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娘婚恋为什么男人都喜欢主动地女人?-拜托啦衣橱

2016年12月18日   admin   76人浏览   0人评论
为什么男人都喜欢主动地女人?-拜托啦衣橱

H市,位于中影国际影城停车场最偏僻的角落里。
“宝贝儿,你的技术越来越好了……唔,老子快要爽翻了……”一辆车的车厢内传来喘息声音。
片刻后,男人低吼着眼看就要交粮,蓦地一声巨响,车窗玻璃应声四处飞溅。
一根铁棍自窗户内斜刺里插了进来,差点插到热战正酣的两人身上。
正在服务着的人下意识的一哆嗦,差点咬到身上男人的昂扬。
男人显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棍惊到,身子一抖,袭了身下那人一脸。
“宋子辰!你个混蛋王八蛋!居然敢给我玩车震,还特么是个男的!”看着车厢内坦诚相见的两人,顾子衿感觉整个人都快要被怒火给吞噬掉。
一脚将剩余的玻璃渣踢开,弯下腰就将宋子辰一把提到了面前,直接一拳打过去。
“啊……”
车内的小白脸吓得嗷嗷叫,顾子衿冷冷一个眼神甩过去,“不想死就闭嘴!”
“顾子衿,你特么是不是疯了?”宋子辰捂着流血的鼻子,被人坏了好事不说再造战士1,脸上还挂了彩,他这会也是愤怒到了极点。
“宋子辰,你他妈才疯了!你是个gay为什么还要招惹子衿,还想要和她结婚?你竟然想要子衿当同妻,良心被狗吃了吧!”
一道愤怒至极的男声在从一边传来,说话的是顾子衿的gay蜜程旭,前几天前他就发现了宋子辰跟这个小白脸有猫腻。
还没等到他想着该怎么和顾子衿开口,结果今天却在无意中直接将宋子辰给逮到了。
“怎么,没让小爷我赏你口饭吃,恼羞成怒了?”宋子辰斜靠着车门,狭长的凤眼带着戏谑,随即眼里闪过一抹狠戾。
他怎么就忘了,他能成功骗过没有恋爱经验的顾子衿真心错付,可是顾子衿的身边还有个跟自己是同道中人的程旭。
“你找死!”顾子衿怎么能容忍他侮辱自己朋友,一脚踹过去,她本就是跆拳道教练,那车门也跟着晃晃悠悠的掉下来,带着宋子辰摔到了地上。
地上的凉意和身上的疼痛感反倒刺激了宋子辰的狠戾,他一手捂着小腹,一手撑地邪笑着从地上爬起来。
喘着粗气用手扒住车门稳住身子,“来,有本事你来继续踹翠西亚·希弗啊!踹不死我你有本事就别停手啊?我特么的就不懂了,你顾子衿这么生气干什么?我是开你家保险箱了,还是刨你家祖坟了?”
宋子辰唇角带着一抹嘲讽凉薄的笑,眼中都是对顾子衿的不屑位面官商,“我特么的连你手都没碰过几下,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玩抓包的把戏?”
说着,他目光微微移开,看向顾子衿身后面容清隽的程旭,眼中闪过一抹欲望,下一秒却又压了下去。
有些玩味的看向了顾子衿,“你整天跟这个程旭搞在一起出双入对的,我还没问问你们俩是不是有一腿,你反倒先找起我的茬来了,谁特么的给你的脸?”
顾子衿紧紧咬着下唇,眼中怒火在熊熊燃烧。
“宋子辰,你少往我头上扣屎盆子,你知道的,我从不歧视男同。你要是早在当初和我说明,我不会和你有后面的发展!可你居然一面和我谈婚论嫁不停的说你有多爱我,一面却在这里偷晴。要不是旭旭无意中看到你,你是不是就真的要和我结婚了?你这样,真特么的让我恶心。”
“这样就让你恶心了?那我再给你说点更恶心的。”
宋子辰靠在车门上,斯文的脸上带着点微笑,语气更是无比轻柔,“你可能不知道,老宋家除了我跟我姐之外,老头子在外面其实还有个私生子。那贱种年纪比我小,结婚却比我早。为的就是带着他自己的种来继承家产。”
“但是你说我能顺了他的意吗?宋家是我的,谁敢碰我就要谁的命。一开始我是想要那个贱种的命,后来我发现一个更好的方法,那就是让那贱种以为胜券在握时,再让他绝望到底。”
他目光痴迷,语气低沉,配着他那张笑容可怖的脸,让顾子衿和程旭都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涌上来,让顾子衿刹那间脸色苍白如雪,“你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呵呵……”宋子辰勾唇将笑意加深红娘婚恋,一脸的和气温润,微微俯身从还在车内颤抖的瘦弱男子嘴角抹了一把,然后举到了顾子衿眼前。
“你知道吗?那小嘴及起来的感觉,真是与众不同的销魂。就是可惜,玩不了两次就没气了。要是再有下次,我一定要让他能让我爽够了再说,啊……”
宋子辰后面的话语终结在顾子衿的拳头下,“你特么就是个畜生!”
