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黑游戏为什么男人女人都爱苏东坡?-不谷与鸟

2016年03月12日   admin   67人浏览   0人评论
为什么男人女人都爱苏东坡?-不谷与鸟


《苏轼像》 (赵孟頫绘)
一直认为,
若要评选中国历史上的“极品男人”,
苏东坡是必然要当选的。


苏东坡身后,男男女女,有几个会对他缺一份热爱之情?
因为他有一张明星脸吗?民间故事中,有一首苏东坡妹妹苏小小形容他面容的诗:“天平地阔路三千,遥望双眉云汉间;去年一滴相思泪,至今流不到腮边。”意思是说他额头扁平,眼睛之间距离较远,一张大长脸。这模样自然算不上帅哥,不过这故事的背景是苏东坡写诗揶揄苏小小额头前凸而遭其妹妹报复——这家人连骂人都这么有文化。但是,这只是传说,苏东坡并无苏小小这个妹妹。在电视剧《苏东坡》中,男一号是陆毅,陆毅自然是帅哥,但他长得跟苏东坡像吗?不知道。现代作家林语堂查了很多史料,对苏东坡的相貌是这么描述的:“魁伟,生而颅骨高,下巴颏儿和脸大小极为相配,不但英俊挺拔,而且结实健壮。”
这模样是不错,但众所周知宝蓝街,苏东坡闻名的不是因为颜值,而是因为才华。世间才华横溢者多矣,但苏东坡是独一无二的。此话怎讲?北宋有个学者叫章元弼,娶了美女为妻,婚后,妻子发现丈夫整夜读苏东坡的诗,对自己不理不睬,美女总是脾气大,对丈夫说:既然你爱苏东坡胜过了我,那么,把我休了。这本是威胁,没想到章元弼真的把她给休了。苏东坡有无数狂热的粉丝,包括皇帝在内,宋史《苏轼传》上写道:“神宗尤爱其文,宫中读之,膳进忘良,称为天下奇才。”都说文人相轻,但苏东坡折服了一堆才子。秦观秦少游,名气大吧,“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写得多好,秦观不是一般的人,文采风流,人也风流,有许多女友,他死的时候,甚至还有一个歌伎为他殉情。但秦观这样的人,满心佩服苏东坡,他的名言是:“生不愿封万户侯,但愿一识苏徐州”——苏东坡当过徐州太守,人称“苏徐州”。
但历史上震古烁今的大才子,也不只苏东坡一人,为什么人们一提起他的名字,都会油然露出钦佩亲切的微笑呢?

因为苏东坡是个有趣的人。
一个人若有才而无趣,那是高冷;若无才也无趣,那是蠢笨;若无才而有趣,那是耍活宝……苏东坡却是那种极有才加极有趣的人。比如,他有个和尚朋友叫佛印,某日二人乘船游玩,苏东坡看到河岸上正在啃骨头的一条狗,便吟道:“狗啃河上(和尚)骨!”佛印反应也很快,马上把一把题有东坡居士诗词的扇子扔到河里,接道:“水流东坡诗(尸)!”在关于苏东坡和他的朋友们的故事中,这样的文字游戏比比皆是。
有趣的人,必然机智百出,不拘俗套。《红楼梦》中,宝玉第一次见黛玉,笑道:“我送妹妹一妙字,莫若‘颦颦’二字极妙。”探春便问何出,宝玉道:“《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况这林妹妹眉尖若蹙,用取这两个字,岂不两妙!”探春笑道:“只恐又是你的杜撰成县天气预报。”宝玉笑道:“除《四书》外,杜撰的太多,偏只我是杜撰不成?”苏东坡也干过这事,21岁的时候,首次出川参加科举考试,文章震惊了考官欧阳修和梅尧臣,这二人为苏东坡文章击节赞叹之余,也为文中一个关于尧帝与皋陶的用典而摸不着头脑,他俩读书无数,但记忆中却不知这一典故来自何处。苏东坡高中后,有一次拜访梅尧臣,后者问起,苏东坡坦承:是他杜撰的。
苏东坡的有趣,是一以贯之的真有趣——无论是喜是悲,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无论是贵为帝师还是沦落天涯。43岁的时候,因为小人诬告,苏东坡陷入“乌台诗案”,差点丢命。在被钦差捉拿进京时,家里人一片哭声,苏东坡居然还有心情给大家讲故事,并在故事中杜撰了一首诗,苏夫人听了,破涕为笑,这首诗最后两句是:“今日捉将宫里去,这回断送老头皮”。


