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檀木为什么日本长崎广岛被核爆了还能住人?难道是假核弹?-军事客

2015年10月07日   admin   67人浏览   0人评论
为什么日本长崎广岛被核爆了还能住人?难道是假核弹?-军事客
当时被炸后的日本长崎市
历史回顾:1945年8月6和9日美国出动B-29轰炸机,携带世界上第一枚原子弹分别光顾了日本的广岛和长崎,在一番耀眼的闪光和天塌地陷般的雷鸣之后,数十万人死伤,广岛市也几乎被夷为平地!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
原子弹投放当天,美国对爆炸威力给出官方的解释说:「广岛、长崎瞬间被夷为平地洋辣子,距离爆炸中心十公里的区域半个或者一个世纪都不能生存种植」这样的威力确实对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威慑力韩湘水博园!
但是实际上根据日本媒体消息报道,当时原子弹爆炸的威力远没有想象的那莫恐怖!目前两座城市已经投入建设当中,针对爆炸中心日本专家已经展开小规模清理活动。
现在的长崎市城市建设
但是为何当时两颗原子弹的威力远没有切尔诺贝利核泄漏那样严重!难道美国投向日本的是假的“核弹”
第一点:广岛和长崎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这两个城市靠近海洋,常年吹海风水火箭原理,污染物大部分被海风吹散,海洋成为的污染物的扩散途经,污染的是全世界海洋资源!
第二:当时美国为了获得更大的爆炸破坏力,采用空中引爆的方式引爆原子弹。因此爆炸以后形成的蘑菇云把污染物带到了空中扩散,因此爆炸之后散落在地面污染程度较小!
第三:当时是原子弹第一次研究成果问世,二十吨的弹药只相当于现在的一吨。而且日本作为受害国为了强化自己的受害无辜形象、美国为了以此来震慑世界,两者不谋而合都大肆夸大原子弹的威力,给人们造成一种假象。
回顾核武器的发展史,真正想要了解核污染的危害就去看看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泄露事故,至今还是大片无人区,给整个欧洲都带来了巨大灾难!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之后的一家幼儿园
我也是从一本书上看到过,假的,理由如下:
1.知道要对日本投放核弹时,爱因斯坦为首的科学家联名上书给政府,要求取消这一计划,无论如何不可能不给这些研发核弹的科学家面子吧。
2.我记得还有那个视频,拍摄角度也是无法在现场拍到的,如果真是核弹爆炸,摄像机早成灰了吧。
3.美国在轰炸这两个岛之前,早已封锁了这两个岛,也就是说日本队这两个岛的实际情况一无所知,只能从美国方面获得消息,美国说是核弹,外界只能认为是核弹。
4.再有就是如题目说的,这两个岛能住人,足以说明当年的危害没那么恐怖,美国投的只是大量的燃烧弹。
回到历史记录中,1945年,美国在日本投下TNT20吨的原子弹,造成长崎广岛这两个城市中心顿时变为废墟,日本政府迅速撤出民众并封锁这两个城市爆炸范围,爆炸十公里地区半个或者一个世纪附近不能种植,又不能存活。
但是据外媒消息报道,这两个城市正在重建当中,只是当年爆炸中心区域还是封闭,专家还在处理当中。
其实当年原子弹爆炸并非像电视剧的惊人威力,事实有待进一步观察。
