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安新闻为什么想要留在病房呢(曾经有个患者叫我小仙女)-19号阁楼

2015年04月30日   admin   125人浏览   0人评论
为什么想要留在病房呢(曾经有个患者叫我小仙女)-19号阁楼红安新闻望甜
曹晓雯前几天又碰到了在病房的陪护
(在为什么想要留在病房呢(陪护阿姨们)
中提到的一个阿姨的老公)
早上上班路上
我们迎面走来
我俩都认出来对方
他说
你叫什么来着博济科技园?
我答
洋娜
他说
哦对对对
然后我们继续走各自的路
这个碰面提醒我前面立的flag
今天要写的是
几乎每天给我送水果的大叔
咦为什么分割线变得这么淡
大叔其实不是我的患者
住院的是大叔的妈妈
我已经忘记了
为什么我俩会如此亲近
可能是我为他量血压
可能是他给我塞水果
他是一个满头灰发的大叔
阿婆是一个满头白发的奶奶
我也忘记了大叔是从何时开始叫我小仙女
但是我深刻记得他第一次给我塞水果的情景
其实如果关系不是很好
患者给我塞水果
我都是百般拒绝的
我怕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那天下午
我刚走到门口
正要过去给阿婆量血压
大叔郑重其事地过来和我说
小仙女
今天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
我听了有点虚
(那时候我们关系还没有那么好)
我怕这个大叔因为我给他量血压
又要拜托我什么麻烦事情
我甚至开始想要如何拒绝了)
结果他推开治疗车的上层
里面放着一袋用红色塑料袋装的橘子
他说
这个你帮我解决了
我一开始有点不太好意思
也觉得不太好
但是又想
其实也没什么
后来就开心的接受了
然后拿回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后来他就经常给我塞水果
经常放在治疗车的侧边地网框里
后来
我们就真的很好
有天他突然和我说
还是我们小仙女最好了
其他护士我都不太想搭理
有天他偷偷和我说
那个分衣服床单的阿姨
以前一直带着口罩
看着还行
不戴口罩
那个嘴巴太吓人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上次称她为大嘴阿姨的原因)
阿婆经常要补铁
需要留置黄色以上留置针
我那时技术不太好(现在依旧不怎么样)
我第一针失败了
就再也不敢给阿婆打了
每次都找春晓老师帮我打
我又觉得每次麻烦春晓老师很不好
于是就用捶背换取打针
春晓老师这个方法其实我是欣然接受的
不过有时候在别人看来
春晓老师好像有点欺负我的样子
其实我俩是
你情我愿的交易
哈哈
这样我就可以毫无顾虑的拜托春晓老师给我打针
每次春晓老师帮我给阿婆打针的时候
大叔就在旁边调侃说
我们小仙女又要给她师傅按摩喽
后来
大叔说在按摩这方面他很有建树
说自己经常去做按摩
然后给我按摩
然后教我按摩
然后我就把学来的手法给春晓老师按摩
哈哈哈
现在想起
周末下午
在护士站给春晓老师按摩
路过的患者投来
异样地目光
其他老师地调侃
也挺有意思
我那时侯刚上班
只上白班
而且大多上责6
所以很多患者都是从入院到出院我都参与在内
我想这也是我和某些患者关系好的一个不可缺少的客观条件
阿婆做了脾切除的手术
后来又查出来白血病
后来转去血液科做化疗
阿婆瘦小的身体
颤颤巍巍
可是对人总是笑眯眯
希望阿婆可以身体健康
我刚为了回忆
翻了一下好久没写的日记本
小秋说
看我的公众号
像偷看我的日记本
那我今天就给你看看我真实的日记本
(忽略我歪七扭八的字)
(忽略我写错了好几个字)

(这个46床就是上次写的惹哭我的刁钻阿姨)
好久没有写日记(流水账)了
翻到这一页

(依旧沉迷手机中考试大巴,而且2018要过完了大潮如歌襄汾吧。胡书涵微博观海策。宝健即溶茶。)
哈哈哈
我又开始立flag了
我又想写日记了
写这些美好的记忆
也是为了提醒自己
最近一直待在监护室
好久没有和外界接触
其实又有一点害怕病房了
此起彼伏的铃声
跑不完的点滴
送手术
打针
一个人的夜班
啰嗦的家属
突然有点害怕
突然想躲在监护室
可怕的想法
最近总有人问我
想去哪里
我说
不知道
但我感觉
我想去病房

这次没有bgm
因为
我发现
可能根本没人会听
标签:
苏拉文雅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