但有貌有才有趣,并不能完全代表人们对苏东坡的情感。他还“有情”,他对爱人朋友兄弟,情感炽烈,不可替代。
苏东坡以朋友多著称,他这一生遭遇了很多小人,但结识了更多的朋友。他对小人发过脾气,表达过愤怒,但他一生不恨人。他年轻的时候有个朋友叫章惇,后来成了他的仇人,下手甚狠,恨不得整死苏东坡。苏东坡晚年还被流放到海南,就是拜他所赐。垂垂老矣,他终于得以渡海回来,而章惇却失势被贬到海南,章家唯恐苏东坡“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在皇上面前落井下石。但苏东坡回信给章惇长子章援,仍称章惇为丞相,信写得很动情:“轼与丞相定交四十余年,虽中间出处稍异,交情固无所增损也……”
他并非装,他本性如此,一颗赤子之心,曾对弟弟苏辙说过这样的话:“我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在我眼中天下没有一个不是好人。”临终前,他跟儿子说:“我生平未尝为恶,自信不会进地狱。”
这样的人,怎么会没有朋友?他蒙难时,小人固然想置之于死地,但更多的是四处奔走救援的朋友。苏东坡也珍惜他的朋友,好友、画竹名家文与可去世时,他一直哭了三天。
苏东坡一生先后有三个伴侣,结发妻王弗、继室王闰之和侍妾王朝云。他深爱她们。他18岁的时候,娶了15岁的王弗,这是一个贤内助,遗憾的是,王弗在26岁的时候就病逝了。他把妻子的灵柩千里迢迢送回四川老家,然后在祖坟所在的山上,种了三千棵松树,此后他离开老家,从此再未回去。
在王弗去世十周年的时候,苏东坡在梦中遇到亡妻,他想起了老家,那一片松林中的孤独的坟茔。他写下了著名的《江城子·记梦》,这是千百年来写夫妻之情最成功、最动人的词章之一: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雷晓晨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东坡对弟弟苏辙的兄弟之情,却往往被人忽略。苏辙也是一位大家,仕途比兄长顺利,后来官至宰相。兄弟感情之深,是今天独生子女一代无法理解的,在古人中也不多见。双双走上仕途后,兄弟俩聚少离多,彼此珍惜相聚的日子,有一次弟弟曾在大雪中送哥哥几十里,直到黄河边。“乌台诗案”中,哥哥罹祸,弟弟上书,愿免一身官职,为兄赎罪,最后同遭惩治。哥哥出狱时,弟弟去迎接,用手特捂其嘴,以示三缄其口。在给弟弟的一首诗中,苏轼这么写道:“与君世世为兄弟,更结来世未了因。”
因为思念弟弟,苏东坡写出了公认的最好的中秋词,就是人们耳熟能详的《水调歌头》,末几句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写的不是男女之情,而是兄弟之情。
苏东坡在常州病重期间,给弟弟写了一封信:“即死,葬我于嵩山下,子为我铭。”兄弟未能见上最后一面。后来弟弟给哥哥的墓志铭上这么写道:“我初从公,赖以有知。抚我则兄,诲我则师。”
兄弟俩都没有叶落归根。弟弟将哥哥葬于河南嵩岳余脉莲花山前,此后每睹兄长遗墨,都欷歔落泪。他不忍哥哥独眠他乡,便嘱其妻子待自己死后,也葬此地与兄作伴。苏东坡走后11年,苏辙病逝,终于与哥哥长眠一起,再不分离。


有貌有才有趣有情,也不足以概括苏东坡的魅力。他是一个元气淋漓富有生机的人,内心充满浩然正气,用今天的话来,他是一个有原则有底线有品格的人。