顾子衿已经彻底进入暴走模式,眼中浮现的是粉嘟嘟婴儿被蹂躏的惨相。
“我要弄死你!”
她拳头像是雨点一般落到了宋子辰身上,一拳又一拳。
“子衿,够了,别再打了。再打宋子辰命就没了,他不值得你赔进命去!”
程旭喊着,按住了顾子衿在颤抖的胳膊。
顾子衿浑身都在轻颤,“旭旭,你别拦着我离岛特警,我要打死这个畜生!”
“顾子衿!”程旭拉高声音,“他只是个人渣,他的一命不配换你的命。”
顾子衿咬着下唇不说话,她一想到宋子辰说的,浑身都是冰凉的。
“宋子辰,所以说子衿是被你选中的倒霉蛋是不是?在你眼中她是不是只是一个用来给你生孩子争夺家产的工具?”
程旭拉着顾子衿,看她指尖抵的掌心淤血都不自知,他就一阵心疼。
“别给她脸上贴金,我对她压根石更不起来,本打算婚后设计让她去代孕……”说着宋子辰喘着粗气斜睨了顾子衿一眼,“屁股这么小,多半生的是不带把的,要不是我妈喜欢她,我才看不上她。倒是你不错……”
他暧昧的朝着程旭笑了下,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
顾子衿浑身颤抖的看着宋子辰,眼中除了弥漫的怒火,理智也在回笼。
她心中升起后怕,有句话说得好,嫁给一个男人之前,你都不知道他是人还是畜生。
她庆幸自己在嫁给宋子辰之前,程旭就帮她撕开了他的真面目。
而且宋子辰这个畜生也根本不配她付出代价!
顾子衿眼神死死的盯着宋子辰,然后将右手抬起,从中指上一把将一枚钻戒撸了下来,狠狠朝着宋子辰的脸上一扔。
这钻戒是宋子辰的求婚戒指,这会她看着散发着璀璨光芒的钻戒,却觉得恶心不已。
扔完戒指后,她转身就走,程旭自然跟上。
他们从角落出来后,顾子衿深深吸了一口气,“旭旭,我们不能让宋子辰这个畜生逍遥法外。”
程旭点头,“我知道,我明天就想办法查这个事。”
顾子衿还是觉得满心堵得慌,“走,陪我去…”
她话刚说了一半,就被一道男声突然打断,“程旭,约我出来却放我鸽子,你的诚意呢?嗯?”
话语里最后一个“嗯”字充满了压迫和不悦,也让顾子衿直接眯起了眸子。
顺着声源打量了一眼站在他们不远处,长相俊美,却一脸不爽的俊逸男子,头都不回问身后的程旭,“旭旭,这家伙谁啊!”
程旭脸色有些尴尬,却还是低声答道,“子衿,他……他是秦阳……”
听到这话,顾子衿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她满冰寒的看着眼前正在一脸浅笑的男人,“呦呵,今晚是渣男扎堆的日子吗?敢情混蛋都凑到一起,这是看我没打够,要让我再活动活动啊!”
说着,她就捏着拳头要动手,却被程旭一把拽住了衣服,“子衿,等等……”
程旭话未说完,顾子衿已经冲了出去,毫不花哨的一拳砸在了对面那张带着笑意的脸上,直接让笑脸定格。
“特么的,现在我最不能见到渣男,偏偏你还往上凑!”顾子衿说着,还要扑上去再次动手。
她刚动,却被程旭一把拉住胳膊,“子衿……你打错人了,我刚才话没说完,他不是秦阳,是秦阳的表哥萧遇言。”
顾子衿闻言直接冷哼一声,冷冷道,“寓言?我特么的还先知呢!等等……你说啥?这个欠扁的家伙不是那个曾经伤的你遍体鳞伤的秦阳?”