当时的原子弹是美国也是世界第一次研究出来的成果,威力和现在的不能比,二十吨重的原子弹装药量才接近一吨,恐怕是没有电视剧那种威力,存活下来的人们也没有真正知道杀伤力范围,只看到爆炸火云,很多都是通过卫星图片而来。
长崎广岛这两个城市又比较靠海,常年吹海风电白教育网,把核污染物吹向海洋,减轻危害程度,同时过去了七十多年的变化,污染远比当时好得多。
原子弹爆炸会形成蘑菇云,同时也把部分放射物带到上空,并不是所以的都会散落在附近,随着风向以及云层飘动,向四周稀疏散开,又一次减少核辐射污染物聚集。
当辐射量降低到一定程度时,对人的危害就会很低,但同时,核辐射诱发病因很慢,十几年或者很久才会发现,也是需要注意的
那是因为日本国土面积太小,人口众多,虽然广岛长崎受到核爆受到污染,但还是无奈人口太多,日本政府在受污染的地区简简单单的做了一些清理工作后,就向日本民众宣传美国的原子弹没有什么了不起,政府已经做了完善的清理工作,现在住人已经不成问题。日本的民众由于都受到日本天皇的欺骗,听信了日本天皇的鬼话,所以都听从了日本政府的安排,不断的返回广岛长崎重建家园疣必治。现在广岛长崎的民众还在不断受到核幅射的影响,癌病发病率在日本是比较高的。就如现在的日本福岛核电站因海啸爆炸造成的影响一样,才过了几年?日本政府就欺骗日本民众一样,说什么现在的核幅射已下降到可以返回家园的假话。
核弹是真的,不过同今天的核弹相比,威力就小多了。美国当时研究的核弹,主要还存在理论上,从理论到实弹,美国从来没有论证过,即:核爆实验。所以,当时的核弹是相当幼稚的,还没完全定型。还有,美国当时制造核弹的铀材料,相当缺乏,据说是缴获德国提炼出来的,相当有限,总共才制造了三枚,日本就用了两枚,美国相当心疼。不过实验相当成功,长崎广岛废了,让日本人又恨又怕。别看日本美国特别亲热,美国内心深处是知道鬼子揣着明白装糊涂。日本被核爆后,伤亡残重。铀产生的辐射影响了两地几十年,产生了数不清的白血病患者,变异。但是,由于日本国土狭窄,人口又多,加上岛国地理环境,季风明显,将辐射在慢慢弱化,但并没有除净,日本人也被迫接受现实何冰冰,生存第一,何况当时日本人并不清楚两地有辐射,只是后来得怪病的人多了,才注意到这个问题,同时,美国在这医疗救助这方面给予了日本的支持,使日本渐渐适应了环境,形成了今天的局面。
大学高级英语第一册第二课有一篇关于广岛的文章,如果能看得懂英文建议还是看原文,这里我复制一个译文给你看一下,希望其中能有解答你疑问的地方。
广岛——日本“最有活力”的城市
(节选)
雅各?丹瓦
“广岛到了!大家请下车!”当世界上最快的高速列车减速驶进广岛车站并渐渐停稳时,那位身着日本火车站站长制服的男人口中喊出的一定是这样的话。我其实并没有听懂他在说些什么,一是因为他是用日语喊的,其次,则是因为我当时心情沉重,喉咙哽噎兰考天气预报,忧思万缕,几乎顾不上去管那日本铁路官员说些什么。踏上这块土地,呼吸着广岛的空气,对我来说这行动本身已是一套令人激动的经历,其意义远远超过我以往所进行的任何一次旅行或采访活动。难道我不就是在犯罪现场吗?这儿的日本人看来倒没有我这样的忧伤情绪。从车站外的人行道上看去,这儿的一切似乎都与日本其他城市没什么两样。身着和嘏的小姑娘和上了年纪的太太与西装打扮的少年和妇女摩肩接豫;神情严肃的男人们对周围的人群似乎视而不见,只顾着相互交淡,并不停地点头弯腰,互致问候:“多么阿里伽多戈扎伊马嘶。”还有人在使用杂货铺和烟草店门前挂着的小巧的红色电话通话。“嗨!嗨!”出租汽车司机一看见旅客,就砰地打开车门,这样打着招呼。“嗨”,或者某个发音近似“嗨”的什么词,意思是“对”或“是”。“能送我到市政厅吗?”司机对着后视镜冲我一笑,又连声“嗨!”“嗨!”