苏东坡仕途坎坷,他入朝做官时,正值王安石变法,朝廷分裂为支持、反对两派,互相激烈攻击,宋朝祸害甚广的党争开始。苏东坡反对王安石,被迫离京,辗转多地为官,虽然政绩显著,却被政敌构陷,从他的大量诗作中挑出他们认为隐含讥讽之意的句子,将这位著名文人打入大狱,欲判死罪,差点得逞。被营救出狱后,贬为黄州团练副使,职务卑微,他甚至不得不带领家人,开垦城东的一块坡地,种田帮补生计,“东坡居士”的别号,便是在这里叫起的。
等到变法的新党垮台,王安石的对头司马光得势,苏东坡也迎来了一段短暂的政坛黄金时代,回到京都后,短短八个月,连升三级,成为翰林学士,三品大员,替皇帝草拟诏书,靠近了权力的核心。但他很失望地发现,旧党取代新党后,不过一丘之貉,党同伐异,腐败堕落,视百姓命若草芥。他奔走呼吁,频频上奏,却无济于事,反遭诬告陷害。他陷入了一种困境:既不能容于新党,又不能见谅于旧党。无奈之下,他再度自求外调,去杭州,万民拥戴,修了惠及杭州千年的“苏堤”。但他口碑越好,朝廷的小人们越妒恨,他离开了杭州,又先后到扬州定州为官。噩运很快又来了:太后病逝,小皇帝执政,新党又再度掌权,苏东坡先被贬到宁远,接着贬到惠州,离中枢越来越远,到他62岁的时候,居然被贬到了海南岛儋州——在宋朝,放逐海南,是仅比满门抄斩罪轻一等的处罚。
北宋时代,儋州的生活极其艰苦,“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夏无寒泉”,但苏东坡仍然一如既往的苦中作乐。某一天,他在头上顶着一个大西瓜,在田地里边唱边走时,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婆就向他说:“翰林大人,你过去在朝当大官,现在想来,是不是像一场春梦?”苏东坡一听,这老太太挺像个哲学家嘛,于是就给她取了个外号风云决歌词,叫“春梦婆”,她也因为这个外号被史书记载下来。
苏东坡与“春梦婆”的对话,被后人演绎甚多,多数人自以为是地认为,“春梦婆”是苏东坡的民间导师,让他明白了什么叫“人生无常”“富贵如浮云”。但这种解读,确实是小看了苏东坡。
他有着不屈不挠的精神和达观的人生哲学,他不向邪恶低头,又能在一次次困 境中找到人生乐趣。被贬到黄州时,他像农民一样耕作,享受收获的快乐孤独剑客,当孩子们跑过来告诉他:种子发芽了,他再跑过去看着针尖般冒出地面的绿苗,会欢喜得像孩子般跳起来;他在乡村酒肆喝酒,被粗野的醉汉推来推去,他在文章里记下了朋友们的名字:潘酒监,郭药师,庞大夫,农夫古某,还有一个悍妇。

他是个著名的美食家,能够用最普通的食材,做出经典的佳肴,比如在黄州,猪肉极贱,“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他告诉人一个方子:用很少的水煮开之后,用文火炖上数小时,这就是著名的“东坡肉”。他还有一个做鱼的秘笈:先选一条鲫鱼,用冷水洗,擦上点儿盐,里面塞上白菜心,然后放在煎锅里,放几根小葱白,不用翻动,一直煎,半熟时,放几片生姜,再浇上一点儿咸萝卜汁和一点儿酒,快要好时,放上几片橘子皮,趁热端到桌上吃。他甚至专门为和尚朋友准备了一道素汤,浓郁醇厚,叫“东坡汤”。
他在什么地方,都能迅速适应下来,即使被贬到海南后,当地无医无药,他却告诉朋友说:“每念京师无数人丧生于医师之手,予颇自庆幸。”他在海南乐此不疲地采草药,学酿酒和制墨,还办起了学堂。北宋开国100多年,海南从没有人进士及第,但苏轼北归不久,这里的姜唐佐就举乡贡。时至今日,苏轼还被看作是儋州文化的开拓者、播种人。
他有句名言:“守其初心,始终不变”,他是个始终率性真实活着的人,他着迷于物质享受,能够在有限的条件下追求最大的快乐,但初心在,物质又怎么能够将他束缚?缺了物质,缺了高官厚禄,他照样活得很快乐。
他这种人,怎么可能被打倒?