程旭脸色焦急,“不是!”
说完后,他就冲过去扶起被顾子衿一拳打得明显有些头晕眼花的萧遇言,“遇言哥,你没事吧?”
萧遇言也没想到顾子衿说动手就动手,他还没等反应过来就直接被一拳砸在了眼睛上,登时看人都是重影了。
“对不起啊兽药直销网,我以为你是秦阳那个渣男呢!一时气愤就出了手,你没事吧?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见真的打错了人,顾子衿忙不迭的道歉。
“你叫什么?”
顾子衿一愣,“啊?”
“啊什么啊,我问你叫什么,难不成我挨了你一拳还换不到你的名字不成?”萧遇言一脸的不悦,这女人下手真黑,他这会脸疼的可很是剧烈。
“我叫顾子衿!”顿了顿,她又加上一句,“你放心,我不跑。”
萧遇言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就是跑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程旭连忙点头,“对对对,子衿就是走了,我也是在的。遇言哥,我先带你去医院上点药吧!”
萧遇言朝着程旭翻了一个白眼,懒得和他说话。
顾子衿看到萧遇言那个样子下意识的就觉得不爽,却也只能沉默。
毕竟是她打错了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一起和程旭一起去扶起萧遇言起来,准备带着他去医院。
萧遇言本来没想着去医院,但是一见到顾子衿那副明明是很不爽却压抑着的模样。
他就莫名的觉得挺解气的,当下也不多说,被两人搀着就往顾子衿车子处走。
直到三个人上了车后,一直站在二楼的一个将所有经过都收入眼底的男人才勾起唇角一笑,对身边的人吩咐道,“去查查这个顾子衿的底细,用最快的时间。”
**************
翌日,顾子衿是被耳边连续不断的高亢电话铃声吵醒的,她睡眼惺忪的一把抓过手机,“喂,哪位。嗯,刚被你吵醒的。什么?你直接就答应了?我不是说了我……好吧,我一会亲自过去和你谈。”
她挂上电话后,躺在床上睡意全无。
其实她昨晚真心没睡多少觉,昨晚给萧遇言上药之后,她又负责将人给送回家。
一路上还要各种忍着萧遇言各种让人想要忍不住再次揍他一顿的话语。
好不容易将这个大佛送到了地方,她就程旭各回各家,结果到家后却也睡不着。
翻来覆去不知道多久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感觉还没睡一会,这电话就跟催命一样来了。
这会睡意是没多少了,眼皮子却干涩的很。
她叹了口气,准备下床,一抬头却看到床头柜上她和宋子辰的合照,她在也不想多看一眼,直接抬手拿起来扔到了床边的垃圾桶里。
起床,洗漱。
当她站到镜子前,看着镜子中面色有些憔悴的脸庞一眼,忍不住自嘲一笑,抬起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蛋,“真特么的如同一场梦啊!还好死不死的是个超级噩梦!”
说完后,她又对着镜子看了半响,最后才摇摇头,“噩梦就噩梦吧,反正也是过去了。是新的一天,就该是全新的一个开始了。”
洗漱过后,她换好衣服,干净清爽的出了门。
四十分钟后,她站在了好友兼曾经的上司面前,手指弹了弹她已经看过的文件。
随即“啪”的一声将文件扔到了桌子上,眼神看向办公桌后面的人,“陈一航,给我一个你不经过我同意就签字的完美理由。”
说着,她美眸微眯又轻声加了句,“这也是你保住你狗命的理由,你最好想好了再说。”
她面上带着笑,手却在咔吧咔吧的来回捏着。
陈一航目光在她的手上一晃而过,眼中带着一抹一闪即逝的光华,下一秒就又无比真诚的看向她,“为了钱啊!”
“……”这个理由还真特么强大的很,也让人无法反驳的很。
顾子衿偏着头沉默了半响,猛然一巴掌按在桌子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她身子前倾和陈一航对视,“陈一航,我在你心里合着就是价钱给够了就可以随手卖的啊!我因为信任你,才给你能为我做主的权利。结果你就这么给我卖了?你真的好棒棒哦,我要不要在给你鼓个掌,然后手动给你点个赞?”
她话里的讽刺让陈一航不安的动了动身子,“子衿……我,我这不也是看着对方给的价格真的够高,一应待遇都都很好,又是指名就要你。我想着这么好的待遇不好找厦大信息门户,这一口应下了,也拍板替你签了协议,我……知道我也有些草率了。可如今这木已成舟,已经是没办法了。但是我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次。真的,我发誓!”