出租车穿过广岛市区狭窄的街巷全速奔驰,我们的身子随着司机手中方向盘的一次次急转而前俯后仰,东倒西歪。与此同时,这座曾惨遭劫难的城市的高楼大厦则一座座地从我们身边飞掠而过。正当我开始觉得路程太长时荒原领主,汽车嘎地一声停了下来,司机下车去向警察问路。就像东京的情形一样,广岛的出租车司机对他们所在的城市往往不太熟悉,但因为怕在外国人面前丢脸,却又从不肯承认这一点。无论乘客指定的目的地在哪里,他们都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根本不考虑自己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找到目的地。这段小插曲后来终于结束了,我也就不知不觉地突然来到了宏伟的市政厅大楼前宋史赵普传。当我出示了市长应我的采访要求而发送的请柬后,市政厅接待人员向我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声调悠扬地长叹了一口气。“不是这儿,先生,”他用英语说道。“市长邀请您今天晚上同其他外宾一起在水上餐厅赴宴。您看,就是这儿。”他边说边为我在请柬背面勾划出了一张简略的示意图。幸亏有了他画的图,我才找到一辆出租车把我直接送到了运河堤岸,那儿停泊着一艘顶篷颇像一般日本房屋屋顶的大游艇。由于地价过于昂贵,日本人便把传统日本式房屋建到了船上。漂浮在水面上的旧式日本小屋夹在一座座灰黄色摩天大楼之间,这一引人注目的景观正象征着和服与超短裙之间持续不断的斗争。在水上餐厅的门口,一位身着和服、面色如玉、风姿绰约的迎宾女郎告诉我要脱鞋进屋。于是我便脱下鞋子帕瓦特,走进这座水上小屋里的一个低矮的房间,蹑手蹑脚地踏在柔软的榻榻米地席上,因想到要这样穿着袜子去见广岛市长而感到十分困窘不安。市长是位瘦高个儿的男人,目光忧郁,神情严肃。出人意料的是,刚到广岛车站时袭扰着我的那种异样的忧伤情绪竟在这时重新袭上心头,我的心情又难受起来,因为我又一次意识到自己置身于曾遭受第一颗原子弹轰击的现场。这儿曾有成千上万的生命顷刻之间即遭毁灭,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在痛苦的煎熬中慢慢死去。到场的宾客们被互相介绍了一番。他们大多数都是日本人,我也不好开口去问为什么要请我们来这儿聚会。在场的少数几位美国人和德国人看来也同我一样有些局促不安。“先生们微忧青春日记,”市长开言道,“我很高兴欢迎你们到广岛来。”大家都开始弯腰鞠躬,连在场的西方人也不例外。只要在日本呆上三天,人的脊椎骨就会变得特别地柔韧灵活爱拍小包子。“先生们,你们光临广岛是我们的极大荣幸。”大家又开始鞠躬。随着广岛这一名字的一次次重复,大家的面容变得越来越严肃起来。“广岛,大家知道,是一座大家都很熟悉的城市,”市长接着说道。“对,对,当然是这样,”在场的人们低声议论着,脸上的神色越来越不安起来。“难得有个城市像广岛这样闻名遐迩科文教务部。我既高兴而又自豪地欢迎诸位来到广岛。令广岛如此举世闻名的乃是它的——牡蛎。”我正准备点头对市长的话表示赞同,何孟怀可就在这时,我突然听明白了刚才这句话末尾几个字的意义,我的头脑也就随之从忧愁伤感中清醒过来。“广岛——牡蛎?怎么没提原子弹和这个城市所遭受的灾难以及人类有史以来犯下的最大的罪恶呢?”市长还在继续演讲,一个劲儿赞美着日本南方的海味。我蹑手蹑脚地退到屋子的后边,那儿有几个人在开小会,没怎么理睬市长的演讲陈玲青。“您看上去像是心中有什么疑惑未解似的,”一个身材矮小、戴着一副特大眼镜的日本人对我说道。“不错,我得承认我真的没有料到在这儿会听到一番关于牡蛎的演说。