公元1101年农历7月28日,苏东坡走到了人生尽头,与老友维琳方丈有过临终对话。方丈附在他耳边说:“现在,要想来生。”他的最后遗言是:“勉强想就错了。”最后一刻,他也不愿意有悖自然。
《宋史·苏轼传》结尾写得好,既为苏东坡有如此才华却在仕途屡屡受挫感到遗憾,又做了这样的假设:“轼稍自韬戢,虽不获柄用,亦当免祸。”但最终还是感慨道:“虽然,假令轼以是而易其所为,尚得为轼哉?”
是啊,要让苏东坡去弯腰屈从去左右逢源忘了初心,那他还是苏东坡吗?
那么,什么才是一个真正的苏东坡?这确实是一个很难精确回答的问题,林语堂在《苏东坡传》中这样写道:“苏东坡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一个百姓的朋友、一个大文豪、大书法家、创新的画家、造酒试验家、一个工程师、一个憎恨清教徒主义的人、一位瑜伽修行者佛教徒、巨儒政治家、一个皇帝的秘书、酒仙、厚道的法官、一位在政治上专唱反调的人。一个月夜徘徊者、一个诗人、一个小丑。但是这还不足以道出苏东坡的全部……苏东坡比中国其他的诗人更具有多面性天才的丰富感、变化感和幽默感,智能优异,心灵却像天真的小孩——这种混合等于耶稣所谓蛇的智慧加上鸽子的温文。”

苏东坡确实太复杂了,他融儒、道、佛于一体,而儒、道、佛又互相制衡,让他不致于走向一个极端,他不是一个简单的儒生,也不是一个放浪的隐士,当然也没有成为无欲无求的居士。他爱美酒美食美女美景,但又不会沉溺于此,不会把生活完全消耗于醇酒妇人之间;他对人生了解得太透彻,但也对生活太珍惜,他不会因为知道结果而放弃享受过程,也不会因为享受过程而躲避结果。
在中国历史上,很少有一个人像苏东坡这样能够如此细腻地感受到别人感受不到的美,辉煌也罢,落魄也罢,他总能感受并享受美,贬在黄州时,他在札记中写道:“东坡居士酒醉饭饱,倚于几上,白云左绕,青江右回,重门洞开,林峦岔入。当是时,若有思而无所思,以受万物之备宝康市。惭愧,惭愧。”
在现在这个炎热喧嚣的夏天,很多人内心都有一把蓬蓬勃勃却难以言状的怒火时——“若有思而无所思”,这种感觉,何等美妙。所以,虽然他有很多种身份,但我们还是喜欢这样一个苏东坡:在黄州城外,从不留恋逝去的繁华,而是快乐地像个农民一样耕作,有时到城里去,喝得小有酒意,在草地上躺下便睡,直到暮色沉沉时,好心肠的农民把他叫醒。他是真英雄,心灵的英雄。
没有独特魅力,敢称“极品男人”?
