打杰娜小说吧?”
“娘的!消失了这么久,不给家里报个平安,那还算是个人吗?”
最终,在良心的谴责之下,萧义拨打了一个让他没齿都难忘的电话号码。
“喂?请问找谁?”
三年了,再一次听到这声梦回萦绕的声音,萧义差点就忍不住泪崩了。
“小姑,是我,萧义。”
“萧义……这么多年了,你到底去哪呢?不说这个先,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S市,金鼎大厦对面的市卫大桥上。”
“好,我知道了,你千万别走开,我马上就到。”
“小姑……”
“嘟嘟嘟……”
听到卫生电话传来的忙音,萧义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坐在了桥上。
萧义,帝都四大豪门萧家之长孙。
按照常识来说,像萧义这样的豪门长孙,那简直就是用众星捧月都不足以表明他的光鲜程度。
确实,从小到大,萧义也是风光如此,直到,萧义在18岁的时候,杀死了那个疑似害死了他母亲的后母之后。
说起过往,那就不得不提一下萧义的父亲。
萧义的父亲,名叫萧洒,人如其名,年轻时的萧洒那可是帝都里面最萧洒的二世祖。
有谁见过为博女明星一笑,而把百元大钞当柴烧的煮好一锅田鸡粥的;有谁见过为了和人斗狗,花了将近一个亿买狗,而当斗狗输了,立即就将狗下锅的;又有谁见过包下了一个澳门赌场,一个晚上就服务他一个人,而导致整整输掉50个亿的……
别说10年前,就算是今时今日,萧洒的很多记录恐怕都没人能破得了。
而正因为萧洒如此的潇洒,所以江湖人都很给面子的称呼他为潇洒哥,直到萧义的爷爷被他最信任的老部下阴死了之后,潇洒哥才洗心革面的成为了叱咤帝都的潇洒佛。
萧义也正是阻挠了自己父亲潇洒佛寻找新欢的潇洒,所以才被打入了冷宫,成为了一个徒有虚名的豪门公子。
萧义不后悔杀掉那个蛇竭心肠的后妈,就算是没有证据,她竟然敢在自己母亲尸骨未寒之时,就乘机而入的嫁入自己萧家,她就死有余辜!
被打入冷宫的萧义也没有很消沉,反正他早就想脱离这个在父亲带领下越发肮脏的萧家。
虽然被打入了冷宫,但是换取回来的却是宝贵的自由,对萧义来说,没有家族的束缚,不亚于小鸟重新的飞回大自然。
很快,萧义就认识了一群有共同三观和梦想的伙伴,在国际上,他们喝着美酒,拥着辣妹,过着正常人想象不到的亡命生涯。
如果,如果不是他的龙义雇佣团中,出现了一个没有人能预料到的叛徒,他萧义估计还在全世界到处过着他吃香喝辣的生活。
一转眼,已经有8年了。
那个萧家,也由萧义的全部,变成了他记忆中的一小部分……
就在萧义静静的坐在桥上回忆着过去时,此时的帝都萧家,整个家族都被萧义的这突如其来的电话给震得地动山摇了起来。
在一个装潢古典的佛堂里,一名看起来年事已高,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听着萧薇的小声汇报,那双浑浊的双眼,早就已经噙满了泪水。
“8年了,薇薇,8年了,我的孙儿终于要回来了!薇薇,你一定千万要将我的孙儿接回来,妈在这里求你了!”
“妈,你别这样!我保证,我保证一定将萧义完完整整的带回家里,你千万别激动!”
萧薇看到老人家这副样子,也是立即的握紧了老人家的手,保证了下来董文琴。
虽然她萧薇不是萧家真正的血脉,但是自从她还是婴孩的时候被父母抛弃而被萧家老太太收养后,他就把萧家当成了是自己的家,把萧家老太太,当成了是自己的亲妈。
现在亲妈有所求,身为女儿的她,一定义不容辞的将这件事情办的完美妥当。
“微微啊,8年了,都不知道小义现在有没瘦了,听你说小义在S市对吧?那就顺便帮小义那拖了很久的婚事给办了吧。”
“你是说多年以前跟杨家的那场口头上的联婚?”
“嗯,那丫头我也看过,虽然那时候小超级浮空城,但是我一眼就看出来,这丫头长大后一定会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像我们小义这么优秀的男孩儿,他们杨家,是高攀了。”
“妈,我知道了,我这次去到S市,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办好,你就放心吧。”
“好,那你赶紧先去把小义接回来吧,我年岁大了,能在死之前见一下自己的孙儿,我也安心了血族荣耀。”
“妈……”
“去吧……”
半个小时候后,萧薇一乘上私人飞机后,就急忙的用卫星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杨董,我是萧薇,你女儿跟我家萧义的婚事,是时候结了!”
“萧总,不是说萧义已经失踪了8年了吗?怎么突然就……”
“他回来了!”
标签:
苏拉文雅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