我原以为广岛仍未摆脱原子弹灾祸的阴影。”“没有人再去谈它了,谁都不愿再提了,尤其是在这儿出生的或是亲身经历了那场灾难的人荣耀权杖。”“你也是这种态度吗?”“我当时就在这个城市,不过没在市中心。我之所以对您讲起这些,是因为我已差不多步入老年了。在这个以牡蛎闻名的城市里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一种主张保存原子弹爆炸留下的痕迹,另一种则主张销毁一切痕迹,甚至要拆除立于爆炸中心的纪念碑。这一派人还要求拆掉原子博物馆乌龙济公。”“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那些东西使人伤感,因为时代毕竟在前进。”小个子日本人面带微笑,一双眼睛在厚厚的镜片后面眯成了一条缝。“假如您要描写这座城市的话,千万别忘记告诉人们这是日本最快乐的城市,尽管这里的市民许多人身上还带着暗伤和明显的灼伤。”※ 和其他任何一家医院一样,这家医院里也弥漫着甲醛和乙醚的气味。长得看不到尽头的走廊墙边排列着无数的担架和轮椅,穿廊而过的护士手中都端着镀镍的医疗器械,使得来这儿的健康人一看便脊背发凉。所谓原子病区设在三楼,共有十七个病床。“我是以打鱼为生的,在这儿已呆了好久了,二十多年了。”一个身穿日本式睡衣的老人这样对我说。“你是受的什么伤?”“内伤。那场灾难降临时我正在广岛。我看到了原子弹爆炸时的火球,但无论脸上身上都没有灼伤。我当时满街奔跑着寻找失踪的亲友。我以为自己总算是幸免于难了,但到后来,我的头发开始脱落,腹内开始出水,并感觉恶心呕吐。打那时起,他们就一直不断地对我进行体检和治疗。”站在我身边的大夫对老人的话作了补充说明:“我们这儿还有一些病人是靠不断的护理医治才得以维持生命的。另有一些病人因伤重不治而死,还有一些自杀身亡。”“他们干吗要自杀呢?”“因为在这座城市里苟延残喘是一种耻辱。假如你身上有着明显的原子伤痕,你的孩子就会受到那些没有伤痕的人的歧视。男人们谁也不愿娶一个原子弹受害者的女儿或侄女为妻。他们害怕核辐射会造成遗传基因病变。”那位老渔民彬彬有礼、兴致勃勃地定睛望着我。他的病床上方悬挂着一个由许多叠成小鸟形状的五颜六色的纸片结成的大纸团。“那是什么?”我问道。红檀木“那是我的吉祥鸟蔡敏瑞。每当我从死神那儿挣脱出来的那一天,每当病痛将我从尘世烦恼中解放出来的那一天,我都要叠一只新的小纸鸟,加到原有的纸鸟群里去。我就这样看着这些纸鸟,庆幸病痛给自己带来的好运。因为正是我的病痛使我有了怡养性情的机会。”从医院出来,我又一次地撕碎了一个小笔记本,那上面记着我预先想好准备在采访原子病区的病人时提问的一些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你是否真的认为广岛是日本最充满活力的城市?我一直没问这问题,但我已能从每个人的眼神中体会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1945年8月6日,这是个伟大的日子,第一个原子弹爆炸了,当时的原子弹威力并不大,所以虽然毁掉了广岛,但是没过几十年就恢复原样了。
1945年8月9日第二颗原子弹在长崎再次缓缓爆炸。
1945年8月15日,这是一个对世界来说伟大的日子:日本投降了!!!
那时的原子弹的威力不如现在,现在的原子弹再投两颗的话,日本恐怕就完了

总之爱护和平,人人有责,用我们的手为后代创造一片美好吧
标签:
苏拉文雅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