苏轼诗词选昭君怨谁作桓伊三弄,惊破绿窗幽梦。新月与愁烟,满江天。欲去又还不去,明日落花飞絮。飞絮送行舟,水东流。减字木兰花 春月春庭月午,摇荡香醪光欲舞。步转回廊,半落梅花婉娩香。轻云薄雾,总是少年行乐处。不似秋光,只与离人照断肠。卜算子 黄州定惠院寓居作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枫落吴江冷。浣溪沙 游蕲水清泉寺,寺临兰溪,溪水西流。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萧萧暮雨子规啼。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浣溪沙 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五首。照日深红暖见鱼,连溪绿暗晚藏乌。黄童白叟聚睢盱。麋鹿逢人虽未惯,猿猱闻鼓不须呼。归家说与采桑姑。又旋抹红妆看使君,三三五五棘篱门。相挨踏破茜罗裙。老幼扶携收麦社,乌鸢翔舞赛神村。道逢醉叟卧黄昏。又麻叶层层苘叶光,谁家煮茧一村香。隔篱娇语络丝娘。垂白杖藜抬醉眼,捋青捣[麦少]软饥肠。问言豆叶几时黄。又蔌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缫车。牛衣古柳卖黄瓜。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又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何时收拾耦耕身。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薰。使君元是此中人。浣溪沙山色横侵蘸晕霞,湘川风静吐寒花。远林屋散尚啼鸦。梦到故园多少路,酒醒南望隔天涯。月明千里照平沙。浣溪沙 寓意炙手无人傍屋头,萧萧晚雨脱梧楸。谁怜季子敝貂裘。顾我已无当世望,似君须向古人求。岁寒松柏肯惊秋。浣溪沙 即事画隼横江喜再游,老鱼跳槛识青讴。流年未肯付东流。黄菊篱边无怅望,白云乡里有温柔。挽回霜鬓莫教休。西江月顷在黄州,春夜行蕲水中。过酒家饮酒,醉。乘月至一溪桥上,解鞍曲肱,醉卧少休。及觉已晓。乱山攒拥,流水铿然,疑非人世也。书此语桥柱上。照野弥弥浅浪,横空隐隐层霄。障泥未解玉骢骄,我欲醉眠芳草。可惜一溪风月,莫教踏碎琼瑶。解鞍欹枕绿杨桥,杜宇一声春晓。西江月 重九点点楼头细雨,重重江外平湖。当年戏马会东徐,今日凄凉南浦。莫恨黄花未吐,且教红粉相扶。酒阑不必看茱萸,俯仰人间今古。阮郎归 初夏绿槐高柳咽新蝉,薰风初入弦。碧纱窗下洗沉烟,棋声惊昼眠。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少年游 润州作,代人寄远。去年相送,馀杭门外,飞雪似杨花。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恰似[女亘]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梁斜。鹧鸪天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池塘。翻空白鸟时时见,照水红蕖细细香。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虞美人 有美堂赠述古湖山信是东南美,一望弥千里。使君能得几回来?便使尊前醉倒且徘徊。沙河塘里灯初上,水调谁家唱。夜阑风静欲归时,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南乡子 送述古回首乱山横,不见居人只见城。谁似临平山上塔,亭亭,迎客西来送客行。归路晚风清,一枕初寒梦不成。今夜残灯斜照处,荧荧,秋雨晴时泪不晴。南乡子 梅花词,和杨元素。寒雀满疏篱,争抱寒柯看玉蕤。忽见客来花下坐,惊飞,蹋散芳英落酒卮。痛饮又能诗,座客无毡醉不知。花谢酒阑春到也,离离.一点微酸已著枝。南乡子 自述凉簟碧纱厨,一枕清风昼睡馀。睡听晚衙无一事,徐徐,读尽床头几卷书。搔首赋归欤,自觉功名懒更疏。若问使君才与术,何如?占得人间一味愚。南乡子 重九涵辉楼呈徐君猷霜降水痕收,浅碧鳞鳞露远洲。酒力渐消风力软rta少年组,飕飕,破帽多情却恋头。佳节若为酬,但把清尊断送秋。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醉落魄 离京口作轻云微月,二更酒醒船初发。孤城回望苍烟合。记得歌时,不记归时节。巾偏扇坠藤床滑,觉来幽梦无人说。此生飘荡何时歇。家在西南,长作东南别。定风波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定风波 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蝶恋花 密州上元灯火钱塘三五夜。明月如霜,照见人如画。帐底吹笙香吐麝,此般风味应无价。寂寞山城人老也。击鼓吹箫,乍入农桑社。火冷灯稀霜露下,昏昏雪意云垂野。蝶恋花记得画屏初会遇。好梦惊回,望断高唐路。燕子双飞来又去,纱窗几度春光暮。那日绣帘相见处,低眼佯行,笑整香云缕。敛尽春山羞不语,人前深意难轻诉。临江仙 夜归临皋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谷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渔家傲 送张元唐省亲秦州一曲阳关情几许,知君欲向秦川去。白马皂貂留不住。回首处,孤城不见天霖雾。到日长安花似雨,故关杨柳初飞絮。渐见靴刀迎夹路。谁得似,风流膝上王文度。行香子 过七里滩一叶舟轻,双桨鸿惊。水天清、影湛波平。鱼翻藻鉴,鹭点烟汀。过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重重似画,曲曲如屏。算当年、虚老严陵。君臣一梦,今古空名。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行香子 丹阳寄述古携手江村,梅雪飘裙。情何限、处处销魂。故人不见,旧曲重闻。向望湖楼,孤山寺,涌金门。寻常行处,题诗千首,绣罗衫、与拂红尘。别来相忆,知是何人?有湖中月,江边柳,陇头云。