“呵呵……草率?陈一航,你这么谨慎的人何时草率过?不过就是看人家价格给的够高,你的好处也是足够的,怕我不同意才先斩后奏罢了。”
顾子衿眼中满满都是失望之色,昨天她才遭受到了爱情的玩弄,今天转头就又被最好的好友给卖了。
不过一晚之间,爱情,友情,她都失去了,这可妥妥的是生活比电视剧还要精彩。
精彩的她都想要打人,尤其是想要将眼前的陈一航打得满地找牙!
即便是那样她也觉得不解气!
这货居然将她就这么卖了出去,就像是卖了一个无关紧要的物件一样。
枉费她那么信任他!真是瞎了眼了!
她自嘲的笑着,重新将合同拿起来,轻声念着其中让她觉得无比刺眼一项,&ldquo,一年的时间,贴身保护晨光集团的总裁。&rdquo,
她重重的在&ldquo,贴身&rdquo,上咬了一遍,眼神冰寒的看着不敢和她对视的陈一航,&ldquo,陈一航,你很好,非常好,特别的好。&rdquo,
说完之后,她捏着合同,直接转身朝着门口处走去。
走了没几步,她身子顿住却没回头,只是冷声道,&ldquo,你放心,你已经代我签了合同,那么这份合同我会履行。但你要从现在开始祈祷这个贴身,不是我想的贴身,否则,呵呵&hellip,&hellip,你知道我的。&rdquo,
她意义不明的冷笑了两声,笑声中的危险让陈一航眼皮跳了跳。
&ldquo,子衿,我知道晨光的总裁,那不是你想象中的油腻老头子。是个很年轻有为的人,他应该不会&hellip,&hellip,&rdquo,
&ldquo,不会什么?不会想着睡我?不会想着让我做情妇或者炮友?&rdquo,顾子衿冷冷回头,看向陈一航的眼神一点温度都没有。
陈一航心中一阵心虚,再次将目光转开,&ldquo,我没这么想。&rdquo,
&ldquo,你有!&rdquo,顾子衿声音不高,却像是利箭一般穿透到他的心里,&ldquo,你就是看对方年轻,想着也许对方不会这么没品。呵&hellip,&hellip,你怎么就不想想,要是他有品,怎么会在条款内写上贴身两个字?这些你心里都清楚的很,对方明显是目的不纯。&rdquo,
说着,她顿了下,手悄悄握成拳,死死克制着将陈一航一顿胖揍的冲动。
&ldquo,可你还是答应了,只是因为在你心里,我顾子衿和你的情分比不上那些钞票,也比不上人家给的真金白银让你心动。房仕德那么我的信任呢?咱们十多年的友谊呢?陈一航,别再说那些狡辩话了,没得恶心我。我是那句话,这单我接了,可你也要记住,这也是你牺牲了我对你所有的信任和情分得来的。&rdquo欲望庄园,
说完后,她深深看了一眼陈一航,&ldquo,希望那些数字,能让你用一辈子。解约合同我这两天以传真的方式发给你,再见。哦不对,是再也不要见!&rdquo,
她的身后,陈一航痛苦闭了闭眼。
他嘴唇颤抖了好几次,似是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只能颤抖的看着顾子衿的背影消失,视线随即变得一片模糊。
&ldquo,子衿,对不起!&rdquo,
****************
顾子衿满心怒火和悲哀的走出了陈一航公司所在的大楼,外面的阳光耀眼炙热,她心却冰凉一片。
相隔一天,她接连遭受到未婚夫欺骗背叛和好友的出卖,这让她满心都是疲惫。
站在人潮如织的街上,她茫然四顾,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里走。
电话铃声,就在此时再次响起。
她有些木然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号码,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直接挂断,每隔几秒电话却又再次锲而不舍的响起。