江城子 密州出猎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欲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江城子 湖上与张先同赋凤凰山上雨初晴。水风清,晚霞明。一朵芙蓉,开过尚盈盈。何处飞来双白鹭,如有意,慕娉婷。忽闻江上弄哀筝。苦含情双城变奏,遣谁听?烟敛云收,依约是湘灵。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江城子 孤山竹阁送述古翠娥羞黛怯人看。掩霜纨,泪偷弹。且尽一尊,收泪听阳关。漫道帝城天样远,天易见,见君难。画堂新构近孤山。曲阑干,为谁安?飞絮落花,春色属明年。欲棹小舟寻旧事,无处问,水连天。江城子 别徐州天涯流落思无穷。既相逢,却匆匆。携手佳人,和泪折残红。为问东风余如许?春纵在,与谁同?隋堤三月水溶溶。背归鸿,去吴中。回首彭城,清泗与淮通。欲寄相思千点泪,流不到,楚江东。洞仙歌余七岁时见眉山老尼,姓朱,忘其名,年九十余,自言尝随其师入蜀主孟昶宫中。一日,大热,蜀主与花蕊夫人夜纳凉摩诃池上,作一词,朱具能记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久矣,人无知此词者,但记其首两句。暇日寻味,岂洞仙歌乎?乃为足之云。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倚枕钗横鬓乱。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度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水调歌头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水调歌头 快哉亭作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红。长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烟雨,渺渺没孤鸿神关羽。认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忽然浪起,掀舞一叶白头翁。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雌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念奴娇 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尊还酹江月。满江红江汉西来,高楼下、葡萄深碧。犹自带、岷峨云浪,锦江春色。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对此间、风物岂无情,殷勤说。江表传,君休读。狂处士,真堪惜。空洲对鹦鹉,苇花萧瑟。不独笑书生争底事,曹公黄祖俱飘忽。愿使君、还赋谪仙诗,追黄鹤。满江红 怀子由作清颍东流,愁目断、孤帆明灭。宦游处、青山白浪,万重千叠。孤负当年林下意,对床夜雨听萧瑟。恨此生、长向别离中,添华发。一尊酒,黄河侧。无限事,从头说。相看恍如昨,许多年月。衣上旧痕馀苦泪,眉间喜气添黄色。便与君、池上觅残春,花如雪。永遇乐 彭城夜宿燕子楼,梦盼盼,因作此词。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纟+沈去掉三点水)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沁园春 赴密州,早行,马上寄子由。孤馆灯青,野店鸡号,旅枕梦残。渐月华收练,晨霜耿耿,云山[扌离]锦,朝露[氵专][氵专]。世路无穷,劳生有限。似此区区长鲜欢。微吟罢,凭征鞍无语,往事千端。当时共客长安寻爱计,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身长健,但优游卒岁,且斗樽前。八声甘州 寄参寥子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问钱塘江上,西兴浦口,几度斜晖?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谁似东坡老,白首忘机。记取西湖西畔,正暮山好处,空翠烟霏。算诗人相得,如我与君稀。约他年、东还海道,愿谢公、雅志莫相违。西州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贺新郎 夏景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渐困倚、孤眠清热。帘外谁来推绣户,枉教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浓艳一枝细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秋风惊绿。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簌簌。水龙吟 次韵章质夫杨花词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和子由渑池怀旧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记否,路上人困蹇驴嘶。寓居定惠院之东杂花满山有海棠一株土人不知贵也江城地瘴蕃草木,只有名花苦幽独。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满山总粗俗。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谷。自然富贵出天姿,不待金盘荐华屋。朱唇得酒晕生脸,翠袖卷纱红映肉。林深雾暗晓光迟,日暖风轻春睡足。雨中有泪亦凄怆,月下无人更清淑。先生食饱无一事,散步逍遥自扪腹。不问人家与僧舍,拄杖敲门看修竹。忽逢绝艳照衰朽,叹息无言揩病目。陋邦何处得此花,无乃好事移西蜀。寸根千里不易到,衔子飞来定鸿鹄。天涯流落俱可念,为饮一樽歌此曲。明朝酒醒还独来,雪落纷纷哪忍触。腊日游孤山访惠勤惠思二僧天欲雪,云满湖,楼台明灭山有无。水清出石鱼可数,林深无人鸟相呼。腊日不归对妻孥,名寻道人实自娱。道人之居在何许?宝云山前路盘纡。孤山孤绝谁肯庐?道人有道山不孤。纸窗竹屋深自暖,拥褐坐睡依团蒲。天寒路远愁仆夫,整驾催归及未晡。出山回望云木合,但见野鹘盘浮图。兹游淡薄欢有余,到家恍如梦蘧蘧。作诗火急追亡逋,清景一失后难摹。石苍舒醉墨堂人生识字忧患始,姓名粗记可以休。红黑游戏何用草书夸神速,开卷[忄党]恍令人愁。我尝好之每自笑,君有此病何能瘳!自言其中有至乐,适意无异逍遥游。正月二十日与潘郭二生出郊寻春,忽记去年是日同至女王城作诗,乃和前韵东风未肯入东门,走马还寻去岁春。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江城白酒三杯酽,野老苍颜一笑温。已约年年为此会,故人不用赋招魂。有美堂暴雨游人脚底一声雷,满座顽云拨不开,天外黑风吹海立,浙东飞雨过江来。十分潋滟金樽凸,千杖敲铿羯鼓催。唤起谪仙泉酒面,倒倾鲛室泻琼瑰。和子由踏青春风陌上惊微尘,游人初乐岁华新。人闲正好路旁饮,麦短未怕游车轮。城中居人厌城郭,喧阗晓出空四邻。歌鼓惊山草木动,箪瓢散野乌鸢驯。何人聚众称道人,遮道卖符色怒嗔。宜蚕使汝茧如瓮,宜畜使汝羊如□[鹿下菌字去草头]。路人未必信此语,强为买符禳新春。道人得钱径沽酒,醉倒自谓吾符神。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惠崇春江晚景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萎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春宵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沈沈。上元侍宴淡月疏星绕建章,仙风吹下御炉香。侍臣鹄立通明殿,一朵红云捧玉皇。海棠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花影重重叠叠上瑶台,几度呼童扫不开。刚被太阳收拾去,却教明月送将来。湖上初雨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冬景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南堂扫地焚香闭阁眠,簟纹如水帐如烟。客来梦觉如何处,挂起西窗浪接天。赤壁赋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 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 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 立,羽化而登仙。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于怀,望 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萧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 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 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 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 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糜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 以相属;寄蜉蝣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 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 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 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 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 子之所共适。”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后赤壁赋是岁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将归于临皋。二客从予过黄泥之坂。霜露既降,木叶尽脱, 人影在地,仰见明月,顾而乐之,行歌相答。已而叹曰:“有客无酒,有酒无肴,月白风 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举网得鱼,巨口细鳞,状如松江之鲈。顾安所得酒 乎?”归而谋诸妇。妇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需。”于是携酒与鱼,复 游于赤壁之下。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 识矣。予乃摄衣而上,履谗①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虬龙,攀栖鹘之危巢,俯冯夷之幽 宫。盖二客不能从焉。划然长啸,草木震动,山鸣谷应,风起水涌。予亦悄然而悲,肃然而 恐,凛乎其不可留也。反而登舟,放乎中流,听其所止而休焉。时夜将半,四顾寂寥。适有 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玄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须臾客去,予亦就睡。梦一道士,羽衣蹁跹客家话骂人,过临皋之下,揖予而言曰:“赤壁之游乐 乎?”问其姓名,俯而不答。“呜呼!噫嘻!我知之矣。畴昔之夜,飞鸣而过我者,非子也 邪?”道士顾笑,予亦惊寤。开户视之,不见其处。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标签:
苏拉文雅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