如此几次,顾子衿也是真的烦了,索性直接将电话接起来,&ldquo,喂,&hellip,&hellip,和我谈谈?还有什么好谈的?事已至此,就是老死不相往来才是最正经的。你有什么非要见我的理由吗?好,我在金融街口的咖啡厅里等你。&rdquo,
挂上电话后,顾子衿深深呼吸一口气,朝着街口的咖啡厅内走去。
咖啡厅内,气氛安静,环境优雅。
顾子衿无意识的用勺子一直搅和着手中的咖啡,眼神则是一直放空着看向窗外。
没一会,一名衣着精致,面容娇艳的女人站到了她的桌前,&ldquo,我来了。&rdquo,
顾子衿回过神来,看了来人一眼,&ldquo,请坐。&rdquo,
等到人坐下后,顾子衿才看向她,&ldquo,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见我,其实我是不想和你见面的。只是我心中赌着一口气,不当面问你一句我也觉得有些咽不下去,所以我才会答应和你见面。&rdquo,
她一边说着一边认真的看着对面女人的脸色,目光锐利,&ldquo,我想问你,作为宋子辰的亲姐姐,你难道真的不知道你弟弟的性取向和他做的事情吗?如果你不知道,你作为一个对弟弟呵护备至的姐姐,神经是不是太粗大了?可如果你要是知道&hellip,&hellip,&rdquo,
顾子衿冷笑一声,目光中带着鄙视和不屑,&ldquo,那宋子欣你也是个人渣。&rdquo,
宋子欣对于她的有些激动一点都不意外,她面色一直很平静,甚至还对着来给她上咖啡的服务员笑吟吟的说了句,&ldquo,谢谢。&rdquo,
她在顾子衿注视下,慢条斯理的拿起勺子搅和了一下咖啡,随即从包里拿出来了一份合同放在桌子上并且推到了顾子衿面前,&ldquo,先看看这个咱们再继续说吧!&rdquo,
顾子衿没有第一时间拿起合同,而是看着宋子欣反问道,&ldquo,这是什么?&rdquo,
宋子欣一脸的好整以暇,妆容精致的脸上带着无可挑剔的完美微笑,&ldquo,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何必问我呢!&rdquo,
顾子衿看了她一眼爱国奉献歌,将合同拿起来,低着头看了起来。
宋子欣笑容不变的端起咖啡杯,姿态优雅的慢慢喝了一口,一丝急躁都不曾有。
顾子衿将合同粗略的看了一眼,越看眼神越冷,看完后,她将合同扔回桌子上,&ldquo,你这是什么意思吴文刚。&rdquo,
宋子欣笑脸盈然,&ldquo,自然是合同上的字面意思咯,不然还能有什么别的意思吗?&rdquo,
&ldquo,字面意思&hellip,&hellip,&rdquo,
顾子衿细细的咀嚼了这四个字,蓦地怒极反笑。
眼神如同利剑一般看向对面那个看似优雅,实则从进来开始就一直表现的高高在上的女人,&ldquo,宋子欣你是什么意思,我和宋子辰在一起时,你觉得我各种配不上你弟弟,各种针对我。这会你弟弟干出这么让人恶心的事情,你反倒是非要我和他在一起了?还要我马上和他结婚,生下一个孩子?&rdquo,
对于顾子衿的愤怒,宋子欣并不为意。
她淡淡的看着顾子衿,红唇轻启,&ldquo,怎么你觉得我的要求过分?你不是很想和我弟弟在一起吗?这次我给你机会了,你却又不愿意了?是觉得我给出的条件不够优厚?还是觉得因为我弟弟有这么点缺陷,你就可以吃定我们了?&rdquo,
宋子欣这话让顾子衿真的想要笑出声,她面上带着不屑,“这点缺陷?吃定你们?请问同性恋还和异性谈恋爱这是一点缺陷吗?还有宋子辰做的那畜生不如的事情,这已经不是缺陷,是人品问题。还有吃定你们,我都想问你们宋家有什么值得我去吃定的?”
看着顾子衿愤怒的模样,宋子欣眼神闪了闪,却依旧是四平八稳的,“你只是一个跆拳道教练,一个月才能挣多少钱?我们宋家虽然不说是顶级富贵,却也是你挣几辈子都赶不上的。我实话和你说了吧,要不是我弟弟有这点癖好,你觉得我会接受你?”
“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的接受啊?”顾子衿语带嘲讽,眼中一片冰寒,“可惜我不需要你的接受,也不需要你宋家的那点钱徐州征婚网 ,我没有你宋家那么有钱,可至少我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呵,我奉劝你与其在这和我浪费精力,倒不如回去和你弟弟去商议一下怎么和你的父母去说订婚取消的事情。”
她说着,在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
宋家姐弟人都德行不好,他们的父母却真的是好人。
也许宋父在外有私生子这点是个硬伤,但他心地却是真的不错。
她想着往日去到宋家时,宋家父母那温和关怀的态度,就忍不住将声音放软,“二老都是心软善良的人,你们说的时候顾忌着点,别让他们太伤心。”
顾子衿说着,就要起身离开,她再也不想和宋子欣打任何交道了。
以前她就觉得宋子辰这个姐姐像是蛇精病一样,处处没事就针对她,处处挑她的刺。
她越是让着,宋子欣就越是过分。
直到有次宋子欣侮辱到她母亲时,她直接就爆了,差点给宋子欣点颜色看看,这才收敛了些,却也从那时起两人是彻底相看两相厌了。
顾子衿本来以为,这次她和宋子辰分手,作为一直反对他们之间事情的宋子欣会觉得开心。
却不想,她居然反其道而行之,还想要让她弟弟和自己结婚。
这个女人脑子果然是有点毛病,一天天的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优越感,觉得谁都得听她的。
真不知道和善又和气的宋家二老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双儿女。
这要是二老知道了这对姐弟干的好事,指不定怎么伤心呢!
顾子衿想着再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她不想再和宋子欣说下去了。
一把抄起拿起她刚才放在身子边上的合同,迈开步子就要离开。
“你不许走,你不就是觉得我给的钱少么!那好,你想要多少,说个数出来。”见她是真的要走,宋子欣一直平静的脸庞终于有点破功,带了几分焦急。
顾子衿听到这话顿住脚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宋子欣一眼。
这女人到底怎么想的?真的以为她不答应就是为了钱?敢问她从头到尾有一丝想要为了钱的意思吗?
“宋子欣,虽说咱们相处的不太愉快,倒也是相识一场。我劝你一会出了这个咖啡厅呢,左转往前走二百米,然后右转走五百米,会有一个红绿灯。过了红绿灯呢,就有个很有名的脑科医院,我建议你去做个脑CT。”
“要是那里查不出来呢,城郊还有个精神病医院,也很有名。前几天新闻有报,很多人在那里被治愈,获得了新生。我看非常适合你,你快去看看吧!总之一句话,既然你有病就要治病,病好之前呢就不要出来晃荡了,很容易挨打的知道吗?”
她说完,转身就走。
“顾子衿,你给我站住!你竟然敢说我有病?果然是个有爹生没爹养的人才能这么一点教养都没有,我就纳闷我爸妈怎么就能看上你这么个父不详的人。只有个妈,也说不清亲爹是谁,指不定当年你妈是怎么……”
“啪”一声清脆的声响,成功的让宋子欣闭上了嘴,也让咖啡厅内很多人的目光都看向她们这边。
“啊……”宋子欣何时受过这种屈辱,当即尖叫起来。
而顾子衿面上早已是冰冷一片,眼中带着杀气,“宋子欣,上次你提起我母亲时,言语中就有贬低之意。我那时就想要打你了,只不过碍于你父母在,不好动手。这会你居然敢这么辱我母亲,难道你以为我会惯着你吗?”
“你居然敢打我,你个连亲爹都找不到的溅人居然敢打我?”
宋子欣在再没有刚才的优雅气质,“腾”的从卡座上站起来,顺手将咖啡抄起来,直接砸向顾子衿。
顾子衿身子一闪,咖啡杯是躲开了,咖啡却结结实实的被泼在了身上。
宋子欣则还是在跳脚骂着,“我就是说了怎么样,哪个好人家的姑娘是父不详的?你那个妈当年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才会生出你这么一溅种……”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
顾子衿放下举起的巴掌,“你父母惯着你,我可不会惯着你。你既然敢嘴贱的辱我母亲,就该做好被打的准备。”
顾子衿身上都是咖啡渍,面色冷极,语调却放的非常慢,一个字一个字说的无比缓慢。
咖啡厅的服务员也都对顾子衿这会的气势有些害怕,没人敢上前,只是让前台悄悄报了警。
“其次,我和你弟弟恋爱也谈了一年多,其中双方父母见面也有三四次。这三四次中,只要是眼没瞎的人都能看出我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否则,我相信你的父母也不会对我母亲交口称赞,连带的对我也很是满意。就连你的弟弟,也对我的母亲并无微词。而你……”
顾子衿居高临下的看着身高不及她的宋子欣,气势十足,“以前我是没发现,我现在看出来了,你不光是眼瞎了,是心也跟着瞎了。”

标签:
苏拉文雅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